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近來的生活有點莫名其妙。
    羅紅掛上電話,淺淺笑著。
    看來即使范群有意繼續留下來任教,也待不下去了,他的學生張千寶得知他的身份後,
火力十足的倒追。以前只是在學校黏著范群,現下可不同了,簡直沒說是二十四小時跟監
了。一心幻想著台灣富豪千金與日本財團的俊帥少爺來個世紀婚禮由衛星轉播至全世界,弄
得校園沸沸湯湯的,原本小有名氣的范群,此刻根本是大大出名。他的課堂堂爆滿,誇張的
是八卦雜誌太久沒緋聞可以渲染了,前來纏他要寫一篇財團公子安貧樂道版。簡直讓范群傻
眼。
    台灣這邊很熱鬧,日本那邊也可觀。靠著一條電話線鬥法起來了。
    罷剛是川端老爺打來的電話,一串日文說完後,再讓他的助理以中文翻譯,不脫要她離
開范群那一套。
    昨天是范群的母親打電話來,因為老爺子的反對,讓范若倫決意要定她這個媳婦了。熱
絡了一大串才掛電話,其中不乏傳授鬥法秘訣——
    她實在是多慮了,反正自己又不懂日文,耳不聽為淨下,常是川端老爺罵得跳腳,而她
早將電話擱在一邊看書寫作業去了,期末考將至,讀書比較重要。
    偶爾電話熱線中會多了范群的父親,不過能談的畢竟有限。張千寶當然也多以情敵面貌
出現,但常被高開熹給氣跑。
    斑開熹自從放棄追她之後,因為看戲看得津津有味,所以偶爾加人其中摻一腳,令人感
到好笑。
    幾時她這麼無趣的人居然可以製造樂趣給別人?
    沉靜依然是她的性情。與范群的交往沒有因為外力的波湧而突飛猛進或斷然分手。她也
許太冷情冷心了些吧?不然當別人應該有激烈的反應時,她卻沒什麼感覺。
    她唯一有的感覺是——當冬天過完時,范群就要回日本了。距離,其實是問題的。至少
她就不能想像當身邊不再有人可依偎、不再有人陪她走過林蔭步道時,是怎樣清冷的心情。
    「嗨,看書嗎?」
    站在羅家大門口,笑得一臉燦然的,正是心中正在思念的人,他手上有書也有一些商業
文件,顯然是剛下課,正等著回家處理一些加身的商業公事。
    她含笑起身,正好投入他大張的懷抱中。
    「累不累?」她問。
    「還好。學校的課都上完了。」低頭輕柔的親她,冬天了,這樣的取暖方式真好。
    「怎麼突然來了?」她以為他應該忙到不可開交的,昨天他甚至是在十二點過後才到
家,並且打電話給她道晚安。
    范群低頭看了她良久,有一絲緊張道:
    「我可能——會提前回日本。」
    胸口猛然一震!習慣性的急摀住胸口,發現心口傳來的不是劇痛,才吐得出聲音:
    「什麼時候?」
    「後天。不過我會盡快回來。」他保證。
    「「回來」?這裡並不是你的祖國,你只會「再來」,而不是……」她有絲慌亂,幾乎
是逃避的退開他觸撫的範圍。後天?兩天後?才想著不知如何適應他的不存在,怎知很快便
能嘗到這種滋味。
    「我放不下你。」他道,輕柔將她扳過身子面對他,「我只要想,必須分隔一片海洋,
只能以電話通訊息,心口就惴惴不安。也許是愛得還不夠吧,不然我怎麼會感覺不到什麼時
間、空間不是問題的高調?我們交往以來,我已想過千百遍回日本該怎麼維繫這一段感情。
想像與做卻是兩回事,所以我決定提前回日本,處理完一些事,並且明白的告訴家人,未來
——我仍是要留在台灣。」
