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絳唇(席娟)
第7章

    「千桃山」的景致是開陽一絕,尤其在春秋雨季,引得騷人墨客競相來此吟詠詩詞。有
奼紫嫣紅的香花開滿遍野,千萬株桃花錯落有致地綻放在尖削的山形之間,由山峰垂至谷淵
之地,淨是無邊桃春麗色。千桃山的美在香花、在險峻的山形,交錯成柔與剛的對比,驚歎
了每一雙眼。
    今日風寒了些許,遊人稀少,但寒風吹拂桃花落成雨,美得眩人心魂。不畏寒的人,才
有幸觀看此美景。
    由白熙領路,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往山上走。地形陡峭,只有識途老馬才懂得挑好路行走
。白熙身為開陽人,自是當仁不讓。一路上還不時停下來呼喊後方貴客,小心足下。
    除了十名奴僕扛著野宴用品之外,一大群遊客聲勢更是浩大。白熙與妻妾、白煦、葉盼
融,再加上趙紫姬,以及四名門公子與玉婉兒。
    說來也好笑,與名門四公子並稱不上熟識,但這次來訪,彷如大夥已然熟透,以知交視
之。白煦能含笑以對,葉盼融則暗自凝眉,不曉得熟識的速度竟可如此之快!
    「白公子,聽說你已有未婚妻了,是嗎?」將馬驅近白煦,玉婉兒盡量低聲探問。其實
她真的不想再來叨擾他們,只是事情走至此,又跳出一些意外,是她始料未及,便只好厚著
臉皮再次出現了。她以為感情上而言,葉盼融會是走得一帆風順;可惜波折仍是多得令人心
驚,最最可惜的是——今日未能一睹白煦未婚妻的廬山真面目。
    「玉姑娘這麼問,有何指教?」白煦一直不明白,這小女子何以對外人的事興致勃勃?
依她的伶慧程度,不該是那種好挖人隱私的多舌之人
    玉婉兒老實回應:
    「我以為你是愛著葉姊姊的。」
    「我愛她如血親至寶。」但並非男女之愛……對吧?
    「你會娶別個女人嗎?」她直截了當地問。
    白煦並沒有馬上回答,低頭沉思良久,才緩緩笑道:
    「我應該是不會娶任何女子。」
    「為什麼?」這是她沒料到的答案。
    「一旦我有了妻小,盼融便不會出現在我面前了,我是她世上的唯一親人。若她終生未
遇著深愛的男人,我怎麼忍心先她而幸福?」那愛鑽牛角尖、又極端偏激的孩子,不會眷戀
不屬於她的東西,也不與他人分享同一物品,寧割捨,也不佔有、不爭取。
    玉婉兒早知道白煦宅心仁厚到什麼地步,但當他侃侃而談時,仍不免又感動上一回。沉
緬在他磊落的光暈中幾乎無法自拔,但在感動的同時,仍不免訝異:
    「既然以她的幸福為前提,為何沒有想過與她結成秦晉之好,共度一生呢?那麼,你終
生不必擔心她過得不好,亦無須與她割捨掉濃厚的情分。」
    與盼融成親!?為何人人都錯以為他的用心必得以成親來回收呢?人與人之間不能純粹
關懷,而非要有個目的來表示圓滿嗎?多麼荒唐!
    「在下從未有目的去收養盼融!」他嚴正聲明。
    「這已無關乎收養的初衷,而在於如今葉姊姊已屆適婚年齡,心境與外貌皆已成熟,您
又怎麼肯定當年存著的孺慕之變,如今不會轉成女對男的傾慕呢?三四年來,冰葉遇過的男
人肯定不少,何以她未曾動過心呢?如果不是真正的無情,便是心中有人了,您未曾想過這
問題嗎?她已不是小孩子了。」一直以來,她便猜測這對師徒的情分由來以久,此刻印證了
白煦收養葉盼融的事實,果真是淵遠流長。
    葉盼融當然不是小孩子了。白煦閃神地回想到當初蒙住眼為葉盼融療毒時,雖全神貫注
於醫治,但手下的觸感仍不免強烈意識到自己碰觸的是一具成熟的少女身軀……鼻息忽爾有
些滯塞,不自在地抹去心中差點浮上的綺思與臉上的半絲狼狽。老天爺!他怎能深思這種齷
齪事?簡直是枉為人師表!
