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22

    冬天來臨的時候,醫生說我患上了輕微的貧血症,在奶奶和雨農的堅持下,辭去了銀行
的工作。生活一輕鬆下來,雨農又整天上班,我就天天待在小雙家裡。幫她抄套譜,幫她填
歌詞,幫她陪小彬彬玩。小雙,她已經成為一位忙碌的作曲家,而且名氣越來越響了。
    在那段日子裡,詩堯每到下班以後,總是固定的到小雙家裡小坐。小雙學奶奶,也在屋
裡生起了一盆爐火,燃燒著滿屋子的溫馨。晚上,我和雨農、詩堯和小雙,加上一個繞人膝
下、笑語呢喃的小彬彬,常常在小雙那小公寓裡,度過一個溫暖而安詳的夜晚。於是,我有
時禁不住會想就這樣過下去,也沒什麼不好?人如果不對任何事苛求,只享受片刻的溫暖,
不是也很快樂嗎?但是,人算總不如天算!我經常回憶起那個「晚上」,我在客廳外偷聽詩
堯和小雙的談話,假如我不冒冒失失的「摔」進去,會不會整個歷史改寫?
    然後,又一個「晚上」來臨了。
    那晚,我和雨農在小雙家吃過了晚餐,三人在客廳裡閒聊著,平常這時候,詩堯一定也
加入了我們,但,那晚他沒有出現,也沒來電話,情況就顯得有點特殊。八點多鐘,小彬彬
睡著了,小雙把她抱進了臥室,出來繼續和我們聊天。爐火燒得很旺,室內是一屋子的溫
暖。窗外卻下著相當大的雨,而且風聲瑟瑟。小雙撥弄著爐火,不時抬頭看看窗子。窗外夜
色幽暗,風在呼嘯著,雨點疏一陣、密一陣的緊敲著玻璃窗。不知怎的,我竟有份「山雨欲
來風滿樓」的感覺。小雙似乎也有份下意識的不安,她看了好幾次窗子,忽然說:
    「詩卉,記得我第一次去你家的那夜,和今天晚上的天氣一模一樣。那晚好冷好冷,你
家卻好溫暖好溫暖。」
    我回憶著那個晚上,暗中計算著時間,六年!真沒料到,一晃眼就六年了!這六年,大
家都在軌道上行走,只有小雙,她經過了多少事故,結婚,離婚,等待,折磨,困苦,煎
熬……至今仍不知「情歸何處?夢落誰邊?」我想著,心裡有點兒酸澀,小雙呢?她也沉默
著,似乎也在回憶著什麼,一時間,室內好安靜。忽然間,急驟的門鈴聲打破了我們的靜
謐。雨農跳起身來,去打開了房門。立即,詩堯從外面直衝進來,帶來了一股寒風,和一頭
雨霧,我們訝異的望著他,他站在客廳中央,沒穿雨衣也沒打傘,夾克已被雨水濕透了,頭
發也在滴著水,他顯然淋了好一陣雨,看來相當狼狽。但是,他臉上卻充滿了笑意,臉色紅
潤而激動,眼睛裡閃耀著熱烈、興奮,和喜悅的光華。他緊盯著小雙,愉快的說:
    「猜三次,如果我要送你一樣禮物,你猜我會送什麼?」
    準是又幫小雙接了什麼配音工作,我心裡想著。要不然就出了張「杜小雙專輯唱片」,
反正,他對小雙的事最熱心,儘管淒風苦雨,也阻止不了他的滿懷熱情!「我不猜。」小雙
輕聲的說,望著他。「我所希望的東西,不是你的能力做得到的。」她的眼光暗淡了一下,
我的心情也沉了沉,她在想著那早已失蹤的人!接著,她振作了起來,揚著頭,她微笑著。
「你淋濕了,我去幫你拿條大毛巾來!」
    她從詩堯身邊走過,詩堯一伸手,抓住了她。
    「別走!」他啞聲說,臉上的笑容隱沒了,他的眼光深邃而苦惱的望著她。「猜都不願