    「如果他們不同意呢?」
    「爺爺嗎?我會用其他方法彌補。我無法放棄你,我不能因為孝順這頂帽子而放棄你,
因為我太想太想與你共度一生了。尤其……在你有點接受我,未來已透露出一絲絲曙光之
時。很自私對不對?」
    「為了一個人而與家人決裂是不智的,我不同意。」她輕撫他臉。
    「愛一個人並沒有錯,而且反對的只有我爺爺,他反對的理由不是來自深仇大恨,而是
純粹的不甘心。我受夠了他們的玩鬧了,所以我要提早回去。」他突然凝重了面孔。「為什
麼不告訴我,你已被他們騷擾一星期了?要不是莉子看不過去,打電話告訴我,我可能永遠
都不會知道,因為你根本不會說。」
    羅紅笑了笑,不意外他總有一天會知道,所以才不說,畢竟他們造成的困擾有限。連最
愛護她的家人都不把這種小事當事看,可見這種孩子氣的行為是沒有在意的價值的。
    「那沒什麼的。你為了這個要提早回日本?既然我不在意,那你可以取消了,不是
嗎?」他在,才是最重要的事。
    他搖頭。
    「不,我想一次做個了結。主要是莉子也向我求救。她懷孕了,但爺爺仍是不肯讓她嫁
那個外籍男友,誰來說都沒有用。她希望我能幫她。」
    「你們家似乎很有趣。」她道,但她懷疑以范群一向與世無爭又溫和的性子。如何去做
最好的協調?即使他是老爺子最鍾愛的孫子又如何?他自己都自身難保了呢。
    「相信我好嗎?我可以解決一切的。」除了以笨拙的方式愛慕她、追求她之外,他其他
事情都可以處理得很周延。這也是他常常陪裕出面洽談開發案的原因。
    「溫柔的人通常比較容易屈服於別人的要求之下,要是一群人動之以情,說之以理,讓
你再也回不來呢?」
    「不會的。該擔心的人是我,聽小秋說你母親公司內有一名青年才俊對你驚為天人,幾
乎天天上門。」他語氣酸酸的。
    她笑,拉著他往庭院走去。怎麼著?才說要分開,就各自疑神疑鬼起來了?這種負面的
情緒有轉換的必要。
    「來吧,咱們先說說,如果你爺爺以我們分手作為成全莉子的條件,你怎麼辦?」坐在
外邊的籐椅上,她決定給自己找到心安的方法。一分開就各自疑神疑鬼,浪費時間又累人,
她希望自己可以把這種機率降到最低。
    范群點頭。
    「這大概是我爺爺會想到的第一招,所以我才要提前回去,先明白莉子男友的想法及情
況,然後才知道我可以反制他的空間有多大,以他的話來堵住他自己,是好用的方法。」
    「那……如果他以他年事已高、身體虛弱,需要你承歡膝下兩三年不離,企圖以此淡化
我們,又如何?」小說中有說的,通常以「絕症」最受青睞。
    「對,這也是方式。我已由爺爺的醫生那邊調來他的身體檢查表,他活到八十歲不成問
題,不過最好別讓他知道我已明白他身體健壯,否則會破壞他的精心計畫。」通常在打仗時
他都會做好完整的準備。雖然大前提下他是愛好和平、絕對反戰的。
    羅紅開始對他有一點點信心了。看來他真的很有計畫,而且必要時並不善良……招惹他
到越界,下埸是可以預見的淒涼。很難想像在安全的尺度下,他那麼容易任人撮圓捏扁。
    「你還想過什麼其他的理由?」她問。
    范群扳著手指頭數著:
    「酒後亂性、趁我在日本時叫人對你發放不實消息、切斷我倆連繫、對我發放你的不實
消息、以某種不得不的理由要我假結婚來滿足某一位將死之人的心願……」不多,他猜到的
共只有二十幾種而已。
    羅紅瞠目!
