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四月間,天氣暖和了,雨季已成過去,陽光終日燦爛的照射在小院子裡,和窗欞上。五
月,天氣熱了,我已換上了短袖襯衫,而院中的一棵小石榴花,綻開了一樹鮮艷的花朵。杜
小雙是一月初來我家的,到五月中,她已經足足來了四個月了。這四個月間,小雙已由一位
陌生人變成了我家的一分子,她的存在,就像我和詩晴的存在一樣,成為一件理所當然的
事。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夏天的來臨,小雙的變化也是很明顯的。首先,她的面頰紅潤
了,剛來台北時的那種不健康的蒼白,已被朱家溫暖的氣氛所趕跑。其次,她的笑容增加
了,很少再看到她板著小臉,一副冷淡和倨傲的表情。現在,她總是笑吟吟的,總是閃著滿
眼睛的光采,抖落著無數青春的喜悅。再有,她胖了,正像奶奶最初對她所許諾的;三個月
之內,要她長得白白胖胖的!她並沒有真的「白白胖胖」,僅僅是稍稍豐腴了一些,她看起
來,就更增加了幾分女性的嫵媚。小雙,每當我靜靜的注視著她的時候,我就不由自主的體
會出中國成語的巧妙,什麼叫「我見猶憐」,什麼叫「楚楚動人」,什麼叫「冰肌玉骨」,
什麼叫「風姿綽約」。無論如何,我仍然不認為小雙有什麼奪人的艷麗,她只是與生俱來就
有份清雅脫俗的味道。這「味道」二字,卻只能意會,而不能言傳了。小雙在外表上,固然
有了許多變化,可是,在個性上,她卻依然有她的固執和倔強。就拿她的「工作」來說吧,
後來我們才弄清楚,她的工作性質,就是教授一些孩子們彈琴,那家「音樂社」類似一傢俬
人的音樂學校,教鋼琴之外,也教吉他、電子琴、喇叭、鼓,和一些中國樂器。教授的地
點,在一家樂器店的二樓。他們有間小教室,裡面有架蹩腳鋼琴。教鋼琴這門課,是必須個
別教授的,以小雙的鋼琴和音樂修養,她的學生竟越收越多,工作時間也越來越長。可是,
她的薪水卻並非計時收費,而是按月拿薪水,每月只有三千元。她常常中午就去上課,教到
七、八點鐘,晚飯也沒吃,累得筋疲力盡的回來。詩堯有次不平的說:
    「這根本是剝削勞力,如果你去當家庭教師,很可能教一個孩子就能拿三千元。」「算
了,」小雙卻灑脫的說:「來學琴的很多都是苦孩子,家裡買不起琴,又有這份興趣,只能
勉強湊合著學學,音樂社收他們的錢也很少。我不計較這些,許多人從早到晚的做工,還賺
不到三千元一月呢!」
    「你倒有個優點,總覺得自己比別人強!」詩堯說。
    「人生要處處退一步想,」小雙微笑的說:「比上不足,總是比下有餘的。」她的話又
似無意似有意的「扣」上詩堯的心病,詩堯就默不開腔了。詩堯是與眾不同的,詩堯並不那
麼容易原諒「命運」,他曾私下咬著牙對我說,他是「比下不足,比上有餘。」的!老天,
他真忘不掉他的跛腳!