    見白煦沉默不回答,玉婉兒想了會又道:
    「也許因為你們早已夾雜了太多大濃的情分在互相關懷喜愛著,並不刻意去區分為親情
或愛情或其它種種。我們這些外人是不該硬要排擠掉其它關愛,而硬要以愛情來加諸你們身
上,畢竟俊男美女能給人的遐想便是如此這般。只是,今日我太過逾越交情與你談論這事,
無非是希望你們往後仍是在一起。我非常喜愛葉姊姊,也敬佩她的行事作風,希望她日子過
得好。我斗膽以為,她的『好』來自你身上的付出,其他人無法取代。你——從未想過以愛
情來看待她嗎?」
    愛情?那種強烈的佔有情感,可以使人彷如飛昇雲端,亦可使人沉墜黃泉阿鼻,何苦輕
易去沾惹?世人可以嚮往之,卻不該太輕易去嘗試,也不該想望凡事可以由愛情來解決;何
況,這豈是單方面傾心決定便可定論的?
    「我不能擅自決定任何事。」他語重心長地說著,不經意回眸看著後方離群獨行的愛徒
,她也正好看著他。他點頭一笑,她的寒色才見稍霽,可見四位名門公子試圖引她開口的行
為已快惹火她了。他得快些結束與玉婉兒的對話,前去安撫她。私心下,他並不想再由得玉
婉兒一再探索,只因這小女子有看穿透人心的慧眼。雖然與她談話相當有意思,但同時,也
一再攻向他不願深思的問題。
    玉婉兒也正看到他欲尋向愛徒的心思,也不願絆住人,只問出最後一個問題:
    「因為付出太多恩情,使你不能妄動,怕成為一種勒索嗎?」
    聰慧至極的女子,不愧為「應天第一才女」!他沒有回答,只是以笑容表示她猜個正著
。他十數年來未曾想過其它,更不容許自己去想。他只知道葉盼融極端欠缺溫暖,他盡其所
能地給予,她的需要是他一心想付出的。
    但……如果是愛情呢?真正是他沒想過的。
    此刻自是,他也不願去想。
    正要驅馬回轉與愛徒並行,不料前方突然傳來白熙心神俱裂的狂吼
    「趙姑娘!小心!」
    眾人看到的,是馬車上的趙紫姬突然往山谷中跌落!由於馬車正要回轉過一處艱險的峭
壁處,車輪突來一陣顛簸,便將坐在外側的趙紫姬給甩了下去。
    慌亂成一團的隊伍中,只見一抹白影如掠光,毫不遲疑地飛縱下山谷
    是白煦!
    「哎呀!二少爺怎麼跳下去了?」隨行的總管尖呼,端差沒昏死過去。
    他是有武功的,並且功力深厚。
    在幾次借石使力飛縱近她身時,面朝上的趙紫姬直直盯著那抹若飛鴻而來的雪白光影,
直到他終於抓住她,扛住她下墜的身影;正欲棲身於峭壁上突出的松樹往上使力時,趙紫姬
條地攻出一掌朝他心口,全然無防的白煦硬生生接下胸口的劇痛,同時頸背上似有尖銳之物
刺入,令他霎時吐出一口濁血。
    正常受攻擊的人在此時早該將懷中羅剎丟開,任其跌落絕谷粉身碎骨;或者功力更上乘
的人,早在地出手時便可放下她躲過攻擊,但白煦不是任何人,他是下來救人的。含住一口
真氣,不讓血氣再傾吐出口,任其在胸臆翻湧創痛,也不讓真氣流散。右手成拳,將她身軀
往上推去,無論如何也要救她一命。
    「師父!」功力深厚的葉盼融看到了谷中的情景,立即飛身縱下,與趙紫姬錯身而過時
,以牙還牙擊出一掌,將她更快送上去,也讓她受到重創。
    無心理會趙紫姬何以不防不守,一心只想救白煦的她,無意以石借力,任自己墜落的速
度猶如失足之人,張惶地尋找白煦。
    終於在幾近山谷底、山澗之上,長著一株強勁的古松,托住了白煦無力自救的身軀。
    她緩提真氣,讓自己墜落的身形漸緩,猶如一隻飄落的黑羽毛。她並不確定古松能否托
住兩人的重量,於是在古松的上方尋了目標,抽出銀劍利入岩石之中,劍柄權充立足之處。
她抱扶住自煦,急喚著:
    「師父!」為什麼他身上全是血?
    咳出瘀血,白煦不讓自己昏迷,極目看向落下的地方,並不想讓葉盼融耗去真氣扶他飛
上數十丈的高處。剛才趙紫姬動手時,為了怕她被銳石所傷,他以背承受,此刻已是血跡斑
斑,哪裡捨得愛徒為了攀上去而受折磨?