    「那你都想到應對的方法了嗎?」
    「大概都有方法應對吧。家中反對的只有爺爺,興不起什麼大風浪的,川端家目前雖然
仍是爺爺掌權,但他命令不了我父親這一支血脈,因為我父親三十年來靠自己雙手得到溫
飽,不必看爺爺臉色,這也是我一直不加入家族企業的原因。一方面是性格不適合,再一方
面是想保有完整的自主權,我不介意公司有用到我的地方時出力,可是絕不會投身其中,我
喜歡單純的生活,單純的讀書、教書,還有愛你……」他額頭抵著她的,輕柔陳述衷心的愛
語。
    「我也愛你,但我絕不承諾如果你沒回來,我會一直等下去的話語。」她表明立場。
    「索求承諾對你並不公平,我知道,但是……給我幾個月的信心可以做得到吧?」他點
頭同意,但溫暖的眸子中閃著擔心。
    「好吧,三個月,現在是一月中,我可以等你到四月,那時春天的花都盛開了,你可以
陪我賞花。」
    如果她可以不讓思念氾濫成災的話。
    ***
    在四月到來之前,按捺不住相思的范群匆促來回了兩次;一次是舊歷年,一次是二月十
四日的情人節,時間相當接近。
    今天是四月五日,是清明節,他們全家動員掃墓的日子。
    羅家的列祖列宗都安置在一處納骨塔,上完一處香便可走人。第二站,理所當然來到一
處公墓,他們的目的地,早已有兩個人站在那裡。
    「嗨,你們也來了。」趙令庸揮手打招呼。他身邊站的是今日成為他未婚妻的秋晏染。
    也沒啥太了不起的羅曼蒂克情境,秋晏染呆呆的被挾持來掃墓除草,忙得滿頭汗時,一
枚戒指就套上她滿是泥土的手指上了。當著故人的墓碑,擅自做了決定,簡直沒氣昏了秋晏
染。
    這是趙令柔的墓,一個在花樣年華逝世的少女,遺愛了一顆心臟讓原本該早夭的羅紅得
延續生命,健康活至今日。是他們羅家的大恩人。
    沉默的追思祭拜完後,趙令庸對蹲在墓碑前的羅紅問道:「有范群最新的消息嗎?他有
一個多月沒來台灣了吧?」
    「嗯。」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她從不刻意打電話聯絡他,反正也會被阻隔;更不必
寄信,反正寄不到他手中。不過范群倒是每天一封E-mail給她。中老一代的老年人顯然還
不太白網路好用到什麼地步,也沒有被阻絕的困擾。她也就因著這電子郵件明白他正在處理
的事。他要讓爺爺在公開場合正式承認范若倫為媳婦,也讓母親開口叫爺爺一聲父親。他們
鬥氣也夠久了,藉著這次的事件,索性清算一切。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會不會這「閒」字的另一層義意是他「生氣」了呢?那些人拖住他欲奔向台灣的步伐,
而他的耐心告罄,既然走不了,就大刀闊斧的做了?