    看小雙奔波來,奔波去,不勝辛勞,詩堯忍不住又開了口:「家裡白放著一架鋼琴,我
彈的時候也不多,你就乾脆把學生帶回家來吧!」「那怎麼行?」小雙揚著眉毛說:「家裡
的生活多麼寧靜安詳,如果學生來了,從早到晚『多米梭米』的彈『拜爾、湯姆遜、索那提
那』,不把人弄得頭發昏才怪!那些學生,並不是一上來就能彈西班牙狂想曲或幻想曲的!」
    小雙這句話倒是實情,她既然固執於她的工作,大家也就不再干涉她。她的第二項固執
是對她薪水的處理,發薪的第一個月,她就把三千元全部交給了媽媽。媽媽大吃一驚,說:
    「你這是幹嘛?」「我看到詩晴和詩堯也把薪水交給您的,我既成為這家中的一份子,
應該按規矩來做吧!」
    「什麼規矩!」媽嚷著:「詩晴的薪水,只夠她添添衣裳、買買胭脂粉,交給我的,不
過是意思意思而已。詩堯收入多,負擔一下家庭是理所應該的。你一個女孩子家,自己也需
要用錢,給了我,你用什麼?」
    「我吃的喝的都有了,我還要用什麼錢呢?」
    「呵!」媽提高了嗓音:「原來你想繳伙食費呀!」
    「朱伯母,別這樣說,」小雙一臉的誠摯和堅決。「我真要繳生活費,三千元又怎麼
夠!你們對我的恩情,又何嘗需要我用金錢來補報?我之所以拿出來,只想和詩晴他們一
樣,成為朱家的一分子,盡點心力而已。」
    「既然如此,」媽說:「給我五百元,象徵一下,剩下的你自己用,天熱了,你也該做
做衣裳了,雖然是戴孝,也不必天天穿黑的,藍色啦、白色啦,綠色啦……都可以穿,女孩
子,總是打扮得漂漂亮亮才好。」
    「那麼,」小雙說:「我留五百元零用好了,交兩千五百元給您。」「胡鬧!五百元夠
幹嘛?」
    「所以我怎能只交五百元給您?」
    看她們兩個一直扯不清,我不耐煩的喊:
    「你們都不要,就給我算了,反正我還在讀書,是伸手階級!」「不害臊!」奶奶嚷:
「聽我說一句,三千元除以二,一半交給心珮,一半小雙留著,別再吵不清了。心珮,你拿
著那一千五,等小雙有了人家兒,咱們好給她辦嫁妝!」
    「哼!」我輕哼了一聲:「好人情哦,拿人家的錢給人家辦嫁妝,說不定啊,還辦到自
己家來呢!」
    奶奶伸手在我面頰上死揪了一把,笑著直搖頭:
    「詩卉這小丫頭越來越壞!雨農又沒個媽,你真該有個惡婆婆來管管你!」「我被惡婆
婆欺侮,你又有什麼好?」我對奶奶做了個鬼臉:「只怕惡婆婆還沒碰我一根手指頭,我家
的惡奶奶就要打上人家的門上去了!」「哎唷,心珮!」奶奶又笑又罵:「你瞧瞧,你也不
管管你女兒!生了這麼一張利牙利嘴,將來她那個雨農啊,不吃虧才怪呢!」「噯噯,」我
直咂嘴:「人家還沒成為你的孫女婿,就要你來心疼了!」奶奶望著我,又笑又搖頭。經我
和奶奶這樣一鬧,小雙的薪水也就成了定局,以後,每月都是一半繳庫,一半自用。小雙似
乎還很過意不去,每次下課回來,不是給奶奶帶點糖蓮子,就是給爸爸帶點熏蹄,詩晴愛吃
的牛肉乾,我愛嗑的五香瓜子兒,媽媽喜歡啃的雞爪子,她全顧到了,就不知道她那一千五
百元怎麼如此經用。媽媽和奶奶呢,也沒白收她那一千五,媽給她剪了布,奶奶幫忙裁著。
四月裡,小雙就換上了一身新裝,白色的長袖襯衫,天藍色的長褲,套著一件藍色小背心。
明亮的、清爽的顏色,一下子取代了她那一身黑衣。她站在小院子的籬笆前面,掩映在盛開
的扶桑花下,陽光直射在她髮際眼底,她亭亭玉立,纖細修長,飄逸得像天空的白雲,清雅
得像初生的嫩竹。那天早上,我注意到,我的哥哥對著院子足足發了一小時的呆。
    總之,夏天來臨的時候,小雙已成為我們家不可或缺的一分子。我不知道媽媽爸爸和奶
奶怎麼樣想,我自己卻存下了一份私心,命運既然把小雙帶到我們家裡來,她就應該真正成
為我們家的一分子,不是嗎?明裡暗裡,我比誰都注意我那個哥哥。可是,朱詩堯莫測高
深,朱詩堯心如止水,朱詩堯是書獃子,朱詩堯與眾不同,朱詩堯不是別人,朱詩堯就是朱
詩堯,他不追求女孩子!
