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朦朧鳥朦朧
20

    醒來的時候,早已紅日當窗。
    靈珊有點兒恍惚,抬頭看看屋頂,伸手摸摸床褥,一切都是熟悉的,親切的,這是自己
的褥,這是自己的家!怎麼回事?她搜索著記憶,昨夜,昨夜和邵卓生吃牛排,喝了酒,然
後,他們去了車站,依稀買了兩張車票……為什麼自己竟睡在家裡?她坐起身子,頭仍然有
些昏暈,卻並不厲害。是的,那只是一些紅酒,紅酒不該讓人大醉不醒,不過,如果大醉不
醒,似乎也沒什麼不好。
    一聲門響,劉太太推門進來。
    「怎麼,醒了嗎?」劉太太問。「你快養成醉酒的習慣了!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
回事?」
    「我……」她一開口,就覺得舌敝唇焦,喉頭乾燥,劉太太遞了一杯水給她,她一仰而
盡。望著母親,她困惑的說:「我怎麼會在家裡?」「你自己回來的。」「我自己回來的?
一個人嗎?」
    「大廈管理室的老趙,把你送上來的。他說你下了計程車,一個人搖搖晃晃,他就把你
扶上來了!」劉太太盯著她。「你知道你回家時是怎樣的嗎?」
    「怎樣的?」她一驚,心想,準是出夠了洋相,低頭看看身上,已經換了乾淨睡衣。
    「放心,你並沒有衣冠不整。」劉太太看出她的心思,立刻說。「可是,你手裡緊握著
一張到台南的車票,嘴裡口口聲聲的問我,是不是南極已經到了,還叫我打個電話給邵卓
生,報告平安抵達,你這是什麼意思?」
    靈珊怔了好一會兒,陡然間,她就放聲大笑了起來。
    「哈哈!荒唐荒唐!荒唐透頂!哈哈,我買了去台南的車票,要去南極,已經夠荒唐,
居然不上火車,而上計程車,更加荒唐!我心目裡的南極地址,竟是自己的家,尤其荒唐!
回了家,卻當作到了南極,簡直集荒唐之大成!哈哈,荒唐透頂!」「你還笑!」劉太太皺
著眉罵:「你不跟鵬飛學點好的,就學他喝酒,又毫無酒量,一喝就醉!」
    鵬飛,鵬飛,韋鵬飛,這名字像一把鋒利的刀,從她心臟上劃過去。她吸了口氣,仍然
笑容可掬。
    「我的南極,不是遠在天邊,而是家裡!」她又笑,笑得頭都抬不起來。「我要到天邊
去,卻回到家裡來。我已經是一隻籠子裡養慣了的鳥,只認得自己的窩!哈哈!可笑,太可
笑,哈哈!」劉太太驚愕的看著她,說:
    「你的酒是不是還沒有醒?」
    她用手托起靈珊的下巴,這看,不禁大驚失色,靈珊雖然在笑,卻滿臉的淚水,她驚惶
失措的說:「你怎麼了?靈珊?你昨晚不是和鵬飛一起出去的嗎?你們兩個吵架了,是不
是?翠蓮!翠蓮!」她大聲叫:「去隔壁把韋先生找來!」「不要找他!」靈珊喊,驟然
間,把頭埋在母親懷裡,她哭了起來,邊哭邊說:「媽,我要去南極!媽!我要去南極!
媽,我要去南極!」「你病了!」劉太太手忙腳亂,伸手推開她,拂開她的滿頭亂髮,去察
看她的臉色。「你還是躺下來吧,我叫翠蓮去幫你請天假!」「不!不!」她說,想起了學
校,想起了那些孩子們,想起昨天已經請了一天假,她翻身下床,極力的振作自己。「我沒
事了,媽,我要上課去!」