    「這麼冷靜的外表是對他有把握,還是已經放棄?」趙令庸又問。
    「趙哥,你希望范群與我在一起是嗎?」
    「嗯,你必須幸福。能出現一個與你那麼搭的人不容易。」想到月前自己手下一員大將
瘋狂迷上羅紅淡漠的氣質神韻,苦追不休,然而最後卻氣餒於伊人的冷漠,後來幾乎懷疑起
羅紅是不是少生了「感情」這東西,冷冰冰得教人不敢接近。
    「你要我連趙姊的份一起幸福。」以前,總不明白趙哥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因為即使她
得到了趙姊的心臟,也無法代過趙姊的人生,而她不認為自己會有機會幸福的一天。
    「我姊姊是個很有愛心的人,她需要不斷有人可以讓她去愛,所以她去當義工、盡心盡
力的養育我,我一直代她遺憾她沒有嘗到心中最嚮往的愛情,於是我期望你可以。帶著我姊
的心去愛,而且不可以所托非人,我觀察了范群很久,久到喪失我的自由身。」他戲謔的抬
了抬剛戴上戒指的手。「他適合你,他帶給你喜怒哀樂,讓你的心自由跳動,你才會知道自
己不再是患有心臟病不能恣意笑鬧的小孩了。」
    「左心發育不全症候群」——一種會在出生後數周內死亡的病症,甚至手術的死亡率也
偏高,但她沒有在五歲以前死去,主動脈瓣狹窄得近似閉鎖,那是她生身以來一直帶著的
病。
    鎖住了她的童年,丕變了她的性格,強制讓自己喜不欲笑,怒不上顏,到後來甚至是無
感無覺了。
    范群的冒失令她生氣,他的笨拙讓她微笑。也因此,讓趙哥肯定了范群。
    「我會幸福嗎?那是什麼?」
    趙令庸拉起她,讓她看向正牽手走向涼亭歇息的羅氏夫婦。「那就是幸福。始終如一的
互相依偎陪伴,直到白頭。」
    「趙哥。」良久,她低聲喚著。
    趙令庸在她身後應著:「嗯?」
    「我會珍惜趙姊賜給我的生命,不會虛擲。」她承諾著。
    「以前進入你們羅家,有點報復心態,又有點防你,怕你沒有活下來,浪費我姊姊的心
意;也怕你任性驕縱,浪費得更甚。但很久以前,我就不這麼想了,倒是怕你因為沒有了自
己的「心」,就忘了一切喜怒哀樂了。所以我才會要求你代我姊活出幸福。某種程度來說,
我與你算是有血緣關係的。為自己而活才重要,姊姊的心,放在你身體內,只是提醒你要更
珍惜生命。明白嗎?」他深深的說著。
    「我明白的。」她點頭。
    生命延續在追尋中,而她的追尋是——
    一份真愛,並以真愛創造幸福。
    ***
    陽明山的花季來了,杜鵑花與羊蹄甲開得滿山春色,落英拂面,更顯意境。
    范群今天會回來,再也不是匆匆的往返,而是再度回來任教。在談判的過程中,他顯然
也失去一些東西。因為他成了兼任講師,一星期的課程得跑好幾個學校,更過分的是分佈台
北與台中——以方便他代川端家談生意,川端家近來有一大筆投資在台中,預備與台資結合
建立一間集購物、文化、休閒、娛樂之大全的休閒百貨廣場,斥資上億,耗資鉅大,光是企
劃案的推動評估就得花上三年以上。
    范群看來是要堅守到她畢業了。
    芳心暗喜著被人所愛,春天的妍麗也就更加耀眼。她沒有去接機,但知道他會來陽明
山。
    步伐輕快的在桃樹下走動,伸手承接花瓣與清露,春寒料峭,卻減不了她的好心情。
    昨天有位同學的男友去服兵役了,哭得呼天搶地,回學校後幾乎沒立誓要死守良人退伍
不變心,天地可表。
    她沒有這麼貞烈,因為沒人料得准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愛情的敵人是時間與空間,歷
史多有明訓,讀中文系沒教到她「貞婦貴殉夫」、「王寶釧苦守寒窯」的婦德,倒是看了不
少「追思」、「緬懷」。她不想輕易允諾自己也許做不到的事;也不願讓時間空間來探測雙
方感情堅固的程度。所以她明白的告訴范群——她不會等。
    幸好范群是明白的,他也不願等待。
    趙哥說得沒錯,能遇到與自己搭得上的人不容易。