    詩堯真的不追求女孩子嗎?五月中,他忽然忙碌起來了。公司採用了他的建議,新辟了
一個大型的綜藝節目,其中包括歌唱、舞蹈、人物專訪、生活趣事,以及世界民歌和風光的
介紹。這節目長達一小時半之久,每星期推出一次,詩堯兼了這節目的製作人。這一下,就
忙了個不亦樂乎。最初,是收集各種資料,然後,是選拔一個節目主持人。
    詩堯第一次對家裡提到黃鸝的時候,我並沒有怎麼注意,只覺得這個名字怪怪的。但
是,女孩子為了上電視、演電影,取個藝名,怪一點才能加強別人的印象,這也無可厚非。
何況她只是許多參加選拔的准主持人之一,與我可一點關係也沒有,原也不值得我去注意。
只是,當詩堯經常不回家吃飯晚,當黃鸝的名字被天天提起,當她擔任那主持人的呼聲越來
越高的時候,我覺得這件事有點問題了,而真正讓我感到不安的,還是黃鸝來我家玩的那個
晚上。
    那晚,詩堯已經預先打過電話回家,說要帶黃鸝回家來坐坐,我心裡就有點兒嘀咕,主
持人應該到公司裡去主持,怎麼主持到製作人家裡來了?但是,詩堯在電話裡對我說:
    「我要你和詩晴、小雙大家幫我看看,這個人到底能不能用?」想到我也有暗中「取
決」一位電視節目主持人的權利,我就又樂起來了。因而,當黃鸝來的時候,我們全家倒都
是挺熱情、挺高興的「待以貴賓」之禮。
    不可否認,那黃鸝長得可真漂亮。事實上,用「漂亮」兩個字來形容她還不夠,她是
「艷光四射,華麗照人」的。她的眉毛又黑又濃,眼睛又黑又大,再加上,她經過了細心的
「修飾」,就更加引人注目,「唇輕點而朱」,「眉淡掃而翠」,「眼細描而秀」,「頰微
染而紅」。我這樣說,並不是說她的美都經過了人工,就事論事,現在那個女明星不化妝?
化妝也要有美人底子才化得出來。如果一張大嘴巴塗了口紅豈不成血盆大口?如果生來是掃
把眉,再畫它一畫,豈不變成芭蕉葉子了?黃鸝是真的很美,不只她的臉,還有她的身材,
她穿了件緊身寬袖的鵝黃色緞子襯衫,一件黑色曳地長裙,真是該瘦的地方瘦,該胖的地方
胖。她坐在那兒,笑吟吟的端著茶杯,微微的翹著個小手指頭,真是「明艷萬端」。如果我
硬要橫下心來挑她的錯處,我只能說,她雖然很美,卻不屬於我們朱家這個世界裡的人,她
令人聯想到夜總會與香檳酒,而朱家的世界裡,只有藝術與詩歌。
    爸爸很客氣的問了問她的家庭,她也很客氣的答覆了,她帶著點兒上海口音,有江南人
那種特別有的嗲勁兒。原來她的父親服務於工商界,還是個小有名氣的人物。
    奶奶最會倚老賣老,她一瞬也不瞬的直盯著人看,也不管人家會不會不好意思,好在黃
鸝並不在乎,我看她已經被人看慣了。半晌,奶奶才冒出一句話來:
    「老天爺造人越造越巧了。畫裡的人兒也沒這麼漂亮的,真不知道她爹媽怎麼生出來
的!」
    我們都笑起來了,我直說:
    「奶奶,你說些什麼?」
    黃鸝倒大大方方的對奶奶彎了彎腰:
    「謝謝朱老太太誇獎,我什麼都不懂,還要各位多多指教呢!」李謙坐在黃鸝對面,對
她從上到下的看了一個飽。
    「黃小姐,我看你也別去當什麼主持人了,」他說:「我那部新連續劇裡缺個女主角,
乾脆你來當女主角吧!」
    黃鸝眼珠一轉,很快的對李謙拋來一個深深的注視,嘴角一彎,就甜甜的笑了笑,露出
兩排整整齊齊的牙齒,和一對小酒渦。「李先生別說笑話,」她翹了翹嘴唇:「你們連續劇
裡一定早就定了人了,您不過和我開開玩笑罷了,我這種醜八怪,那裡能演連續劇?」「不
蓋你,」李謙慌忙說,不知道他熱心個什麼勁。「如果你不信,咱們約一天,和製作人一起
吃個晚飯,大家談談。」
    黃鸝轉過頭去,望著詩堯笑。
    「朱副理,你說呢?李先生是騙我們,是不是?」
    「詩堯,你知道的,」李謙急急的說:「我們現在正缺女主角,本來要請某女明星來客
串,偏偏她又軋戲軋不過來,我看黃小姐倒很合適。」「李先生,」黃鸝嬌嬌的說:「我怎
麼和人家女明星比?你要是有心栽培我嗎,給我個小角色試試,不過……」她又轉向詩堯,
