點絳唇(席娟)
尾聲

    那樣驚心動魄的故事,已經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了呢?望著攤在案上厚厚的一冊武林志,
玉婉兒凝望了良久,忍不住地撫向自己鬢邊的灰白髮絲。
    三十年來,她撰寫的武林志由先遭受世人輕鄙不屑,轉而成為紀錄野史的權威代表。江
湖人們萬分敬重的「神筆」,如今已是三十年了嗎?
    她筆下的英雄豪傑全詳實地記載著。每每令她回味再三、流連不去,一段落、一章回,
又是多少人事起落,以新汰舊?時光不饒人,歲月催人老哪……
    「姥姥!姥姥!那你最最喜愛的是哪一位大英雄、大俠客呀?」俏麗的小孫女睜著圓圓
大眼,不願被冷落,著急地問著。
    最最喜愛的嗎?
    「哦!乖囡,姥姥最最喜愛的,是個大俠女哦!」
    「世上也有『女』大俠呀?」小女孩驚奇地大叫。
    「是呀!真正的女俠,無與倫比的一位女俠,以及一名真正的濁世佳公子……他們哪!
是最天造地設的一對了……」她悠歎低吟。
    兩隻飛舞的蝴蝶隨風飛了進來,直讓小女孩開心得又叫又跳;見著蝴蝶又飛了出去,小
女孩哪有耐心再聽故事,抓著老奶奶的手叫:
    「蝴蝶!姥姥!快,咱們抓蝴蝶!」
    「乖囡,小心點,別跌倒了——」
    聲音漸漸遠去,而風,仍靜靜吹著;吹開了武林志的書皮,也吹開了裡頭的章頁……
    風停時,書頁停駐在「冰葉傳奇」;上頭,則記載著一篇屬於真正「女俠」的片斷事跡
    淳化二年  三月初十
    冰葉之師父白煦第二天在山谷峭壁上尋找到未落谷澗,但左手掌已斷的冰葉。幸而搶救
得宜,冰葉未在這一役中亡故。
    自此一役之後,白煦與冰葉的情分,正式往男女之間的愛情推展而去。
    然則,江湖人總愛找名目去給自己光明正大侵犯別人的藉口。許多欲出名的宵小之輩,
以「師徒逆倫,天理不容」為名,不斷地對他們倆尋仇。那些人之所以能倖存一命,應當感
謝白煦長伴冰葉身側,消弭了諸多血腥。
    有人誇口白氏夫婦的隱遁,是因為深知自己罪孽深重、愧對世人。可悲無知眾人,竟不
明白此乃白煦天性寬厚善良、冰葉不勝其擾,人不願在所愛之人面前傷人所致。
    江湖人只知道冰葉已徹底退出江湖;但依可靠消息傳來得知。近來北方六省,出現了一
對奇異的夫婦。丈夫懸壺濟世,醫術深厚;妻子鏟奸鋤惡,無畏強權。男的俊雅溫柔,女的
冷艷如冰,想必是白氏夫婦無誤。
    宋有一則女俠傳奇,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將作一詞記之
    梅聲初聞,明珠玉露點絳唇。
    寒霜冬韻,獨掏一束春。
    娉婷傲立,天冷雲袖稀。
    誓不移,夢猶相思,生死永相隨。
    「冰葉傳奇」筆者記:
    白煦與葉盼融是一對懂愛的人,也愛得濃冽徹底,從不疑有它。
    已難區分他們哪些是親情、哪些是友情、哪些是愛情。在十數年的施與受之間,他們只
是不斷地互相愛著,絕非可以用世俗的方式來區分恩情的多寡與類別。
    如少女、如摯友、如夫妻,永不滅絕地互相愛著……
    身為一公正的執筆人,實不該添入太多個人的好惡,然而他們濃重的愛令人佩羨。他們
一路扶持過來的歷程令人欽服,尤其在決定互屬終生前的折磨,連上天也不捨他們分離作結。
    雖說淳化年間之後,筆者無緣再見此二人;但筆者相信,也衷心希望,冰葉不會再是「
冰葉」。
    有了溫暖的依偎,點化了她寒霜冷意,「冰冷」將只會是她的外貌,而非性情。
    而這種霜化為火的過程,無非是一種甚為精采的「擒情」。
    輕憐蜜愛、蕩氣迴腸的結局,它就叫
    點絳唇。

《全書完》
完稿之後 以這種方式落下句點,一時之間心境彷彿隨之而老了;似乎有點殘缺,又似乎這樣就好 。書中這對情侶無須大多的打擾(否則當心一把銀劍向你揮來),所以,這樣就好了。 很「冷」的一部作品是不?身為作者的我,對於結尾的安排,其實十足令自己低落,因 為我也想知道他們過得好不好,想安排他們濃情蜜意的生活,畢竟,這是我一直藏私的作品 。我不懷疑此刻一定會有人想K我,因為如果連我都猜想探書中人隱私,那別人更不必說了 。流著口水左翻右翻,直觀到封底才徹底失望地得到一個「沒啦」的答案。 是的,沒啦!結束了,散場了! 掏出心愛的故事,我比你們更傷心(嗚……我的心肝寶貝,回轉哦!)但你們其實應該 慶幸結局並非我早期所預定的悲劇,不寫悲劇是我給朋友們絕不跳票的承諾(至於跳票過的 ,咱們就別提了吧!) 至於故事一跳就給它跳三十年,無非是要確立他們這對奇異的組合成了一則傳奇。在讀 友間,它也許平凡,過目即忘;但在書中的世界,他們被紀錄了下來,永遠不會被遺忘,永 遠被流傳著。 寫這種故事太傷神(其實也傷心),元氣大傷之下,原諒我目前正處於語無倫次中。 如果你們想哭,請離書遠一點,千萬別讓鼻涕沾到書。 如果你們想罵,也請離書遠一點,當心口水亂噴。 如果你們想笑,呃……請先用耳溫槍量一下自已體溫是否正常。 很累了,凌晨四點的現在,容我失陪癱死在床大作春秋夢。別吵我,我要去勾引白煦, 噓……別偷偷告訴葉盼融哦!拜,下回見! 席絹寫於神智不清時 ----------- 本書由HUBERT掃校,http://members.xoom.com/pinepro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