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17

    那夜,我整夜守護在小雙的病床前面。本來該請特別護士,但是,家裡一時湊不出太多
的錢,又怕以後還要付錢,我說能省的就省了,反正我放心不下,不如在這兒權充特別護
士。奶奶年事已高,到夜裡九點多鐘,我就逼著媽媽和她回去了,詩堯在這兒也是白費,何
況,一個大男人在病房裡,又有諸多不便,於是,媽媽強迫的、命令的拖著他一起走了。雨
農去找盧友文,始終還沒有找來。
    晚上九點鐘左右,小雙睡得極不安穩,一直呻吟呼痛,醫生給她打了一針止痛針,顯然
那針藥有極大的鎮定作用,小雙就此沉沉睡去。血漿瓶子已經換成了生理食鹽水,始終不斷
的在注射,護士每兩小時來量一次血壓,告訴我說,血壓已經升了上去。大概,她這條小命
是保住了。
    我就這樣坐在病床前面,望著那好小好瘦的小雙,心裡徊轉著上千上萬種念頭,想著她
第一次來我家的情形,第一次見盧友文的情形,草率的結婚,和陋屋裡的蜜月。小雙,如果
按命運來說,她的命豈不是太苦!
    到了下半夜,小雙又開始睡不安穩,由於麻藥的關係,她一直嘔吐,一直呻吟,我拉著
她的手,喃喃的安慰著她,於是,她張開眼睛迷濛的看著我,低喊著:
    「詩卉!」「小雙,」我握緊她的手。「你很痛嗎?要不要叫醫生來?」
    「不,不要。」她輕聲說,眼光在病床周圍搜尋著,似乎在找什麼人。於是,我說:
    「奶奶和媽媽先回去了,她們明天一早就會來看你!」
    小雙點點頭,沒說什麼,我覺得,她找的未見得是奶奶和媽媽,就忍不住又說:「雨農
去找盧友文,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找到現在還沒找來!不過,雨農在你家裡,已經留了條子
了。」
    小雙睜眼看看我,她的眼光好怪異、好特別、好冷漠,使我不自禁的打了個寒戰。她把
頭轉向一邊,闔上眼睛她又昏昏睡去了。凌晨兩點鐘,忽然有人敲門,我以為又是護士來看
情況,只說了聲「進來」。門開了,竟是雨農和盧友文!我跳了起來,慌忙把手指壓在唇
上,表示「噤聲」。雨農悄然的把我拉向一邊,我闔上房門,雨農低問:
    「怎樣?」「沒死。」我簡單的說,不知道胸中的一腔怨氣,是該對誰而發。轉頭看盧
友文,他滿頭亂髮,面容憔悴,眼睛裡佈滿了紅絲,下巴上全是鬍子渣兒。穿著件破舊的牛
仔布夾克,一身的潦倒相,滿臉的狼狽樣兒。當初那個神采飛揚的盧友文何處去了?當初那
個漂亮瀟灑的盧友文何處去了?他現在看起來,像個坐了十年監牢,剛出獄的囚犯。
    他直接撲向床邊去,在我還來不及阻止他以前,他已一把握住了小雙那放在被外的、蒼
白的小手。然後,他喊著:
    「小雙!」小雙被驚醒了,她迷糊的張開眼睛來,微蹙著眉梢,她困惑的、迷茫的望著
眼前的人。盧友文撲過去,坐在床沿上,他彎腰望著她。沙嗄的、急促的、哽塞的,他不停
口的叫著,語無倫次的說著:「小雙!小雙!我對不起你!我對不起你!我該死!我該下地
獄!小雙!你好嗎?你疼嗎?你打我吧!你罵我吧!我不是人,我是禽獸!我配不上你,我
讓你受罪,我讓你吃苦,我不是人!……」小雙的眉頭蹙得更緊了,她輕輕的把手從盧友文
