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那天中午,盧友文是在我們家吃的午餐,在餐桌上,他表現了極好的風度,和極文雅的
談話。不再像餐前那樣激動。當他知道爸爸在中央研究院服務,學的又是中國歷史之後,他
就向爸爸請教了許多有關歷史的問題,使爸爸難得的也「演講了一番」,平常,在我們這群
多話的「老母雞」「中母雞」「小母雞」之中,家裡的男性就一向比較沉默。人,一定有潛
在的「表現欲」,我記得爸爸發表了一篇談話之後,就頗為洋洋自得而心情愉快,餐後,爸
爸還對整個人類的歷史作了一番結論:「總之,人類的歷史就在不斷的重演,因為,歷史是
『人』創造的,『人』卻永遠有『人』的共同弱點。要避免歷史上的悲劇,只有從過去的經
驗中找出問題的癥結,以免重蹈覆轍。」盧友文聽得津津有味,他對爸爸顯然是極端崇拜而
尊敬的。詩堯整餐飯沒說過一句話,飯沒吃完,他就先走了,電視公司裡等著要錄下星期的
節目。臨走的時候,他回頭對小雙深深的看了一眼,小雙也回覆了他一個注視,我不知道他
們的「目語」中交換了些什麼,但是,詩堯的臉色不像飯前那樣難看了。然後,小雙要去音
樂社教琴,盧友文也跟著跳了起來,說:「正好,我也該告辭了,小雙,我送你去音樂社,
怎樣?」
    小雙有些猶豫,她的眼中掠過一抹淡淡的不安,遲疑的說:「你住在那兒?我們不會同
路吧?我要去搭五路公共汽車。」「沒關係,」盧友文爽朗的說:「我反正沒事,閒著也是
閒著,送你去音樂社,我就逛逛街,四面看看。今天,認識了這麼多好朋友,吃了一餐我幾
年都沒吃到的好飯,談了許多話,我已經收穫良多了。」
    「將來,」雨農說:「這些都是你的寫作資料。當你寫書的時候,千萬別忘了提我一
筆。我雖然當不成主角,最起碼可以當個配角吧?」「為什麼你當不成主角?」盧友文正色
的說:「在人生的舞台上,每個『自我』都是主角!」
    他似乎講了一句很有哲理,而且頗為深奧的話,我一時間就愣愣的坐在那兒,慢慢的咀
嚼著這句話,越想還越有道理。就在我思索的當兒,盧友文和小雙什麼時候一起出的門,我
都不知道。直到媽媽說了句:
    「這孩子挺討人喜歡的!我如果有第三個女兒哦,準要他當我的女婿兒!」我猛然間醒
悟過來了,心中就像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我立即說:「別講這種話,小雙等於是你的第三
個女兒,盧友文再好,應該好不過另外一個人去!」
    媽媽對我深深的看了一眼,我們母女交換了一個會心的微笑。雨農暗中扯了扯我的衣
服,示意我跟他離開,奶奶年紀大了,眼睛偏偏來得尖,馬上說:
    「去吧!去吧!別拉拉扯扯了!」
    「奶奶最討厭!」我笑著拋下了一句,卻依然「臉老皮厚」的和雨農躲進了房間裡。
    一關上房門,我就開始清算雨農:
    「雨農,你現在把個盧友文弄到我們家來,算是什麼意思?」「奇怪了!」雨農說:
「我的好朋友,介紹給你們認識,這又有什麼希奇?難道人與人間,不就是這樣彼此認識,
交遊才能廣闊嗎?」「我不是說你不該帶盧友文來,」我煩躁的說:「只是,你帶的時間不
大對,你難道不能晚一兩個月,等我們家『大局已定』的時候,再帶他來呀?」
    「大局已定?」雨農傻傻的望著我:「什麼大局已定?你打什麼啞謎?」「好了!你少
對我裝傻!」我重重的跺了一下腳:「難道你看不出來,這個盧友文一進我們家門,就對小
雙發動了攻勢,我老實告訴你,我不喜歡這件事兒!男孩子一見到女孩子就追,毫無涵
養!」「哎哎哎,」雨農怪聲亂叫:「別指著和尚罵賊禿好不好?我如果當初不是一見到你
就猛追,怎麼會把你追到手呢!男孩子發現了喜歡的女孩子,就得當機立斷,分秒必爭!這