    翠蓮來到房門口,滿臉古怪的表情。
    「太太,阿香說,韋先生昨天帶楚楚和我們家二小姐出去以後,到現在都沒回來!連楚
楚都沒回來!」
    劉太太緊緊的看了靈珊一眼。
    「到底怎麼回事?你們吵架了?對不對?」
    「我們沒吵架!」她看看母親。「好吧,就算我們吵架了!」
    「怎麼叫就算?」「我說就算就是就算嘛!」靈珊的眼淚又衝進了眼眶,她大聲喊著:
「為什麼一定要苦苦逼我?我不想談這件事,我不想談,行嗎?」「好,好,好,不想談,
不想談。」劉太太慌忙說,又低低嘰咕了一句:「我不過是關心你,小兩口鬧鬧彆扭,是人
情之常,別把它看得太嚴重了!」「媽!」「好,我不說了!」靈珊換了衣服,衝進浴室
去,洗了臉,漱了口。鏡子裡,是一張憔悴的,無神的,煩惱的,而又憂鬱的臉。為什麼要
這樣煩惱這樣憂鬱呢?一切都是你自願的,你自己去導演的,你讓他們全家團聚的!而現
在,你幹嘛做出一副被害者的樣子來?你又幹嘛心碎得像是要死掉了?你!你這個傻瓜!你
這個莫名其妙的混球!她對著鏡子詛咒。你!你把自己的幸福拿去送人,你真大方,你真偉
大,你真可惡!你真是個——
    無腦人!你沒大腦,你連小腦都沒有!你沒思想,沒理智,你只配充軍到南極去,到遠
遠的,遠遠的南極去!
    臥室裡的電話鈴響了,接著,是劉太太喜悅的、如釋重負的呼喚聲:「靈珊!你的電
話!」她走出浴室,接過聽筒。
    「喂,靈珊!」是韋鵬飛,靈珊的心臟頓時提到了喉嚨口。「我告訴你一個好消
息……」他的聲音興奮而歡快。「阿裴已經脫離危險了,她能吃能喝能睡了,醫生說,她休
養幾天就可以出院!而且,她對以後的生命又充滿信心了!」
    「哦,」靈珊應著,覺得自己頭裡空空蕩蕩的,當然,她沒有大腦,頭裡自然空空蕩蕩
的了。她聽到自己的聲音,在那兒軟弱的,機械化的回答著:「我早就猜到她會好起來,這
樣就大家放心了。」「是的。」韋鵬飛說:「我告訴你,靈珊,我現在不回家了,我直接趕
到工廠去。楚楚在病房裡睡得很好,我順路送她去上課。一切的事都很好,你放心。」
    「我——沒有什麼不放心的了。」她低語。
    「你說什麼?我聽不清楚。」他在叫。
    「沒有什麼。」「我要趕去上班了。」韋鵬飛的聲音裡充滿了活力,充滿了喜悅,充滿
了感情。「靈珊,很多事想和你談,我下班回來,再跟你長談吧!」「好。」她簡單的。
「再見,靈珊!」「再見,鵬飛。」靈珊慢吞吞的把聽筒掛上,一回頭,她看到劉太太笑吟
吟的望著自己。她瞭解,母親一定以為,小兩口已經講和了。她在書桌前坐下,整理自己上
課要用的書籍琴譜,劉太太狐疑的問:「你今天不是教下午班嗎?」
    「哦,是的。」她恍然的,用手拍了拍腦袋。「我沒有大腦。我有點糊里糊塗。」她抬
頭看看母親:「爸爸上班去了?靈武上課去了?」「當然。我看,你的酒還沒醒呢!我跟你
去弄點早餐,吃了東西,精神會好一點。」
    劉太太出去了。靈珊繼續坐在書桌前沉思。好半晌,她站起身來,打開抽屜,收集了身
邊所有的錢大約有五千多元,放進皮包裡,再把身份證、教員證,統統放進皮包。然後,她
又沉思片刻,就毅然決然的取了一張信紙,她在上面潦潦草草的寫著:
    