意猜呵!」他說。
    小雙被動的站住了,被動的望著他。
    「那麼,」她說:「奧麗薇亞紐頓莊的原版唱片?」
    詩堯搖頭。「我所有歌曲的卡式錄音帶?」
    詩堯又搖頭。「如果你要送我一套四聲道的唱機之類的東西,」小雙鄭重的說:「我是
不會收的,目前這一套已經夠好了!你別再玩送鋼琴的老花樣!」「不是!不是!都不
是!」詩堯猛烈的搖頭。
    小雙有些困惑了。「那麼,我真猜不出了。」
    詩堯一瞬也不瞬的望著她,眼神十分怪異。半晌,他才慢吞吞的從夾克口袋裡,非常慎
重、非常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個紅絨的首飾盒來。托著那首飾盒,他一直送到小雙面前。我和
雨農交換了一個注視,我心想,詩堯又瘋了!好端端的,他就要找釘子碰!明知小雙那份執
拗的脾氣,現在怎是「求婚」的時機?果然,小雙的面色倏然變色,她像被什麼尖銳的東西
猛刺了一下似的,迅速的掙脫了詩堯的掌握,她一下子向後面退了三步,急速的搖著頭,她
一迭連聲的說:
    「不!不!不!我不收!我不收!」
    詩堯定定的站在那兒,雨水沿著他的頭髮,滴落到面頰上,他固執的、沉著的、一字一
字的說:
    「不收,沒關係,打開看看,好不好?」
    「不好!不好!」小雙更固執:「你拿回去,我看也不要看!」
    詩堯的臉色發白了,眼光暗淡了。
    「僅僅為了讓我有一點點安慰,」他輕聲的,幾乎是祈求的說:「我冒著雨去取貨,奔
波了不知道多久,你甚至不願意看一看?」小雙有些動容了,她凝視他,終於,在他那懇切
的注視下軟化了。她低聲說:「我只看一看,但是不能收。」
    「看完再作決定,好嗎?」
    小雙接過了那首飾盒,慢慢的打開來,詩堯一臉的緊張,專注的盯著她。我心想,詩堯
這些年來,也賺了不少錢,說不定一股腦兒去買了顆大大的心形鑽戒了!我正想著,卻聽到
小雙一聲激動的大叫:「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詩堯!我不相信!」然後,她喘著氣,淚水
滿盈在她的眼眶裡,她又是笑,又是淚的轉向了我:「詩卉!你來看!詩卉!我不相信!我
不相信!你看!你看!是墜子!奶奶給我的墜子!詩堯,這不可能,這完全不可能……」她
急促的亂嚷亂叫,激動和意外使她的臉發紅而語無倫次。我衝了過去,心裡還在想,詩堯這
一招真是出人意外,他準是照樣模仿著鐫了一個假的!但是,一看那墜子,我也驚愕得目瞪
口呆!那是奶奶的墜子!真真實實的墜子!碧綠晶瑩,上面鐫著雙魚戲水!我忍不住大叫了
起來:
    「哥哥!你怎麼弄回來的?」
    詩堯不看我,他的眼光仍然專注的盯著小雙,說:
    「我整整用了四年的時間,來追尋這個墜子!最初,找到和盧友文賭錢的那個工人,他
已經把墜子賣入銀樓,我找到銀樓,墜子已被一位太太頭走,我找到那位太太,她說她把墜
子讓給了一位電影明星,而那明星已去香港拍片了!我輾轉又輾轉的托人去香港找那明星,
那明星卻拒絕出讓這墜子。於是,迫不得已,我寫了封長信給那電影明星,告訴她這墜子的
重要性……然後,終於,今天晚上,她托人帶回來這個墜子……」他眼裡燃著熱烈的光采:
「所以,小雙,如今是物歸原主了!」我抓起了那墜子,上面的金煉子還是當初的!我迫不
及待的把墜子掛到小雙脖子上,興高采烈的大嚷:
    「噢!小雙!太好了!小雙!太妙了!咱們朱家的祖傳至寶,你讓它依然屬於朱家吧!」
    我興奮之餘,這句話未免說得太明顯了。小雙那喜悅的臉孔驟然變了變,握住墜子,她
想取下來,說:
    「詩卉,我看還是你拿去戴吧,放在我這兒,搞不好又弄丟了。」我一把按住她的手,
叫著說:
    「奶奶給你的東西!你敢取下來!」
    詩堯往前跨了一步。「小雙!」他聲音裡充滿了激情:「總記得你在醫院裡哭著要墜子
的情形!你如果不肯收啊,還給我,我砸了它……」
    小雙鬆了手,她讓那墜子垂在胸前,慌忙一迭連聲的說:
    「我收!我收!詩堯,別生氣!我收!我再不知好歹,也該瞭解你四年來找尋它的一片
苦心,我……我只恨我杜小雙,無以為報,我……」她忽然把頭埋進了我胸前,哽塞的嚷:
「詩卉,詩卉,我欠你們朱家太多太多了!我!我怎麼辦呢?」
    我讓開了身子,把她輕輕的推到詩堯面前,詩堯立即用雙手扶住她的手腕。他的眼光熱
烈的盯著她的。小雙被動的站在那兒,被動的仰著頭,被動的迎視著他。眼裡淚光瑩然,臉
上是一片可憐兮兮的婉轉柔情。我心中忽然被狂歡所充斥了,暗中握緊雨農的手,我想,或
者不用等二十年了,或者「奇跡」已經出現了,或者……或者……或者……。但是,在許許
多多的「或者」中,我卻絕未料到一個「或者」!它擊碎了我們所有的寧靜,帶來了驚人的
霹靂!
    首先,是門鈴聲忽然又狂驟的響了起來,驚動了小雙和詩堯,真殺風景!我心裡還在暗
暗咒罵,雨農再度跑去開了門,瞬時間,又一個渾身滴著水的人直衝了進來,我定睛一看,
是李謙!我正驚愕著,李謙已急匆匆的,臉色陰晴不定的喊:「小雙!我給你帶來了盧友文
的消息!」
    一剎那間,室內是死一般的沉寂,我們全體都呆了。詩堯的機會又飛了!小雙的臉上迅
速的綻放了光采,她衝到了李謙面前,仰著臉,她緊張、期待,而迫切的喊:
    「告訴我!他在那兒?」「在高雄!」李謙說,聲音沉重,面容灰白,眼神嚴肅。「我
去拍攝大鋼廠的紀錄片,在高雄碰到了他!」
    小雙研究著李謙的臉色,她的嘴唇變白了。
    「他又失敗了,是嗎?」她輕聲說,嘴唇顫抖:「他依然寫不出東西來,是嗎?還
是……」她仔細的凝視李謙。「他罵我了?他愛上了別人?他……」
    李謙搖頭。「小雙,」李謙的聲音低啞:「他快死了。」
    小雙後退了一步,身子晃了晃,我跑過去,一把扶住了她,小雙靠在牆上,她抬著頭,
仍然死盯著李謙。雨農焦灼的對李謙喊:「怎麼回事?你別嚇小雙,好好的人,怎麼會快死
了?你說說清楚,是怎麼回事?」
    「是真的,」李謙說,臉上一絲一毫玩笑的成分都沒有。「我在民眾醫院碰到他,我是
害了流行性感冒,去民眾醫院看病,他正好從裡面衝出來,瘦得只剩下一把骨頭,醫生追在
後面,叫他住院,他不肯,我一看是他,就跑過去抓住他。他匆匆忙忙,只對我說了兩句
話,他說:『李謙,告訴小雙,我的作品快完稿了!』說完就跑走了。我覺得不大對勁,就
去看他的醫生,那醫生聽說我是盧友文的朋友,像抓住救星似的,他說,盧友文的病歷卡上