    「咱們到山澗去,比較近些,為師身上有藥。」他一向隨身帶藥,全是為葉盼融準備,
不料卻是用在自己身上了。
    她點頭,抱住他縱身躍下,只急切想為他身上的傷口包紮,卻沒有發現自己正淚如雨下
……

                      ※               ※                 ※

    面目全非的背部並不值得憂心,真正傷重的是他胸口的火紅掌印;而白煦頸背上有一道
傷口,傷口的周圍泛著詭異的橘光,那色調似乎正是趙紫姬十指上所塗白蔻丹顏色,小小傷
口亦令葉盼融泛著不安。
    「師父,這掌印要的何除去?」
    「這是『火砂掌』,下得重些可傷及心脈,使人立即喪命。我想是趙姑娘手下留情了。
」他扯出笑容,伸手拭去她頰邊殘留的淚,交代道:「剛才吃下續命丹,真氣已逐漸可以匯
聚。你只須為我護持,讓我以內力引動藥效,逼出掌印即可。」
    「這裡不會有人,讓徒兒助您一臂之力。」她堅持著,不讓受傷的他妄動真氣。
    「盼……好吧!」她的脆弱與堅持令白煦不忍拒絕。「麻煩你了。」
    需要她的幫助,對彼此都是新奇的經驗。白煦略為不自在,但葉盼融則是心喜的。
    將藥物外數與內服之後,她盤坐在他面前,運氣於雙掌間,平貼向他結實的胸膛,領導
他體內的真氣與藥性,依著他的指示行走各大穴道。
    時間不斷地流逝,天色由明亮漸漸轉向彩霞滿佈,渾然不覺的葉盼融一心只專注在那頑
強的掌印之上,直到掌印轉淡,成為尋常的瘀痕之後,白煦以內力將她真氣震開,不願她再
浪費內力、損耗精神。
    各自運氣復原好一晌,葉盼融將師父小心扶趴在草地上,讓他頭枕著她膝,小心揉抹著
藥品,醫治他背部的傷口。
    「我們回去了吧!」白煦自覺身體已無大礙,直要起身,強振疲累的身體。
    她阻止他:
    「再休息一會,不急!您的背上仍在流血。」
    「但家裡的人會擔心。」他抬眼,發現她的淚仍在流,柔聲道:「別為我流淚,我不會
有事的。」
    葉盼融伸手接住晶淚,才發現自己一直在流淚……這種屬於脆弱象徵的液體,原以為早
已遠離她冷硬的生命;然而恐懼失去僅有親人的心緒波湧,終究止不住珠淚溢滿成串。再厚
硬的外殼,仍是包容著柔軟的心。
    「我要她死!」淚已止,眼中抹上了肅殺。
    「不要這麼做。」他阻止。
    但她不回應,眼中的堅決未曾更改。
    白煦握住她雙手:
    「那趙姑娘已手下留情了。」
    「感激她傷你不深嗎?」她譏言:「她落谷便是要引師父救人,趁機傷害。」而她不會
饒過傷害她至親的人。
    白煦搖頭,回想著某些令他百思不解的片斷……在趙紫姬傷他那一刻,她的表情浮著柔
和,化去了原來的冷意,並且幾乎無意遁逃,等待著他的傷害或——同歸於盡。
    為什麼呢?那時她心中在想什麼?