    「小姐,一個人嗎?」
    不遠處,溫潤的男聲輕揚。
    她手上的花葉散落成雨,怔怔看過去——
    「噯。」
    「那麼能讓我分享你的花雨世界嗎?」范群走了過來,桃花瓣飄落在他身旁。
    「如果你願意提供懷抱讓我取暖的話。」她笑。
    范群解開大衣扣子,已近她身,綿密的將她包裹住。
    她深深吸入他乾淨的氣息。
    「你回來了。」
    「我回來了。」雙手緊摟住她,語氣中全是滿足。
    「如果你喜歡陽明山的花季,那你一定也會喜歡日本的櫻花祭的。」他看著花瓣說著。
    「嗯,有機會可以去看看。」她知道她一定會去。
    他牽著她往階梯走上去,隨處春天處處景,一片紛妍一如兩人的心情。想到上個月參加
莉子的婚禮,心中不禁想到若有一天羅紅當上他的新娘,不知會多麼美麗……
    「小秋訂婚了,並且會在畢業後結婚。」他小心翼翼的提著。
    「嗯,小秋說她同情趙哥一大把年紀了,所以同意早婚。」她笑,側著小臉睇凝他,心
中猜測著他突然緊張的原因。
    「我知道你不喜歡作長遠的承諾。」他吞下了想求婚的意圖。
    「我不喜歡空等,也不喜歡當一個人說愛我的同時又得分隔千里。要長想廝守,就得從
現在開始。」也許他們是可以白頭到老的。
    「學業完成後,可以陪著我兩地飛嗎?」
    「有何不可,不過我想知道現在還有什麼人極力反對。」低頭看著他大手正包容著她的
小手,厚厚實實且很溫暖。她喜歡寧靜溫馨的餘韻勝過親吻愛撫的激情。這個男人會疼她珍
惜她的。在她而言,心已相許便是與結婚無異了,並不存有非要結婚的想法。只要他在,愛
戀就不會有稍減的一天。
    范群欣喜的停住步伐,與她面對面。
    「你真的願意?你不再氣我家人曾有的排斥了?我以為你不會想踏上日本的土地。」
    「外力的干擾並沒有什麼值得生氣的。」他怎麼會以為她會因此排斥日本呢?「現在走
不開,是因為學業沒有完成,以後無事一身輕了,為什麼不該去日本走一走,那是你生長的
地方啊。我愛你,所以不願等待,也因為愛你,所以可以在以後隨你到天涯海角。你在我身
邊,才是我重視的。你家人的反對,頂多讓我不嫁你罷了,不代表我們不能在一起,形式並
不重要……」
    「它很重要!」范群愈聽愈驚恐,「小紅,你不想冠上川端的姓氏對不對?你只想與我
同居?」不!他不能接受!
    羅紅張口結舌。「形式」對男人的意義有那麼重要嗎?他們剛才和平溫馨的綿綿細語居
然斷送在「結婚」這兩個字上頭。
    「雖然我真的覺得日本強制婦女冠夫姓很沒道理,但那不是主要的原因——」
    他打斷她:
    「沒有人反對了,我爺爺也表明了如果你我若不會變心,就結婚吧,前提是不許我入台
灣國籍。你不想嫁我?」
    看他著急成這樣,她也不多費唇舌。
    「好吧,我嫁你,冠你的姓,可以嗎?」這些都是小事,怎麼范群這般堅持?她愛他不
就好了嗎?
    他深擁她入懷。
    「我是個很傳統的男人,愛上你,追求你,都是預期娶你為妻,共度一生的。你一定不
懂若沒有正式的名分,我的心會多麼不安。因為那代表著我無權拒絕別的男人來追求你。天
嘵得小秋天天傳到日本的E-mail只要提到你讓其他男人多麼喜愛,就足以使我坐立不安
了,恨不得天天在你身邊,距離會帶來猜忌,所以我不能答應爺爺提出以兩年不相見來試煉
這段感情。」
    「很高興你的想法與我相同,沒有人有權利去試煉感情,你我也一樣。我們能做的是守
護它、加深它。」
    「所以我們必須結婚,你同意嗎?」他雙眼晶亮,閃動著某種希冀。
    她不明所以的點頭。
    「好!那我們立即下山買戒指訂婚!等你畢業後就結婚!」這正是他一直打著的主意。
    羅紅不由自主讓他拉著跑,想著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由賞花談情跳到結婚大事?她
是不是被騙了?