無親無故無家屬,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又不敢告訴盧友文本人。因為——他害了肝癌,醫生
說,這病在他身體裡,起碼已經潛伏了五、六年。現在,他最多只能活三個月!」李謙停了
停,我們全怔在那兒,我只覺得腦子裡像有萬馬奔騰,心中慌慌亂亂,根本不太能接受這件
事實。小雙把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瞬也不瞬的望著李謙,她的臉白得像大理石,嘴唇上一點
血色也沒有。半晌,她才開了口,她的聲音像來自遙遠的深谷,低沉而沙啞。
    「你有沒有他的地址?」
    「我從病歷卡上抄下來了。」李謙慌忙說:「我不敢採取任何行動,就直接回到台北來
找你們!」
    小雙用手握住我,她的手指冷得像冰。她在我耳邊,掙扎的、無力的低語:「詩卉,我
快暈倒了。」
    我手忙腳亂的把她扶到沙發上去,她靠在那兒,長髮半遮著臉龐,顯得又蒼白、又衰
弱、又奄奄一息。詩堯很快的衝到電話機旁邊,翻著電話號碼簿,在我還沒弄清楚他要干什
麼以前,我聽到他在電話裡說:
    「我要兩張飛機票,明天早上飛高雄的!」
    「不!」小雙忽然坐正了身子,把長髮掠向腦後,她努力的振作了自己,深吸口氣,她
挺了挺她那瘦小的肩膀,堅決的說:「我不能等到明天!我坐今晚的夜車去高雄!」
    「今晚!」雨農說:「現在已經九點半了!」
    「十點半還有一班車!」李謙說。
    小雙從沙發上直跳起來,由於跳得太猛,她還沒有從暈眩中恢復,這一跳,就差點栽倒
下去,詩堯一把攙住了她,心痛的蹙緊眉頭。小雙掙扎著站穩了,摔摔頭,她顯出一份少有
的勇敢與堅定,她說:「詩堯,我能拜託你一件事嗎?」「你說!」「記得上次我們到外雙
溪為『在水一方』錄影,我曾經說那兒新蓋的幾棟別墅很漂亮,請你立刻幫我去租一棟,不
管價錢要多高。如果我的錢不夠,你幫我去借,我將來作曲來還!」「我立刻去進行!」
「不是進行!」小雙幾乎是命令的說:「我要在三天以內,和盧友文搬進去住!所以,三天
之內,我要它一切就緒!李謙,我能拜託你幫詩堯佈置嗎?友文這一生,沒有過過一天好日
子,他一直說他不舒服,是我忽略了,我以為他在找藉口,沒料到……」她喉嚨哽塞:「現
在………我要——給他最豐富的三個月!你們都是我最親近的人,你們瞭解我,請你們幫助
我!」「三天之內!」李謙堅定的說:「你放心!小雙!包在我和詩堯身上!」他取出一張
紙條,交給小雙。「這兒是盧友文的地址,你記住,他自己並不知道病得那麼重!」
    小雙點點頭,轉向我:
    「詩卉,你陪我去高雄!」她望著雨農:「雨農,我必須借詩卉,我怕自己太脆
弱……」
    「不用解釋!」雨農很快的說:「我會把彬彬送到奶奶那兒去。詩卉,你好好照顧小
雙!」
    一切好混亂,一切好突然,一切好悲涼,一切好意外,一切好古怪,一切好不真
實,……總之,一小時後,我和小雙已經坐在南下的火車中了。我不知道別人的情緒是怎樣
的,我卻完全昏亂得亂了章法,我只是呆呆的坐在車子裡,呆呆的望著身邊的小雙。奇怪!