    無法想清,且不深想,此刻只盼能打消葉盼融的復仇心,他道:
    「答應為師這一次吧,好嗎?」
    「過分的寬容反是放縱罪惡橫行。」她狠心拒絕他的要求。
    「如果這仇非報不可,讓為師自行處理吧!」
    頓了許久,她才咬牙點頭:
    「好。但如果再有第二次,我必定殺了她!」望著師父疲憊的臉色,不忍再違逆惹他傷
神。「休息吧!師父。晚些我們再回去。」輕拂他睡穴,他放心地沉睡入夢鄉。
    幾顆星子在晚霞中眨眼,涼風習習而來,頗有寒意。她小心將披風蓋住他傷背,順道拂
開他肩背上的髮絲。做完所有可做的事之後,雙手卻無法移開他俊逸的面龐。這人——是她
的至親,她的師父,終生不變的依偎,卻不會屬於她,不是她能獨佔的人中龍鳳。
    絕望的未來使她衝動,至少至少,此刻他是真正屬於她一人的,不僅是師,不僅是父,
亦是——愛人。
    她低俯面孔,虔誠地親吻他的額、他的肩、他的鼻端、他的面孔與——他的唇。
    雖清澀如靖蜒點水而過,但震撼感受依然躍上心頭。一親一吻間,全是密密切切的濃情
依戀;從自欺中,尋求絕望的饜足。
    某種程度上而言,她已得到了他。
    悲涼而冷肅的心思與全神貫汪的凝視,使她忘了注意週遭可能隱伏著危險。
    一雙蟄狂如狼的眼,眨了眨眼地凝視著他們。或許是這一雙眼的主人功力太過高深,也
或許是葉盼融的疏忽,竟然讓她被觀察了良久仍無所覺。
    夜幕逐漸攏上,星辰稀落;而山谷下的人們,一逕的寂寥,無覺可能會有的危機……

                      ※               ※                 ※

    第二日清晨,當白熙徹夜令人往山谷下救人,兵分三路尋找,白煦恰巧在半路上與他們
會合。
    沒有眾人預料的粉身碎骨,亦沒有重大的傷勢。白煦只道背部受了擦傷,並無大礙。他
也無心太過詳細訴說,一心只想回山莊與父母道平安,任憑眾人猜測他的安全來自武藝高強
的女徒守護所致。
    尋常人可以輕易瞞過,卻瞞不過昨日亦在場的四大公子與玉婉兒。
    能輕易跳下絕谷,在半空中使力送人平安上來,若非有絕頂武功,早已粉身碎骨,更遑
論救人。
    莫怪眾嬌客們全以異樣眼光看待斯文儒雅的白煦,傳出去是何等驚世駭人的大消息啊!
那麼一來,白煦當真是葉盼融「名副其實」的師父了!
    多少誹謗的臆測危及他們師徒的名聲,全因世人質疑白煦為人師的真實性。他們的不言
不語、不作解釋,更讓心存歪念的人大肆渲染他們之間的曖昧。
    然而,真正的事實便是事實,他確實是葉盼融的師父。恐怕江湖上又會有更多話題可以
談論與臆測了,其中更不乏人人都想知道的一件事——白煦師承何人?以他的身家背景而言
,他不該是會高深武的人呀!
    一同回到山莊,除了憂火如焚的白老夫婦之外,更有一位泣不成聲、直往白煦身畔偎去
的未婚妻,場面煞是熱鬧。
    混亂的現象,無人注意現場外邊其他人的小動作。
    葉盼融悄然退下,然而才走出大廳門口,便被南宮卓喚住:「葉姑娘,請留步。」
    其餘三公子也跟了出來。
    葉盼融神色略為不耐,仍是止步,冷然地等他們開口。但如果他們期盼由她身上滿足他
們自身的好奇心,他們可就打錯算盤了。
    「在下最近得知一項消息,原本仍質疑它的真實性,但昨日你與白公子落下山谷之後,
又送了趙姑娘上來,方才記起,那位趙紫姬應該便是楚狂人的手下。如此一來,傳聞楚狂人
盯上了你,可能不是誤傳,你自己千萬要小心:」若不是為了心懸這件事,南宮卓可沒臉在
上次不歡而散後,再硬來此叨擾。傾慕是一回事,無端地死皮賴臉又如何做得來。就連向來
急躁的慕容慎文,也做不出這種事吧!何況當初便是他惹出的事端。
    其他江湖人對葉盼融有所圖謀尚可置之不理,但傳聞是楚狂人,那麼她一定得放在心上
才行,這人是輕敵不得的。十數年來,楚狂人不能說作惡多端,只是一旦他有興趣的事,一
定會做到底,毀人與被毀,都會不顧一切去做。
    他並不求取某件事做完後的價值,更不要求一定要有什麼結果。他只是突然興起,就去
做了。
    關於楚狂人的傳聞聽得令人心驚:他可以為了印證其師父所言「青出於藍」而追殺之,
將授他武藝的人打落山谷,才確定自己果真是青出於藍。大不孝的殺師理由,竟只為此。