手中掙脫出來,轉頭叫我:「詩卉!」我立刻走過去,問她要什麼。
    「讓他走開好嗎?」她有氣無力的說:「我好累,我好想睡。」她閉上眼睛,一臉的疲
倦和不耐。
    我拉了拉盧友文的袖子:
    「你做做好事,盧友文,」我說:「你現在不要打擾她,讓她睡一睡,她剛剛動過大手
術,才從鬼門關回來的呢!你有話,等她睡醒了再說。」盧友文痛苦的瞅著我,又轉頭去看
小雙,他似乎還有千言萬語,要急著訴說。但是,小雙的眉頭蹙得緊緊的,眼睛緊閉著,蒼
白的小臉上一片冷漠。那樣子,是什麼話也不想聽,也不要聽的。盧友文歎了口氣,仍然撲
在那兒不肯離開,只是苦惱的、痛楚的凝視著小雙。我死命的扯著他的衣服,對他說:「你
到那邊去坐著吧!你沒看到她手腕上綁著針管嗎?你在這兒只會礙事。要不然,你先去嬰兒
室,看看你的女兒吧!」
    一句話提醒了盧友文,他抬頭看我:
    「那孩子——好嗎?」「很不錯,」我憋著氣說:「這樣危險的情況中,搶救出來的孩
子,將來一定命大。」
    盧友文用充滿內疚和自責的眼光看了我一眼,就站起身來,走出病房去看他女兒去了。
我和雨農交換了一個注視,雨農對我搖搖頭,低聲說:「別再罵他了,一路上,他自怨自艾
得就差沒有跳車自殺了!」「我聽多了他的自怨自艾,」我說:「我也不相信他會跳車自
殺。你——在什麼地方找到他的?賭場嗎?」
    雨農望著我,他眼中有著驚悸的神情。
    「你不會相信有那種地方,詩卉。」他說:「那是一間工寮,換言之,是一群工人聚集
的地方,我原以為是什麼公寓,鋪著地毯,有豪華佈置,完全錯了。那兒是公司的工人宿
捨,他們聚集著,滿屋子的煙味、酒味、汗味、霉味……如果你走進去,你準會吐出來。他
們有的在擲骰子,有的在賭梭哈,有的在推牌九,別看都是工人,大把大把的鈔票就在滿屋
子飛著。而且,世界上頂下流頂骯髒的話,你都可以在那兒聽到。至於挖著鼻孔、扳著腳丫
子的各種醜態,就不用提了。」
    我愕然瞪著雨農,不信任的問:「他何至於墮落到如此地步?又何至於去和工人聚賭?
我還以為……他不過是和同事打打麻將呢!」
    「他說,他是去找靈感的,他想寫一篇《賭徒末日記》,他最初去,人家邀他參加一
個,他參加了,從此,就被『魔鬼附了身』,他每賭必輸,於是又加上了不服氣,他總認為
下一次可以贏,就一路賭下去,這樣越陷越深,就不能自拔了。據我看……」他沉吟了一
下。「那些人是在『吃』他。」
    「吃他?」我不懂了。雨農正要再解釋,盧友文回來了,雨農就住了口。盧友文看了看
床上的小雙,她似乎又進入沉睡狀況了。他再轉頭望著我,低聲說:「我隔著玻璃看了,那
孩子好小,不是嗎?」
    「你希望她有多大?」我沒好氣的說:「一個不足月的孩子,能有六磅重,已經很不錯
了!」
    盧友文不說話了,在椅子裡坐下來,他用手抱住頭,又是那股痛苦得快死掉的樣子。我
瞪著他,心裡憋著一句話,是怎麼樣也按捺不住了。我說:
    「盧友文,墜子呢?小雙的玉墜子呢?」
    盧友文抬起眼睛來,苦惱的看了我一眼,沒說話。
    「你是當了?還是賣了?你就直說吧!」
    「輸掉了。」他說。「輸給誰了?」我問。「詩卉,」雨農打斷了我。「現在去追問這
墜子的下落又有什麼用呢?反正東西已經沒有了!再追問也是沒有了。那些工人,還不是早