小雙怎能如此平靜?她坐在那兒,莊嚴肅穆得像一座雕像!眼睛直勾勾的,臉上一無表情。
火車轟隆轟隆的前進,小雙的眼皮連眨也不眨,我忽然恐懼起來,伸手摸摸她的手背,我驚
慌的叫:
    「小雙!你沒有怎麼樣吧?」
    「我很好。」小雙幽幽的說:「我在想,我命中注定孤獨,六年前,爸爸死於癌症,六
年後,友文又得癌症!我常告訴自己要堅強,卻真不知如何去和命運作戰!」
    她的聲音平平板板,一無感情,我忽然想起她第一夜來我家的情形,她也是那樣麻麻木
木的,後來卻在床上失聲痛哭。我望著她,知道在她那平靜的外表下,她的心卻在滴著血。
小雙,小雙,為何命運總在戲弄你?我伸過手去,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也在那一剎那間,
我才瞭解小雙用情之專之深之切!我們在清晨到達了高雄,天才濛濛亮,台北雖然下雨,高
雄卻顯然是晴朗的好天氣。下了火車,小雙拿出地址,叫了一輛計程車,我們直駛向盧友文
住的地方。
    車子停在苓雅區的一個小巷子裡,我們下了車,小雙核對著門牌,終於,我們找到了。
那是一棟二層樓的木造房子,破舊不堪,樓下還開著腳踏車修理店,顯然,盧友文只有能力
分租別人的屋子。小雙在門口佇立了幾秒鐘,低下頭,她看到胸前的墜子,在這種情緒下,
她依然細心的把墜子放進了衣領裡,以免盧友文見到。然後,伸手扶著我的肩膀,她把頭在
我肩上靠了一會兒,半晌,她毅然的一仰頭,臉上已帶著笑意,她對我說:「笑笑吧!詩
卉!」我真希望我笑得出來,但是我實在笑不出來。小雙伸手按了門鈴,一會兒,一個睡眼
模糊的小學徒開了門:
    「找誰?」「盧友文先生!」「樓上!」我們沿著一個窄窄的小樓梯,上了樓。這才發
現樓上用木板隔了好幾間,盧友文住在最後面的一間,正靠著廁所,走過去,撲面就是一陣
濃烈的臭味,使人噁心欲吐。我心想,住在這樣的地方,難怪要生病!到了門口,小雙又深
吸了口氣,才伸手敲門。「誰?」門內傳來盧友文的聲音。
    小雙靠在門框上,閉了閉眼睛,無法回答。
    「豁啦」一聲,門開了,盧友文披著一件破棉襖,站在門口。一頭亂蓬蓬的頭髮,滿臉
的鬍子,深陷的眼眶,尖削的下巴,我一時幾乎認不出他來。只有那對漂亮的眼睛,仍然閃
爍著一如當年的光芒。看到我們,他呆住了,似乎以為自己在做夢,他伸手揉了揉眼睛,對
小雙「努力」的「看」過去,吶吶的說了句:「好奇怪,難道是小雙?」
    小雙拉著我走進屋內,關上了房門。她對盧友文凝視著,苦苦的凝視著,嘴角逐漸浮起
一個勉強的微笑。
    「是的,是我,」她輕柔的說。眼底充滿了痛楚與憐惜,聲音裡帶著微微的顫慄。「不
歡迎嗎?」
    盧友文的眼睛張大了,驚愕、困惑,和迷茫都明寫在他的臉上。但是,一瞬間,這所有
的表情都被一份狂喜所取代了,他張開了手臂,大聲說:
    「如果是真的,證實它!小雙!因為我最近總是夢到你來了!」小雙縱身投進了他的懷
裡,用手攀著他的脖子,她主動的送上了她的嘴唇。立刻,他們緊緊纏在一塊兒,熱烈的、
激動的擁吻著。那份激烈,是我一生也沒見過的。小雙似乎要把她全身的熱力,和全心的感
情,都籍這一吻來發洩淨盡。更似乎想把她所有的生命力都在這一吻中注進盧友文的身體
裡。盧友文更是狂熱而纏綿,他不住的吻她,不停的吻她,用手牢牢的箍緊了她,好像只要
他一鬆手,她就會飛掉似的。
    終於,盧友文抬起頭來了,他眼裡蘊滿了淚光,他捧著小雙的臉龐,不信任的看著她,
看了又看,看了又看,不知道看了多久,他好像才真有些相信,這是小雙了!他的眼光渴求