是個弱肉強食的社會,你不追,給別人追跑了,你就只好望人興歎了!」「別貧嘴!」我
說:「雨農!你聽我,我們必須好好研究一下這件事……」「別研究了!」雨農打斷了我,
拉著我的手,他望著我的眼睛,正色說:「你心裡在想些什麼,我完全明白,讓我告訴你一
件事。盧友文並不是個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男人,你承認嗎?」「承認。」我勉強的說。
    「那麼,他如果追小雙,也不見得配不上小雙,是不是?」
    我不以為然的聳聳肩膀。
    「好了,你的小心眼裡,當然偏你的哥哥,我和你說,你也不會服氣。我告訴你吧,盧
友文在大學裡就是出了名的人,文有文才,人有人才,大學念了四年,難道就沒有女孩子喜
歡他?怎麼他到現在還沒女朋友?說真的,他對女孩子挑剔得才厲害呢!我和他當了一年的
朋友,在軍營裡面,大家閒來無事,就是談女孩子,他常說:『做官「不」做執金吾,娶妻
當娶陰麗華。』這就是他的思想,他不慕富貴,不想做官,但是,對娶太太,卻看得比什麼
都嚴重,他說,大學四年,沒有一個女孩子讓他看得入眼。所以,詩卉,你先別著急,我根
本不認為盧友文會對小雙一見傾心,他送她去音樂社,不過是一時心血來潮,他向來就想到
什麼做什麼,並非是有計劃用心機的那種人。」「那……」我揚揚眉毛,「那就好了!」
    「你也別說『那就好了!』」雨農又接口:「男女間的事,咱們誰也說不定,就像奶奶
說的,姻緣是前輩子注定的,月下老人系就了紅線,誰也逃不掉……」
    「你又搬出奶奶的老古董來幹嘛?」
    「我只是要讓你明白一件事,」雨農著重的說:「小雙有她自己的看法,有她自己的命
運,不是你或我可以操縱的。我說盧友文不見得會喜歡小雙,但是他也可能喜歡小雙,而小
雙呢?她會不會喜歡盧友文,我們也無從知道。我奉勸你,對小雙這件事,完全不要過問,
讓它自然發展,好不好?」
    「說來說去,」我懊惱的說:「你還是幫著盧友文!我告訴你,」我大聲說:「盧友文
就不可以喜歡小雙,否則,我的哥哥就要失戀了!」「這又奇怪了,」雨農說:「如果你哥
哥喜歡小雙,他已經比盧友文多了七個多月的時間,這些時間裡,他在幹什麼?冬眠嗎?」
「雨農!」我生氣的喊:「你就是偏心盧友文!」
    「我才不偏心呢!」雨農輕鬆的靠在椅子裡。「我只是比你冷靜,比你公平,比你看得
清楚,我甚至認為,詩堯根本就沒有愛上小雙!小雙也沒有愛上詩堯!」
    「你怎麼知道?」「你想,有個你所愛的女孩子,和你朝夕相處了半年多,你怎麼可能
至今不發動攻勢?人又不是木頭,又不是石頭,所以,他根本就不愛小雙!小雙呢?如果心
裡真有詩堯,她也不會對別的男孩子注意。不管怎樣,詩卉,你來操心這件事,才是傻氣
呢!一句話: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我有些糊塗了,雨農所說的話,多少也有一些道理。想想詩堯和小雙之間,一上來兩人
就鬧了個不說話,接著,詩堯又弄了個花蝴蝶似的黃鸝,至今還緋聞不斷!到底他對小雙是
怎麼樣?我也不能只憑昨晚的一絲印象,就驟下結論。男人有時也很貪心的,女朋友多多益
善,未始不可能!我那個「不交女朋友」的哥哥說不定忽然開了竅,在外面弄個黃鸝,在家
裡弄個小雙,左右逢源,不亦樂乎!想著想著,我就生了氣,一拍桌子,我叫著說:
    「不可以!沒良心!」雨農一把抓住我的手,笑著說:
    「傻丫頭,誰沒良心呀?」
    「還不是你們男人沒良心!」我咂著嘴說。
    「哦哦,」雨農瞪大了眼睛。「什麼邏輯,什麼中心思想嘛!女人,你永遠別想去瞭解
她們!」
    我忍不住笑了。不過,心裡仍然怪彆扭的,一整天,我就記掛著,我非要找到詩堯,和