拿去珠寶店換錢了。」
    我瞪著盧友文,越想越氣。
    「怎麼會發生這件事?」我問:「為什麼小雙出事的時候你不在家裡?你跟小雙打架來
著,是不是?」
    「沒有打架,」盧友文低低的說:「我要她給我墜子,她不肯,我急著要去扳本,沒時
間跟她慢慢磨。我說只是跟她借用,會還她的,她還是不肯。我沒辦法,就去她脖子上摘,
她躲我,我拉著她……」「把墜子硬從她脖子上扯下來,是不是?」我像個審犯人的法官。
「你把她脖子都拉破了,你去看看,她脖子上還有一條血痕呢!」盧友文把頭埋進手心裡,
聲音從手心中壓抑的透了出來:
    「我不是人,我是禽獸!」
    我繼續瞪著那個「禽獸」:
    「後來呢?」我問。「我拿了墜子就跑,她在後面追我,然後,她摔倒了,我沒有在
意,就走了。我怎麼知道她這一摔會摔出毛病來?她以前又不是沒有摔過跤,也沒出毛病,
她是很容易摔跤的。」
    我氣得頭發暈,他眼見她摔倒,居然置之不顧,仍然去賭他的錢。如果小雙不機警,找
鄰居幫忙,豈不是死在那小屋裡,都沒有人知道?假若這一摔竟摔死了,我不知道在雨農的
法院裡,會不會判決這種丈夫為「殺人罪」。凝視著盧友文,我明白,他一定還隱瞞了若干
細節,小雙準是在爭奪墜子時就已經受了傷,動了胎氣,再一摔,才會那麼嚴重。我很想把
盧友文從頭到腳的臭罵一頓。但是,雨農一直對我搖頭使眼色,盧友文又痛苦得什麼似的,
我就只好氣沖沖的走開,去照顧小雙了。天亮時,小雙醒了,睜開眼睛來,她不安的望著
我,微弱的說:「你一夜都沒睡嗎?詩卉?」
    「不要緊,小雙,」我笑著說:「以前我們兩個常常一聊就是一通宵,你明知道我是夜
貓小子!」
    盧友文走過來了,坐在床邊上,他重新抓住小雙的手。現在,小雙是清醒的。「小
雙!」他哀求的看著她。「原諒我!」
    小雙把頭轉向床的另一邊。
    「詩卉,」她說:「孩子好嗎?」
    「很好,」盧友文很快的接口:「我已經去看過了,他們不許我進去,只抱到玻璃窗那
兒,讓我隔著玻璃看。小雙,」他柔聲說:「從此,我是父親了!你放心,我一定痛改前
非,從頭做起……」小雙望著我,臉上毫無表情。
    「詩卉,你能不能幫我問問醫生,我可不可以拒絕某些干擾?雨農,」她看到雨農了,
就又轉向雨農;「幫我一個忙,讓這個人出去,好不好?」盧友文在床前面跪下來了,他把
頭撲在小雙的枕邊,激動的、痛楚的、苦惱的喊著:
    「小雙!小雙!求求你,你再給我一個機會,求求你!小雙,你一向是那樣善良那樣好
心的!你一向都能原諒我的過失的,你就再原諒我一次吧!我發誓再也不賭了,我發誓從此
做個好丈夫!我要寫作,這次是真的寫,不再是只說不做!詩卉和雨農在這兒,他們做我的
證人!小雙,你好心,你仁慈,你寬宏大量,你……你就原諒我吧!在這世界上,我只有你
一個親人……不,不,現在還有孩子,我只有你們兩個,你們就是我的世界!以後,我要為
你們活著,為你們奮鬥,為你們創一番事業……」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小雙已轉過身子去,
伸手就按了床頭的叫人鈴。立即,護士來打門了,盧友文可無法繼續跪在那兒,他慌忙跳起
身子,臉上是一臉的狼狽與尷尬。護士走了進來,笑嘻嘻的問:「有什麼事嗎?」小雙指著