    八年前,他興起獵虎活動。聽說「勇林山」內有虎穴,他去了;但不是率人入林打虎,
而是放數十把火將一座山燒了十天十夜,由所有奔逃出來的飛禽走獸中去獵虎,也從灰燼中
去清點。
    果真有十來只猛虎,知道了數目,也就算盡興了,沒帶走半張名貴的虎皮或什麼珍禽異
獸;留下的,是至今仍光禿一片的勇林山以及獵戶門視若珍寶的虎嚥。
    光這兩件說得出的傳聞,便足以使人不寒而慄,凡是江湖人應多少都有所聽聞。
    也因此所有人都相信,任何成為楚狂人目標物的人或事,便注定了會被毀滅的下場。
    葉盼融知道有這麼一個人。但自她出道以來,還不曾聽聞過此人幹過什麼天理不容的大
事,只因楚狂人並非躁進之人;反之,他十分地疏賴,每一次拘轟烈都間隔了許多年,也不
見得針對「人」去盡興,她自是不放在心上。
    此刻南宮卓熱心地告知,也引不起她的擔心。她一心掛記著的,是昨日出手傷害白煦的
人。
    「趙紫姬?」她記憶中,並無對這人名的印象。
    明白她想知道的,唐浚開口告知:
    「十五年前,『秘媚門』被楚狂人一夕之間滅掉,原因在於當時秘媚門主趙珩姬心儀於
他。為了招他為婿,使盡了秘媚門的法寶。楚狂人奇跡地不受媚藥所害,但煩於女子糾纏,
索性滅門了事。當年秘媚門唯一倖存的只有十五歲的趙紫姻與媚門製藥長老。不僅要趙紫姬
學會秘藥的種種,也派其他高手調教,因為他要趙紫姬無時無刻找機會刺殺他。」這段往事
,又扯出楚狂人一段事跡。
    「十五年來,趙紫姬共刺殺過他一千兩百次,直到最近五年,她才收手。也許自知一輩
子打不過他,也許不願再成為他的娛樂節目之一。三年前,她廣招女徒,再度成立秘媚門,
如今已有小有氣候。秘媚門擅制迷魂藥,連我四川唐門亦不敢小覷。所制迷藥共有三百種以
上,藥性有歹毒到體膚一碰立即斃命,也有長期性蟄伏,狀似逐漸病重而亡;更有攝魂奪魄
與淫藥,連我唐門亦辨不出何藥所制。」
    如果唐浚不說出來,恐怕世人早已忘了秘媚門的厲害與趙紫姬的來歷,更不會輕易知曉
借住白宅這名謎樣美女的身份。畢竟事已多年,何況趙紫姬這人並不在江湖上露臉,其勢力
又早已瓦解。
    會密切注意的當然就是相同以各式毒樂、迷藥見長,並立於宗師之地位的唐門會記載並
且注意了。
    葉盼融凝注雙眉,問道:
    「你對所有迷藥都知曉?」
    她會出口探問,出乎大家意料之外!唐浚更是受寵若驚,趕忙應道:
    「八成以上都知道。」
    「傷口周圍泛橙橘螢光,是何物所致?」
    「有三種藥物會產生這種顏色。一是『千里飄香』,屬於跟蹤其人行跡使用,下藥的人
在十日內都可掌握其行蹤,無論相隔多遠;藥物的顏色會往第十一天消失。再是『攝魂散』
,橙光色會一日一日地在體層上擴大範圍;而被下藥之人的意識會日漸迷茫,不是死亡,便
是成為下藥人的傀儡。最後一種,是媚藥,下藥三個時辰後橙光會消失,其藥性是長期而漸
進的,而且絕非只與人交合便可解,我唐門尚未找出解法。唯一遭受此毒迫害而安然無恙的
,只有楚狂人一人,但無從得知他用什麼靈藥來解。這種迷藥,叫做『日久生情』。」
    葉盼融冰冷的面孔未有變化,一顆心卻早已翻湧:
    「如果沒有解藥呢?」
    「少則三個月,功力深厚者半年,全身氣血逆沖而亡。」唐浚說完,心中不免好奇冰葉
何以獨獨關注這問題。但他並不喜多舌,便沒問了。
    「如果有在下使得上力的地方,儘管吩咐!」
    「謝過。」她應著,但語氣中已表明她絕不叨擾別人的拒意。
    此時她心中只有一個疑問:趙紫姬的目的是什麼?

                      ※               ※                 ※

    目的是什麼?
    墜谷事件至今已有三天,葉盼融沒有找上她,白煦也沒有找上她,就連——楚狂人亦不
曾前來詢問她動手的原因。趙紫姬這些天以來,過得意料之外地安寧清閒。
    她以為至少會與葉盼融交上一次手。
    探手撫向受創的胸口。依當時她只出手三成的力道而已,卻仍能令自己元氣大傷,可見
葉盼融的身手只會比她好,而不是比較差。
    「秘媚」的獨門傷藥使她今日已恢復泰半,否則依一些平庸大夫開來的藥療養,非病上
半年不可。
    遺憾呀!落谷那一瞬間,想測的,是白煦的身手。當他毫不遲疑地縱身搭救、摟住她時
,想要的,是獨佔他。共赴黃泉有他為伴,何等幸福啊!