笑得更甜了。「還要朱副理批淮呢!朱副理,你說呢?恐怕主持節目已經夠忙了,是不是?」
    「當然,最好是又演戲,又主持節目,我並不覺得這之中有什麼衝突呀!」詩堯說。
    「真的嗎?」黃鸝的笑容又拋向了李謙:「朱副理說可以,我就遵命,你可別逗人家
玩!」
    李謙正要說話,我注意到詩晴悄悄的把手繞到李謙身後,在他背上死命的掐了一把。臉
上卻不動聲色的笑著對黃鸝說:
    「黃小姐,你放心,他們都會支持你的,憑你的條件,當電影明星也綽綽有餘呢!」
    「朱小姐拿我開心呢!」黃鸝接口:「全電視公司的人都知道,朱副理有兩個如花似玉
的妹妹,只是請不出來,要不然,什麼節目主持人啊,什麼女主角啊,還不都是兩位朱小姐
的份兒!」我這一聽,可真有點「飄飄然」,恨不得馬上跑到臥室裡去照照鏡子,到底自己
長得如何「如花似玉」法?想想雨農也常誇我「明眸皓齒」,我總說他是情人眼裡出西施,
現在,聽黃鸝這樣一說,我可能真有明星之貌也說不定呢!我這裡的自我陶醉還沒完,爸爸
可潑起冷水來了。他安安靜靜的說了句:「黃小姐謬讚了,她們兩個,說是會念點書,還是
真話,漂亮嗎?那就談不上了。」
    爸爸就會掃人家興!我暗暗的聳了聳鼻子,還沒說話,黃鸝又接了口:「朱伯伯家學淵
源,兩位小姐當然學問好,大家都說,朱伯伯教子有方,一門俊秀!您看,朱副理是全公司
最年輕的副理,兩位小姐又才貌雙全,」她轉向奶奶和媽媽。「朱老太太,朱伯母,您兩位
好福氣哦!」
    奶奶樂了,她拍著手,興高采烈的說:
    「這位小姐,不但人長得漂亮,又會說話,真是的,將來不知道那個有福氣的男孩子修
上你!」
    「朱老太太,別說笑話!」黃鸝的臉紅了。
    我現在有點明白黃鸝的名字為什麼叫黃鸝了,原來她和黃鸝鳥兒一樣善鳴善叫。不管怎
樣,那晚上,黃鸝的表現實在不錯,她能言善道,落落大方,周旋在每一個人間,把大家都
應酬得服服帖帖。只有小雙,我記得她一直笑吟吟的躲在唱機旁邊,當大家談論的時候,她
就默默的傾聽著,一面注意著那迭唱片,每當唱片唱完了,她就換上一張。整晚,她只是微
笑、傾聽、換唱片,一句嘴也沒有插。
    最後,黃鸝告辭回家了。等黃鸝一走,大家就熱鬧了起來,七嘴八舌的討論她,從她的
頭髮,到她的服裝,到她的談吐,到她的容貌,批評得沒個完。詩堯站在屋裡,望著大家,
神采飛揚的問:「我的眼光不壞吧?她來主持這個節目,成功率已經高達百分之八十。」
「失敗率也達百分之八十!」
    一個聲音清清楚楚的說,大家都吃了一驚,看過去,卻是整晚沒說過話的小雙。她依然
笑吟吟的,斜倚在唱機邊,眼睛望著詩堯。「為什麼?」詩堯問:「她不夠漂亮嗎?」
    「很夠,太夠了。」小雙說:「可惜你不主辦選美節目。」
    「怎麼講?」詩堯盯著她:「一個節目主持人該具備的條件,應該要應對自如,要漂
亮,要能言善道,要八面玲瓏,要人見人愛……」「為什麼?」小雙睜著對大大的眼睛。
「我覺得,她該具備的是豐富的常識、純熟的國語、高貴的氣質、優美的風度、高深的學
問,最要緊的一項,是必須言之有物!黃鸝,選她做交際組組長,很不錯。選她飾演漂亮的
交際花,也不錯,選她當女朋友,可以引人注意,選她當太太………」她笑了。「可以飛黃
騰達。選她當你的節目主持人,不夠資格!」
    「我還是不懂。」詩堯蹙起眉頭,顯得十分不快。「我覺得,你對她有那種女性直覺的
敵意!」
    小雙臉上的笑容驀然消失了。她轉過身子,關掉唱機,冷冷的說:「那麼,我就不說
了。」
    她轉身就向房裡走,詩堯一下子攔在她前面。
    「慢一點,你說清楚,為什麼她不行?給我一個最具體的理由!」小雙站住了,她沉吟
了一下。
    「你那個節目的重心是什麼?」
    「音樂。」「我放了一晚上的唱片,放些什麼?」
    「就是我選出的那迭民謠唱片呀!」
    「她主持你的節目,竟對你選的唱片絲毫不研究嗎?無論如何,她也該有一些興趣啊!