盧友文,蒼白的面龐上一片冷漠與倨傲,使我想起她第一天,穿著全身黑衣,站在我家客廳
裡的那種「天地與我何關」的神情。在那一剎那間,我明白了,當人悲痛到極點的時候,一
定會變得麻木和冷漠的。
    「小姐,」她對護士說:「請你讓這個人出去!」
    護士呆了,她看看我們,一股莫名其妙而又不知所措的樣子。雨農立刻走上前去,拉住
盧友文,打圓場的說:
    「好了,友文,你就過來坐著,別說話,也別吵著小雙,讓她好好休息,好吧?」盧友
文無可奈何的折回到旁邊,在椅子裡坐了下來,托著下巴,愣愣的發呆。雨農對護士小姐使
了個眼色,搖搖頭,那小姐顯然也明白過來,知道是夫妻在鬧彆扭。就笑了笑,搭訕著走過
去看了看生理食鹽水的瓶子,又量了量血壓,回頭對我們說:「很好,她恢復得滿快呢!」
    護士走了,我們三個人就都靜悄悄的待在那病房裡,不知道怎麼是好。一夜沒有睡覺,
雨農已經有點搖頭晃腦。但是,我們誰也不敢離開,因為,小雙一臉冷冰冰,一臉倔強,我
們生怕一離開,他們夫妻會再吵起來。對小雙而言,現在實在不能再生氣或激動了。
    雨農推了一張躺椅,要我躺上去休息休息,經過一日一夜的折騰,我躺上去就睡著了。
一覺醒來,天已大亮,我身上蓋著毛毯,奶奶正衝著我笑呢!我坐起身來,發現雨農已經走
了,盧友文還坐在他的老位子上發呆。奶奶卻精神抖擻而笑容滿面:「詩卉,銀行裡,你媽
已經打電話幫你請了假了,所以你不必著急,現在奶奶來接你的班,你可以回去睡覺了!雨
農那孩子,我已經趕他回家了。」
    我剛睡醒,精神倒滿好的,一時也不想回去。看看小雙,她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望著天
花板,不知道在那兒想些什麼。奶奶笑著走過去,拿出一把梳子,她笑嘻嘻的梳理著小雙的
頭髮,一面說:「把頭髮梳好,洗個臉,心情就會好多了。奶奶已經問過醫生,他說你拆了
線,就可以回家了,所以啊,了不起在醫院裡再住一星期,就可以抱著小娃娃,回呀回娘家
了。」
    奶奶的好心情使我發笑。望著小雙,她卻一點笑容也沒有。她的眼睛靜靜的、堅決的看
著奶奶。
    「奶奶!」她叫。「嗯?」奶奶應著,用橡皮筋把她的長髮束了起來。
    「這次我動手術,花了你們很多錢吧?」「噯喲!」奶奶喊:「什麼『我』啊,『你
們』啊,你算是嫁出門的女兒,潑出門的水了,是不是?我跟你說啊,小雙,醫藥費不要你
操心,咱們朱家還拿得出來,你如果疼奶奶,你就給我快一點好起來,讓奶奶看到你們一個
個健健康康的,奶奶也就心滿意足了。」「奶奶,」小雙那一直冷冰冰的臉孔,現在才有點
融化了。她瞅著奶奶,聲音裡帶著祈求:「我出院以後,要一個人租間房子住……」「胡說
八道!」奶奶說:「照迷信啊,你出了院還在坐月子,也不便住到朱家去……」我心裡有
數,奶奶才不那麼「迷信」呢!她所顧慮的,不過是小雙正在和盧友文賭氣,而我家裡偏偏
有那樣一個癡得可憐的哥哥!如果把小雙接回我家去,還不定要鬧出多少事故來呢!奶奶轉
著眼珠子,繼續說:
    「……所以呀,你出了院就乖乖回家去,奶奶搬過去陪你,幫你照料小娃娃,一直到你
滿月為止,怎麼樣?」
    「我不!」小雙堅決的說:「我再也不回那個家!奶奶,我現在是真正的沒有家了!」