    川端老爺的八十大壽會埸。
    沒有閒雜人等,來拜壽的全是自家親戚。川端龍大老當益壯一如七十歲,十年來從沒改
變。
    不過他開始覺得自己的生命活得沒有他認為的意興風發。
    四十年前,他的兒子忤逆他,硬是娶來一名中國媳婦與他決裂,製造了往後三十年的大
鬥法,後來在愛孫強制高壓下,兩造鬥法人馬終於喝清茶以大和解。
    十年前,最鍾愛的孫子居然又不顧他反對死心眼的追求一名中國血統的女子,真不曉得
支那女人有什麼魅力讓日本男人捨溫柔女子不要,硬是娶不溫柔的女人。一把老骨頭撐著就
是為了迎接那女人一旦入門後可能會興起的大鬥法。
    但……但……人家根本不理他。因為羅紅嫁入川端家五年來,不常在日本不打緊,她甚
至沒學日文,簡直是太沒有為人媳婦的誠意了!如果吵架還得找人翻譯,那還有什麼樂趣可
言?
    以前覺得范若倫一人就可以氣得他升天,但一個不理他的孫媳婦更可以招致內出血而亡
的下場。
    今天,是雙喜臨門的喜慶,一來是八十大燾,二來是羅紅寫的書獲得日本文學大賞金
獎。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一個對日本文化沒有研究,連「歐嗨優溝札裡罵斯」都說不好的
人居然可以得到日本文學界的肯定。
    她寫的小說叫:嫁入櫻花的國度。由范群翻譯,深得日本人的喜愛,驚異的以新奇眼光
由書中去發現另一種日本面貌,優美流暢的用詞,以中國的詞藻詮釋日本的情境,徹底攻佔
了評審的心,以及日本讀者的眼光,銷售量居高不下,財源滾滾而來,名氣幾乎要高過她是
川端家媳婦的身份。
    真是……真是令人感到灰頭土瞼,一個沒修過日本文學的人憑什麼得到日本文化界的肯
定?而那個不肯讀日本文化的小女子居然以「日本文學承襲自中國盛唐文化,沒有探源的必
要」為由,拒絕浪費時間。
    沒有面對面的鬥法卻有慘敗的實質感受,怎不教人XX心XX肝不已!
    「祖爺爺,不舒服嗎?」一對粉雕玉琢的雙胞胎走到川端龍太的身側問著。
    他們今年五歲,是范群與羅紅的孩子,人見人愛的兄弟簡直是發光體,三歲能背唐詩,
四歲能吟宋詞,五歲——也就是兩個月前參加東京俳句吟頌比賽得到了大獎,與他們的母親
共同被捧為文藝界未來巨星家族。中日文史並修,天資聰穎得讓老太爺又忍不住把最鍾愛的
位置留給了這兩兄弟——即使他們身上只剩下四分之一的日本血統,但願不會再被稀釋下去
了。
    「小寶貝們,你們父母呢?」他一手撫一個孩子的面頰。
    「爸爸與媽媽正與大澤叔叔談話,要我們來陪祖爺爺聊天。」雙胞胎的老大說。
    大澤是出版社的老闆,大概洽談出書的事吧。天曉得那女人除了寫媳婦的心事外,還有
什麼可以寫的,川端老爺心中輕哼。最最不能忍受孫媳書中那名頑固老頭簡直是在影射自
己。如果她有誠意就該趕快過來鞠躬道歉。
    不久,范群與羅紅相偕走了過來。
    羅紅成為他的孫媳婦已有五年,但川端龍太一直不願正式承認自己的慘敗。
    但活了一大把年紀,八十年的歲月有一半過得不順遂是事實——全拜台灣女所賜。
    「爺爺,生日快樂。」夫妻倆一同鞠躬說著。
    「你就只學了這一句日本話嗎?」川端老爺極是不滿。這女人根本不在乎他生氣不生
氣,真是氣死人也。
    羅紅稍微聽得懂日文,但不會說,只道:
    「中文咬字比較好聽。」這是中文表達。
    「哼。」老人家嗤哼完別開臉。