他談個一清二楚才好。但是,那天詩堯在電視公司錄影錄到深更半夜,我根本沒見著他。小
雙呢?又由於晚上我和雨農去看了場晚場電影,回來時小雙已經睡著了,就也沒機會談什
麼。第二天早上,小雙併沒提起盧友文。雨農十點多鐘來了,就和我一直研究他的工作問
題,他已接受地方法院的聘請,八月一日就要去上班。然後,我又和雨農去他家看他爸爸,
一直到吃晚飯的時候我才回家。回到家裡,詩晴、李謙、詩堯都在家,小雙卻還沒有回來。
    晚飯擺在桌上的時候,電話鈴響了,我搶著接起電話,是小雙,她第一句話就說:「詩
卉,讓家裡別等我吃晚飯,我不回家吃飯了!」說完,她似乎急著想收線。「等一等!」我
喊:「你給我說清楚,小雙,你在忙些什麼?」
    「我有一點事……」「別敷衍我!」我說:「你趁早給我從實招來,否則晚上我跟你沒
了沒休!」「好吧,你別嚷嚷,」小雙壓低聲音說:「盧友文來音樂社接我,我們在外面吃
飯了,晚上,我可能回來晚一點……總之,我回來再和你談!」「喂喂!等一等……」我叫
著,小雙卻「卡嗒」一聲掛斷了電話。我回過頭來望著大家,我想,我的臉色一定不大好
看:「小雙不回來吃晚飯了!」我說,坐上了餐桌,全桌沒有一個人多問什麼,我看看詩
堯,他低著頭,研究著面前的那一雙筷子,似乎想找出那一支筷子長,那一支筷子短似的。
    飯後,詩堯不像往常那樣,和大家一塊兒在客廳裡談談、說說、看看電視。他說他還有
工作,就退回了他的房間。我坐在那兒,眼睛瞪著電視機,情緒卻相當低落,電視上到底在
演些什麼,我是一點也不知道。過了半晌,我再也按捺不住,就重重的拍了一下沙發扶手,
對李謙說:
    「李謙,你告訴我,」我的聲音一定很嚴厲,因為李謙嚇得臉上都變了色,全家人都愕
然的瞪著我。「哥哥是不是和那個黃鸝很要好,你說!」李謙呼出一口長氣來。
    「三小姐,」他說:「你嚇了我一大跳,我還以為我有什麼把柄被你抓住了呢!」詩晴
立刻用懷疑的眼光望著他。「好呀,」她說:「你有什麼把柄怕她抓住?你先說出來吧!」
    「我有什麼把柄?」李謙瞪大了眼睛:「我什麼把柄也沒有!」「那你為什麼要作賊心
虛?」
    「我怎麼作賊心虛了?」
    「還說沒作賊心虛呢,詩卉一句話就讓你黃了臉,我看你滿懷鬼胎,準是做了什麼見不
得人的事……」
    「喂喂,」媽說:「你們這場架吵得可有點無聊吧?詩晴不好,就會無中生有找麻煩!」
    「就是嘛!」李謙低低說,話沒說完,詩晴伸手在他胳膊上狠掐了一把,痛得他直從齒
縫裡向裡吸氣。妙的是,坐在我身邊的雨農,也跟著他「嘶」呀「嘶」的吸氣,這一下我可
火了,我回頭問雨農:「你幹嘛?」「我……我……」雨農吞吞吐吐的說:「我在想,姐妹
兩個有一樣的毛病,我和李謙是……是同病相憐……哎喲!」他那聲「哎喲」,不用說,是
我的「指下功夫」了。給他們這樣一混,我那個問題,李謙就始終沒有答覆。我又追著問:
    「李謙,別顧左右而言它,我問你話呢!」
    「詩堯跟黃鸝嗎?」李謙說:「我也不常去電視公司,我怎麼知道?」「你總會知道一
點的!」我生氣的說:「你別幫哥哥隱瞞!」
    「詩卉,」李謙正正經經的說了:「你不用擔心,像黃鸝那種女孩子,早被電視薰染得
走了樣,見了誰都親親熱熱,心裡想的又是另外一套。詩堯在公司中待了那麼久,對這種女
孩子早看多了。所以,你放心,詩堯即使跟她玩玩,也不會認真的!何況,即使詩堯認真,
她也不會對詩堯認真的,因為她在電視上剛竄起來呢!」
    是嗎?聽了李謙這篇話,我是更加發愁了。假如我那傻哥哥是認真的呢?他別弄得兩頭
成空啊!那天晚上,我就整晚如坐針氈,我注意到,媽媽也很沉默。小雙到十點鐘還沒有回
來,李謙和雨農倒都先走了。我獨自坐在客廳中發呆,媽媽走過來,用手扶著我的肩膀,她
低聲說:
    「詩卉,各人有各人的姻緣,這是件無法強求的事,我們聽其自然吧!」是的,聽其自
然!聽其自然!每個人都說應該聽其自然,我朱詩卉幹嘛要聽評書掉淚,替古人擔憂?可
是,我長歎了一聲,我的哥哥是我哥哥,他不是古人呀!發生在我周圍的事件也不是「評
書」呀!我無法呆坐在客廳中等那個杜小雙倦游歸來,站起身子,我走去敲敲詩堯的房門。
    「進來!」詩堯說。我走了進去,一屋子的煙霧迎接著我,嗆得我直咳嗽。詩堯坐在書
桌前面,身子深深的靠在椅子中,正在那兒一口又一口的吞雲吐霧,他桌上的煙灰缸裡,早
已堆滿了煙蒂。
    我走過去,站在他面前,深深的望著他。他一動也不動,只是靜靜的迎視著我。我們兄
妹二人,就這樣相對的注視著,誰也不說話。好久好久,他熄滅了手裡那支煙,伸過手來,
他抓住了我的兩隻手,就一下子閉起了眼睛,滿臉的痛楚,把我的手握得好緊。我撲過去,
掙開他的掌握,我用手抱住他的頭,喃喃的,急急的,我語無倫次的說:「哥哥,不要緊,
不要緊,還來得及,還來得及。他們只認識兩天,你已經認識她七、八個月了,別灰心,哥
哥,千萬別灰心,這是一場競爭,你參加過那麼多競爭,你沒有失敗過,這一次,你也不會
失敗!」
    「我失敗過。」詩堯慘然的說。
    我推開他,望著他的眼睛。
    「什麼時候失敗過?」我問。
    「參加賽跑的時候。」我靜了幾秒鐘。「哥哥,別把小雙看得那麼現實,她不是那樣的
女人,她從沒有在意過你的缺陷,唯一在意的,是你自己!你有自卑感,你心心念念不忘記
你的跛腳……」
    詩堯猛的跳了起來,他的臉色發白了。
    「夠了!」他粗魯的打斷了我:「不要再說了,不要再提一個字,這事已經過去了!事
實上,根本就沒有事情發生過!為什麼你要對我提小雙?我說過我喜歡她嗎?我說過嗎?我
說過嗎?」「哥哥!」我喊,眼淚溢進了我的眼眶裡。
    「笑話!」詩堯的臉色由白而紅,額上的青筋又在那兒跳動,他的聲音惱怒而不穩定。
「你為什麼在我面前流淚?你在憐憫我?還是可憐我?你以為我怎樣了?失戀嗎?笑話,簡
直是天大的笑話,我告訴你!詩卉,」他惡狠狠的盯著我:「管你自己的事!再也不要去管
別人!永遠不要去管別人!知道嗎?知道嗎?」「哥哥,」我掙扎著說:「我是想幫助
你……」「幫助我?」詩堯叫著,痛楚燃燒在他的眼底,他卻惱怒的對我大吼。「誰要你的
幫助?誰說過需要幫助?你如果真要幫助我,你就滾出我的屋子,讓我一個人待著!」
    「你……你……」我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你……不識好歹!」「我從來就不識好歹,
我自幼就不識好歹,我不需要你來提醒我!你走吧!你請吧!別來煩我!別來煩我!」
    我「逃」出了他的房間。媽媽正站在房門外,對我默默搖頭。我懊惱的衝回自己屋裡,
爬上了我的上鋪,我就平躺在那兒生氣,我氣哥哥,我氣小雙,我氣我自己。
    十一點鐘,小雙回來了。我聽到她開房門,拿睡衣,去浴室,再回房間,關房門……我
在床上重重的翻身,重重的喘氣,把床弄得吱吱響。「詩卉!」小雙低低的叫。
    我不理她,騰的一下又翻了一個身。
    「詩卉!」她再叫,聲音溫溫柔柔的,可憐兮兮的。
    我還是不理她,只是一個勁兒的在床上翻來覆去。
    小雙輕輕的歎了口氣。
    「你生氣了。」她低聲說:「就這樣生氣了,人家也不知道你為什麼生氣。」我把枕頭
蒙在頭上。「好了。」她再歎了口氣:「我今晚也不跟你說,等你氣消了,我們再談。」她
上了床,我依然不說話。那一夜,我們兩個誰也沒有睡好,我在上鋪翻來覆去,她在下鋪翻
來覆去,兩個人都一直這樣折騰到天亮。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