    不求同生,但求共死。
    機會總是錯身而過,人的際遇生來便是不同。若強求得來,今日她就不是妒著別人幸運
的趙紫姬了。
    葉盼融沒來尋仇,可能是白煦阻止;而白煦是不會出現,輕易饒她了事。但他不來,不
代表她不會過去。在今日身體已無大礙後,她正欲轉身走出房間;不料在房間外的庭院,遇
見了正向她走來的連麗秋。
    連麗秋若有所求的神情,令趙紫姬玩味地看著。側身依偎在一株柳樹旁,等她走近。
    「趙姑娘,你今兒個精神好些了吧?」
    「托福!」她淡應。
    連麗秋急忙說明來意,無心扯更多虛應之辭;而向來不善察言觀色的她,也看不出趙紫
姬冷淡的眼瞳中映出的是嘲諷之色。
    「我……我聽大伯說,上回大嫂受風寒,吃了你兩帖藥,馬上生龍活虎。我竟不知道你
懂醫術,真的好厲害!你是懂很多藥性的,對吧?」事實上,她心中根本是認定了才來。
    「略通歧黃,不代表可以幫上你的忙。」
    她怎麼知道她有所求?
    「很簡單的,我……就直說了吧!」連麗秋一心一意地陳述著自己苦思了三天的話:「
是這樣的,公婆說,下個月要將我與煦哥哥的婚事辦一辦。日前,我由他口中約略得知……
似乎……不大知曉男女之事那檔子事。所以,我在想,如果洞房之夜能有一些藥物來忙,會
比較好一些。你可不可以開一帖壯陽的藥方子給我,當然你手中有藥則更好了。我們是好姊
妹,我才不知羞地要求,千萬可別告知第三人哩!」
    無知又可悲的女人!
    白煦若真的娶了她,生活將會是一連串的悲劇。
    趙紫姬不免要驚訝了!天下人或許不知道白煦是武功高強之人,但卻不會不知道白煦天
資聰穎,且學富五車,對任何一種知識都有涉獵與精研,尤其在醫術上頗具知名。懂醫的男
人會不知道床第之事是怎麼回事?
    這連麗秋,何等的無知!自欺尚可,妄想欺人,可真會貽笑大方了!
    「你一定能幫我的,對吧?」見趙紫姬不語,她急切又道。
    「我會幫你的。」她的回答意有所指,甚至有些陰沉。可惜平凡淺識如連麗秋,無法察
覺。
    「那太好了!我什麼時候可以拿到?」得寸進尺得咄咄逼人,顯見她的著急。
    趙紫姬輕鬆而狀似不經心地問:
    「那白濤怎麼辦?」
    喝!心口猛然劇烈蹦跳,連麗秋只能驚疑不定地低叫:
    「什……什麼怎麼辦?」
    「沒呀!我見白三少爺頗傾慕你。如果你成了二少奶奶,他一定會十分傷心。」
    原來她只是這個意思!連麗秋好生放心,揮著手,面孔挾三分輕鄙:
    「毛頭小子總是這樣的。哪天他娶妻就會忘掉了,何況我是他二嫂,他真的不該妄想的
。」突然覺得與趙紫姬談話有壓迫感,漸漸感到有絲怕,佯看了下天色,道:「好了,我得
回去了,我想煦哥哥也該醒來了。男人哪!還是需要有女人在一旁服侍,才會有好身體。我
什麼時候可以來拿藥呢?」
    「我會送過去。」
    「那好。」她點點頭,轉身使要走。
    趙紫姬見她走開了好幾步,才問:
    「你愛白煦嗎?」
    「我當然愛他!他是我今生見過最好看的男人了。」她笑得面孔滿是得意,腳步更形輕
快,轉眼間已然走遠。
    「愛嗎?愛的形成固然是因為某種有所求而來;然而純粹地重貌、重財、重利,索取經
由愛而來的物質上滿足而言,卻是人褻瀆愛的本身。不,你不愛他!」
    然而,她自己又好到哪裡去呢?
    白煦的存在,會令渴盼他的女子自慚形穢,但又令人明知不可為而硬要為之。
    仰起下巴,她仍是決定面對白煦。
    而,她會給連麗秋她要的東西的。只怕事後,她會寧願這輩子從未活過這一遭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