的在她臉上逡巡,好一會兒,才低低的說:
    「你來了,是表示原諒我了嗎?還是同情我?是李謙告訴你的,是嗎?他說我病了,是
嗎?其實我很好,我只是過度疲勞,我很好……哦,小雙!」他叫:「如果我生病能使你來
看我,我寧願生病!」小雙的牙齒咬緊了嘴唇,她幾乎要崩潰了。但她始終勇敢的直視著
他,好半天,她才放鬆了咬住的嘴唇,激動的、幽怨的、低啞的說:「友文,你好狠心,離
開這麼多年,你連一點消息都不給我,你好狠的心!」盧友文惶恐而慌亂。「在我沒有拿出
成績來以前,我還能給你消息嗎?離婚那天,你是那麼堅決,那麼銳利,那麼盛氣凌人,我
如果再拿不出成績,我怎能面對你?小雙,你記得……」
    「我已經忘了!」小雙說:「我只記得我們美好的時刻!」
    「別騙我!」盧友文啞聲說:「我不能相信這個!我們在一起,何曾有美好的時刻?我
做了那麼多的錯事,給了你那麼多的折磨……哦,小雙!」他大大的喘氣:「你還在恨我
嗎?告訴我!」「如果恨你,我就不來了。」
    盧友文的身子顫慄了一下,狂喜燃亮了他的臉。
    「小雙,你知道嗎?人在失去了一樣珍寶之後,才知道那珍寶的價值!這些年來,我反
覆思索,有時竟不相信自己會做錯了那麼多事!」他用手指撫摸小雙的面頰。「小雙,你真
有這樣的雅量嗎?難道你還能原諒我嗎?我想過幾千幾萬次,我一定失去你了!我不能要求
你做一個神,是不是?我給你的折磨和侮辱是一個神都不能忍受的,怎能再要求你原諒?你
用離婚來懲罰我是對的,失去你我才知道多愛你,這些年來,我只能刻苦自勵,所有的思想
和意志,都集中在一件事情上,寫一點東西給你看!我寫了,你知道嗎?這次,我是真的寫
了,不是只說不做!」他住了口,望著她。小雙的大眼睛裡,淚珠終於不受控制的湧出來,
沿著面頰滾落到衣服上去。盧友文凝視著她,逐漸的,他的眼眶潮濕了,猝然間,他把小雙
緊擁在胸口,哽塞的說:「小雙,小雙,我那麼愛你,為什麼總是傷害你?我為什麼總把你
弄哭?小雙!我到今天才承認,我根本不值什麼,我的驕傲、自負,都是幼稚!我的張狂、
跋扈,只是要掩飾我的無能!我欺侮你,冤枉你,給你加上種種罪名,因為你是我唯一的發
洩者!小雙,我對不起你!這些年來,我痛定思痛,只覺得太對不起你!可是……」他忽然
推開她,臉色因興奮而發紅了。「為了重新得到你,我寫了!我真的寫了!再給我三個月時
間,我可以把它寫完!」他衝到桌子前面,拿起厚厚的一大迭稿紙,放在小雙手中,像個要
博老師歡心的孩子一般,他說:「你看!我是真的寫了!」小雙低頭看著那迭稿紙,她翻開
第一頁,似乎相當專心的在閱讀,只一會兒,她眼裡已充滿了淚,燃滿了光采,她把那迭稿
紙緊緊的、珍貴的壓在胸口。她鄭重的、堅定的、熱烈的望著盧友文:「你已經做到了我所
要求的,現在,我來接你回家去!」
    盧友文屏息片刻。「我有沒有聽錯?」他問。
    「沒有聽錯!」小雙揚著眉毛。「我早就說過,只要你有成績拿出來,就是我們破鏡重
圓的一天!」
    「可是……」盧友文急促的說:「我還需要三個月時間,預計再過三個月,我可以完成
它,等我完成了……」
    「你應該回家去完成它!」小雙嚴肅的說:「除了當一個作家之外,你還是個丈夫,而
且,是個父親!」
    盧友文又屏息了片刻。
    「你保證我沒有聽錯?」他懷疑的問:「你保證你還要我?」
    小雙踮起腳尖,去親吻他的嘴唇,她的面容好莊重,好高貴,好坦白。「來找你以前,
我是出自憐憫,看了你的原稿,我是出自尊敬。友文,我誠心誠意,要你回家!因為,我愛
你!」
    於是,在外雙溪畔,小雙和盧友文重新組成了一個「家」。他們的房子就在水邊,早