小雙的聲音裡,充滿了令人心酸的淒涼。「別瞎說呀!」奶奶嚷著:「你算是瞧不起奶奶
嗎?奶奶早說過了,你是我的第三個孫女兒,原來……原來……你心裡根本沒有我這個奶奶
哇!」
    「奶奶!」這一下,小雙的眼淚滾滾而下了,她頓時泣不成聲。「奶奶,你怎麼這樣
說?我………我………我對不起你,奶奶!我………我弄丟了那玉墜子,你那樣鄭重的交給
我的。我………我根本沒有臉見您了!」
    「噯喲!」奶奶故作輕快的嚷,但是,她的眼圈也紅了,眼眶裡也湧上了眼淚:「快別
這樣傻,小雙!那墜子只是塊石頭,有了不嫌多,沒有不嫌少。奶奶給你的時候,原想讓你
戴著避避邪,如果因為這墜子,你反而鬧了個夫妻不和,家庭分散,那豈不是給你招了邪來
了嗎?這樣說來,那是個不吉利的東西了,既然不吉利,丟了也算了。難道還真為一個墜子
傷心嗎?」「奶奶,你不知道,」小雙淚下如雨,聲音嗚咽著,枕上立即濕了一大片。「那
墜子對於我,代表的是一個家庭的溫暖,一個祖母的愛心,它……它不是一塊石頭,它是一
件無價之寶呀!」「喲,別哭別哭」奶奶用一條小手絹,不住的擦拭小雙的淚痕,而她自己
臉上,也已經老淚縱橫了。「小雙,快別哭了,在月子裡,哭了眼睛會壞的!小雙,奶奶絕
不會因你丟了一個墜子,就少疼你幾分呀!小雙,瞧,你再要招惹得奶奶也哭起來了!」說
著,奶奶轉頭去望著盧友文。在奶奶和小雙這一段談話裡,那盧友文就一直垂頭喪氣的坐
著。奶奶擤擤鼻子,提著嗓子喊:「盧友文!你還不給我過來!」
    盧友文低著頭走過來了。奶奶望著他,命令的說:
    「快給你太太賠個不是吧!你差點把我這個小孫女兒的命都送掉了!」小雙把頭轉開
去,含淚說:
    「奶奶,我再也不要見他了!我永遠不要見他!我……我……我要和他離婚!」
    我們都愣了,奶奶也愣了,這是小雙第一次提「離婚」兩個字。顯然,盧友文也驚呆
了,他愕然的瞪著她,半晌,才懇切的開了口:「小雙!千錯萬錯,都是我錯!你要我怎
樣,我就怎樣,只求你別再提分手和離婚的話!我儘管有千般不是,儘管做了幾百件對不起
你的事,但是,請你看在我們孩子的面子上吧!別讓她剛剛出世,就面臨一個破碎的家庭!
請你,看在那小女兒面子上吧!」說實話,盧友文這篇話倒講得相當動人,連我的鼻子都酸
酸的,眼睛裡也濕漉漉的了。小雙呢?再倔強,再忍心,也熬不住了,她又哭了起來,淚水
從眼角迅速的溢了出去,流到耳朵邊和髮根裡去了。奶奶慌忙彎下身子,不住的幫她擦眼
淚,一面唏哩呼嚕的擤著鼻子,一面用哽塞的聲音說:
    「不是我說你,小雙。離婚兩個字,怎麼可以隨便出口呢?婚姻是終身的事兒,當初你
既然選擇了他,好歹都得認了這條命!奶奶的話是老古董,可是,也是為你著想呀!孩子才
出世,你是要讓她沒爹呢?還是要讓她沒媽呢?小雙,不管你有多少委屈,今天就看奶奶的
這個老面子,和你女兒的小面子,你就原諒了友文這一遭兒吧!」
    小雙只是抽噎,哭得整個肩膀都聳動著,這樣哭顯然是牽扯了傷口,她不勝痛楚的用手
按著肚子。盧友文趁勢彎下腰去,幫她扶著身子,同時,眼眶也紅了,他說:
    「小雙,你聽奶奶的,就原諒我這一次吧!以後,我再也不惹你傷心了,也再不會傷害
你了!我要用我以後的生命,為我今天的錯誤來贖罪!我發誓,我會加倍愛你,加倍疼你!