事實上,她不喜歡音樂,或者,她根本不懂音樂,因為她對這些唱片毫不注意。要不然,她
就是太急於表現她自己了。你要知道,電視觀眾對節目內容的注意更勝於主持人的美醜。而
訪問節目必須針針見血,並不是阿諛諂媚,假若你讓她主持訪問,只怕所有的話被她一個人
講光了,被訪問者還來不及說話呢!老實說,我早看厭了電視上訪問明星:『你越來越漂亮
啦,你越來越年輕啦,你是不是有男朋友啦,能不能告訴我們你的另一半是誰呀?』假若你
的節目水準,也不過如此,那麼,是我多管閒事!假如你真想製作一套有深度有水準的東
西,你就必須請一個有深度有水準的人出來!」「很好,」詩堯的臉漲紅了,額上的青筋又
暴露了出來,呼吸沉重的鼓動著他的鼻翼。他冒火了,他又冒火了。「你聰明,你能幹,你
懂音樂,告訴我,那兒去找這個有深度有水準的人,你嗎?」「別取笑我,」小雙挺著背
脊,揚著眉毛,眼睛清亮而有神。「我有自知之明,我當然不夠格去當你這個主持人,但是
我認識一個人,卻有足夠的資格,假若你能冷靜一點,我倒可以向你推薦!」「是誰?你
說!」詩堯大聲問。
    「是你!」小雙清清脆脆的說。
    室內靜了兩分鐘,然後詩堯仰天大笑了。
    「哈哈!你真會開玩笑,你真會諷刺人。不要黃鸝那樣的美女,卻要一個男人,一個跛
腿的、殘廢的男人!你要我去博取同情票嗎?」「哼!」小雙輕哼了一聲,下巴抬得高高
的。「別讓我笑話你,朱副理,別讓我輕視你,朱副理。艾迪·蘇利文又老又醜又是男人,
他的節目在美國已風行了十幾年!打不破觀念上的癥結,當什麼企劃部副理!」
    小雙說完,頭一揚,長髮在空中劃下一道弧線,掉轉身子,她向室內就走。這次,詩堯
沒有攔阻她,他呆了,他整個人都呆在那兒了。小雙走到客廳門口,她又回過頭來,用手扶
著門框,她臉上的線條放柔和了,眼底,卻又浮上她常有的那種冷漠與倨傲,她輕聲的再說
了幾句:
    「不過,我還是應該告訴你,以審美的觀點來看,黃鸝確實是個美麗的女人,也確實能
言善道,八面玲瓏,你的眼光真的不錯!假若你能壓制下她想上電視的虛榮心,倒很可以娶
回來做個賢內助!」她走了,走進屋子裡面去了。當她的身影消失在客廳門口之後,我們大
家仍然靜悄悄的站在屋裡,連平日愛說愛笑的奶奶,都被噤住了。好一會兒,爸爸才輕呼出
一口氣來,轉頭對媽媽說:「這一代的孩子,你還能小看他們嗎?一個晚上,領略了兩種截
然不同的女孩子!真是後生可畏呢!」
    詩堯仍然站在那兒發愣,顯然,小雙把他完全弄迷糊了,他臉上逐漸浮起一層迷惘的、
嗒然若失的神情。爸爸走過去,用手重重的在他肩上壓了一下,一句話也沒說,就進屋裡去
了。我迫不及待的衝進浴室,對著鏡子默立了三秒鐘,然後,我折回到客廳裡,站在詩堯面
前,我重重的說:
    「哥哥,我投小雙一票,不,投她一百票,一千票,因為她是真實而不虛偽的!」我回
到臥室去給雨農寫信,我有太多太多的話要告訴他,最主要的,我要說明,我雖然長得「明
眸皓齒」,卻並非「如花似玉」,我是個平凡的女孩!寫完了信,我回過頭去,望著已經朦
朧欲睡的小雙,我在信上又加了一句:「小雙是個不平凡的女孩!」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