    羅紅淺淺一笑,性情依然沒變的淡然。她會嫁范群,是因為他認為形式非常重要,所以
她嫁,老人家難以討好,她也從不勉強、不學范若倫與老爺子鬥法。怎料這樣更令老人家想
招惹她。實在好笑得緊。
    「告訴你媳婦,我好歹是她的長輩!」川端老爺開始對范群叫囂。
    范群摟著妻子笑著。
    「所以我們來祝壽呀,讓爺爺精神百倍。」
    「哼,謝了。」
    夫妻倆又被親戚們招呼過去,留下斗興方興的老爺子乾瞪眼,每次都鬥不到,氣死人。
    真沒見過這種夫妻,只活在彼此的世界中,視其他人為無物,一點也不在乎別人的看
法,怎麼破壞都沒用!想當初范若倫還會因為自己的不喜歡而讓丈夫睡客廳,但這個羅紅根
本不在乎,害他一點樂趣也沒有。
    應付完了錦上添花的人潮,范群挽著妻子上飯店的頂樓看夜景。東京的繁華與台北相
同,夜色下一片晶燦耀目。
    「十年了,記得在沒有追求你之前,也老是呆呆看著夜景想你,怎麼也沒料到可以與你
一同站在高樓上看夜景。」他嗅著她髮香低語。
    「今晚,很多人才說我們是天作之合。」羅紅訝異於寫了一本有人看的書居然可以讓人
對她改觀。多奇特的人性。「爸爸一生沒寫過半本暢銷的書,所以到今天外人仍看不起
他。」
    「幸好你們家人不被外在的價值觀所感,尤其岳父的性情更加令人敬重。」他想到剛才
妻子拒絕了出版社天價的邀約。「真的不寫了?」
    「日本文學不是我的天空。寫那一本是為了給爺爺祝壽用的。」她低首,眼中閃動著頑
皮的眸光。誰說她沒有參與鬥法來著?那本小說教她大勝了一回。
    「祝壽?對,他會永生難忘。」他大笑。
    就知道他會懂。她也加入他的笑語中。
    這樣輕淡恬靜的女子,永遠牽動他震湯的心弦。十年未變,五十年也不會,直到長長久
久以後。
    「會後悔愛上我嗎?」忍不住問著。
    「等我後悔時再告訴你。」她輕拍他,不明白都如他願做夫妻了,怎麼還會問。
    「我會一直愛你,永遠愛你,讓你不會後悔。相愛的理由堆砌如山時,不愛便成了極困
難的事,到那時我才會安心。」
    「相愛的理由?我沒有理由,只知道我愛你,早忘了當初為什麼會心動了。」她好笑
著。
    「對,所有的理由最後只壓縮成「我愛你」。」
    她好奇的道:
    「你還記得起來當初愛我的理由有那些嗎?」
    「至少整理得出十個。」他在心中算了算。
    「那你可得好好說一說了,也許——可以寫成一本書。」她突發奇想。
    「不,不寫書,只願寫在你的心版,讓你更愛我。」他深情吻她。
    一顆流星劃過天際,在他們訴情的眼眸中閃動。
    愛到情深,已不再需要理由了。

                           ——《全書完》——

短記
嗨!久違了,各位。 這本小說拖得有點久,寫得有點慢,但願大家也別看得太快,配合一下腳步,就不會覺 得我似乎拖過了一個夏天。 寫完這本書時才發現一個錯誤:一般來說,成人的心臟是無法移植給小孩的。大家知道 就好了,原諒我的老眼昏花吧。 平淡的故事面世,想來在現今以香艷見潮流的市場不會有太大的注目。就這樣吧,宣告 而已,看看就算了。我自己先招了,我的能力有限,真的不太會寫「激烈」的場面。對於許 多太過抬愛我的人必須說抱歉了。有興趣者我倒是可以介紹幾本挺噴鼻血的作品互相參詳。 就這樣了,拜,下回見面不會太久。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