我會一心一意照顧你,讓你從此遠離各種痛苦和傷害!」
    小雙一面哭著,一面抬起睫毛來望著盧友文,這是盧友文到醫院以後,她第一次正眼看
他。
    「我不信任你,友文,我完全不信任你!」
    「我發誓……」「你發過幾千幾萬次誓了!」
    「這一次,是最後一次!」盧友文說,祈諒的、哀懇的望著小雙,經過一夜的折磨,他
的面容是更加蒼白更加憔悴了。下巴上,鬍子參差不齊的滋生著。小雙凝視著他,終於,她
伸出手去,輕觸著他的面頰:
    「友文,」她含淚說:「你該剃鬍子了!」
    盧友文猝然把頭僕在她床前的棉被裡,淚水浸濕了被單。他的手緊握著小雙的手。奶奶
站直了身子,拍拍手,她叫了起來:
    「哎呀,我忘了,我還沒有吃早飯呢,鬧了這麼半天,我可餓了,詩卉,你呢?」「我
也餓了!」我說。「那麼,我們等什麼,去門口吃燒餅油條吧!」
    奶奶拉著我往門口走,到了門口,她又回過頭來,正色的、嚴肅的說:「盧友文,我告
訴你,下次你敢再欺侮小雙,奶奶這把老骨頭,絕對不會饒過你!」
    說完,她拉著我的手,昂著她那白髮蒼蒼的頭顱,挺著背脊,驕傲的、堅定的、大踏步
的往前走去。
    我們在醫院的門口,一頭碰到了詩堯。
    他正往醫院裡走去,看到我們,他站住了。他的臉色,似乎比盧友文還憔悴、還蒼白。
顯然也是一夜未睡。他的眼睛深黝黝的,裡面燃燒著痛楚和憤怒,低低的,他說:
    「小雙好嗎?那個丈夫在裡面,是嗎?他總算出現了,是嗎?」他往前衝去。「我要找
他!我早說過,他欺侮了小雙,我會找他算帳!」奶奶一把抓住了他。「傻小子!」奶奶
說:「你從小就傻,從小就執拗,從小就認死扣!到現在,三十歲了,沒有一點兒進步,反
而退步了!你不許進去,詩堯,假如你聰明一些,別再增加小雙的痛苦!你——也別讓奶奶
操心。你這樣不吃、不喝、不睡,對小雙併沒有絲毫幫助,懂嗎?詩堯,」奶奶心疼的瞅著
他:「跟我們去吃燒餅油條去!」詩堯盯著奶奶。「奶奶,你不會支持我。」他啞聲說。
    「支持你去破壞一個家庭嗎?支持你去搶別人的太太嗎?」奶奶說:「你就說奶奶是個
老古董吧!什麼都依你,什麼都支持你!這件事,不行!」詩堯一瞬也不瞬的望著奶奶。
    「奶奶,你知道嗎?」他咬著牙說:「我從小就傻,從小就執拗,從小就認死扣!我還
會繼續傻下去!在小雙結婚的時候,我就發過誓,她幸福,我認命!她不幸,我不會做一個
旁觀者!」我驚悸的望著他。「你要做什麼?」我問。「你知道的,詩卉!我不會饒過盧友
文,我不會!」
    「別傻了!」奶奶說:「他們已經言歸於好,你也只好認命了!」「是嗎?」詩堯冷冷
的問。「我會等著瞧!我會等著!」他靠在電桿木上,抬頭望著醫院的窗子,大有「就這樣
等下去」的趨勢。冬季的寒風在街頭穿梭,他一動也不動的站著,一任那寒風鼓動著他的衣
襟。
    我和奶奶相對注視,都怔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