上,他們採擷清晨朝露,黃昏,他們收集夕陽落照。小彬彬從早到晚,把無數笑聲,銀鈴般
的抖落在整棟房子裡。那時期,我經常往他們家跑,盧友文工作得很辛苦。回台北後,小雙
曾強迫他又去醫院檢查過,結論完全一樣,藥物只能幫助他止痛,因而,他似乎已有所知,
自己的時間不多了。所以,他拚命在把握每一分鐘、每一秒鐘。我常想,如果他們當初一結
婚時,盧友文就能和現在一樣努力,即使到今天,盧友文仍會得病,也可多享受好幾年的甜
蜜。人的一生,能有多少幸福,是不是都是命中注定的?盧友文在兩個月後,就完成了那本
著作。書名叫《平凡的故事》。小雙奔波於幫他印刷、校對,和出版。那時,盧友文已十分
衰弱。一天,我去看他們,盧友文正坐在躺椅中,在水邊曬太陽,小彬彬在蘆葦中嬉戲。盧
友文那天的神情很古怪,他一直若有所思的在想著什麼。當小雙拿藥來給他吃的時候,他忽
然拉住小雙的手,微笑的望著她說:
    「誰幫你找回了那個墜子?我猜,除了朱詩堯,不會有第二個人!他一直心思細密,而
用心良苦!」
    小雙有點窘迫,這兩個月以來,她顯然一直收藏著那墜子,沒有戴出來,卻不料仍然給
盧友文發現了。小雙想說什麼,盧友文卻輕歎一聲,阻止了她。
    「明天起,你要戴著那墜子,那是你的陪嫁!」他說,側著頭想了想:「小雙,記得你
罵過我的話嗎?你說朱詩堯不是殘廢,我才是殘廢!」「吵架時說的話,」小雙垂著頭,低
聲說:「你還記在心裡做什麼?」「我在想,」他握緊了小雙的手。「你只是一個小小的女
孩子,又纖弱,又細緻。但是,你卻治好了兩個殘廢!」
    他講這句話的時候,我正和小彬彬在水邊揀鵝卵石玩,聽到他這句話,在那一瞬間,我
覺得心靈震動,而眼眶發熱。我說不出來有多麼感動,多麼辛酸!也在那一瞬間,我明白了
盧友文為何值得小雙去熱愛,去苦等了!原來在他那多變的個性下,依然藏著一顆聰明而善
良的心!
    盧友文說完這句話的第二天,就因病情惡化而住進了醫院,他沒有再從醫院裡出來。但
是,在他臨終以前,小雙趕著把他那本《平凡的故事》出版了。因此,他看到了自己這一生
的第一本,也是最後的一本書。
    我不知道那本書寫得好不好,也不知道那本書能不能震動文壇或拿諾貝爾獎,我想,這
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終於「寫」出來了。但是,那本書一開始的第一頁,有個序言,
這篇序言卻曾令我深深感動。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天才,而且,是個不可一世的天才!既然我是天才,我就與眾
不同,在我身邊的人,都渺小得如同草芥。我輕視平凡,我憤恨庸俗。但是,我覺得我卻痛
苦的生活在平凡與庸俗裡,於是我想吶喊,我想悲歌。然後,有一天,我發現大部分的人都
自以為是天才,也和我一樣痛恨平凡與庸俗!這發現使我大大震驚了,因為,這證明我的
『自認天才』與『自命不凡』卻正是我『平凡』與『唐俗』之處!換言之,我所痛恨與輕視
的人,卻正是我自己!因此,我知道,我不再是個天才!我只是個平凡的人!我的吶喊,也
只是一個平凡的人的吶喊!我的悲歌,也只是一個庸俗者的悲歌。
    於是,我寫下一個平凡的故事,獻給那深深愛我,而為我受盡傷害與折磨的妻子——小
雙。如果這世界上真有『不凡』,我認為,只有她還配得上這兩個字!」
    
    這一頁,也就是當時小雙在苓雅區的小樓上,所讀到的句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