    「爸爸、媽媽:
  
    我很累,想出去散散心,學校裡,麻煩姐姐去幫我代課。
    我會隨時和你們聯繫,請放心,我雖然缺乏大腦,仍然可以照顧自己。
  
                           靈珊」
    
    寫完了,她又另外抽了一張信紙,寫:
    
    「鵬飛、阿裴:
  
    恭喜一家團聚!不要再把捧在手裡的幸福,隨意打碎!
    告訴楚楚:妖怪到南極度假去也!無腦妖怪留條
    
    分別把兩張信箋,封在兩個信封裡,一個信封上寫下劉思謙的名字,另一個寫下韋鵬飛
的名字,把信封並排放在抽屜裡。她站起身來,摔了摔頭,一時間,竟覺得自己好瀟灑,好
自在,好灑脫。又覺得自己做得好漂亮,好大方,好有風度——君子有成人之美!她幾乎想
大叫幾聲,來讚美自己!轉過身子,她拿了皮包,走到客廳,很從容不迫的,把母親給她准
備的早餐吃完,在劉太太的含笑注視下,飄然出門。心中大有「壯士斷腕」的決心,更有份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慷慨、激昂之概!去吧!去吧!君子有
成人之美!去吧!去吧!不要破壞別人的幸福!去吧!去吧!天地悠悠,難道竟無你容身之
地?
    叫了一輛計程車,她直奔台北火車站。
    到了火車站,她抬頭望著那些地名站名:基隆、八堵、七堵、五堵、汐止、南港……樹
林、山佳、鶯歌、桃園、內壢、中壢、埔心、楊梅、富岡、湖口、新豐……竹南、造橋……
怎麼有這麼多地名?怎會有地方叫造橋?那兒一定一天到晚造橋!她再看下去:什麼九曲
堂、六塊厝、歸來、林邊、佳冬、上員、竹東、九贊頭……她眼花繚亂了。九贊頭?怎麼有
地方叫九贊頭,正經點就該叫九笨頭!她覺得,自己就有九個笨頭,而且,九個笨頭都在打
轉了,變成九轉頭了!
    她呆立在那兒,望著那形形色色的地名,心中隱隱約約的明白了一件事,天下之大,自
己竟無處可去!
    可是,即使無處可去,也非要找個地方去一去不可!或者,就去那個九笨頭吧!再研究
了一番,九笨頭還要轉車,沒有車直達,又不知是個什麼荒涼所在。雖然自己一心要去無人
之處,卻害怕那無人之處!咬咬牙,她想起僅僅在昨天,韋鵬飛還提議去阿里山度假,真
的,在台灣出生,竟連阿里山都沒去過!在自己找到「南極」以前,不如先瀟灑一番,去阿
裡山看雲海,看日出,看原始森林和那神木去!
    於是,她買了去嘉義的票,當晚,她投宿在嘉義一家旅社中,想像著韋鵬飛一家團聚的
幸福,想像著那三口相擁相抱又哭又笑的情景,一再對自己說:
    「劉靈珊,你沒有做錯!劉靈珊,你做得瀟灑,做得漂亮,做得大方!劉靈珊,你提得
起,放得下,你是女中豪傑,值得為自己慷慨高歌!」
    第二天一早,她搭上登山火車,直上阿里山。
    她看了神木,她看了森林,她看了姐妹潭,她看了博物館……別人都成雙成對,有說有
笑,唯獨她形單影隻,一片蕭然。當夜,她躺在阿里山賓館中,望著一窗皓月,滿山嵐影。
她再也不瀟灑,不漂亮,不慷慨,不大方,不自在……她提不起,也放不下,她不要風度,
不想慷慨高歌,也不要做女中豪傑……她想家,想鵬飛,想自己所拋掉的幸福……她哭得整
個枕頭濕透濕透,哭得雙眼又紅又腫,哭得肝腸寸斷寸裂。她覺得自己不止是個「無腦
人」,也成了個「斷腸人」了。她哭著哭著,哭自己的「愚蠢」,也哭自己的「聰明」,哭
自己的「大方」,也哭自己的「小器」,哭自己的「灑脫」,也哭自己的「不灑脫」,哭自
己的「一走了之」,也哭自己的「魂牽夢縈」。她就這樣哭著哭著,忽然間,床頭的電話鈴
響了。她本能的拿起電話,還在哭她的聲音嗚咽:
    「喂?」「靈珊?」是韋鵬飛!
    「喀啦」一聲,聽筒掉落在桌子上。好一會兒,她不能思想,也沒有意識。半晌,她才
小心翼翼的坐起身子,瞪視著那聽筒,怎麼可能是他?怎麼可能?他怎會知道她在這兒?慢
慢的,她伸過手去,小心翼翼的拿起聽筒,放到耳邊去,再小心翼翼的問了句:「喂?」對
方一片寂然,電話已經掛斷了。
    她把聽筒輕輕的,慢慢的,小小心心的放回到電話機上。她就坐在那兒,一動也不動的
瞪著電話。心裡是半驚半喜,半恐半懼,半期待半懷疑……只等那鈴聲再響,來證實剛才的
聲音,但是,那鈴聲不再響了。她失望的閉上眼睛,淚珠又成串的滴落,怎麼了?自己不是
要逃開他嗎?為什麼又這樣發瘋發狂般的期待那電話鈴聲?
    有人在敲門,大概是服務生來鋪床了。她慌忙擦掉臉上的淚痕,走到門邊去,所有的心
思都懸在那電話上,她心不在焉的打開了房門。驀然間,她頭中轟然一響,全身的血液都凝
結了。門外,韋鵬飛正挺立在那兒,眼睛亮晶晶的,直射在她臉上。她呻吟了一聲,腿發
軟,身子發顫。韋鵬飛推門而入,手裡拿著一件紅色的小棉襖,他把門關上,把棉襖披在她
肩頭,他暗啞的,溫柔的說:「以後你要上阿里山,務必記得帶衣服,這兒的氣候永遠像是
冬天!」她閃動著睫毛,拚命的咬嘴唇,想要弄清楚這是不是真實的。然後,一下子,她覺
得自己被擁進一個寬闊的、溫暖的、熟悉的懷抱裡去了。他的聲音熱烈的、痛楚的、憐惜
的、寵愛的在她耳畔響起:「傻瓜!你想做什麼?做大俠客嗎?把你的未婚夫這樣輕易的拿
去做人情嗎?」她把頭埋在他的肩裡,聞著他外衣上那股熟悉的氣息,她又止不住淚如泉
湧。她用手環抱住他的腰,再也不管好不好意思,再也不管什麼南極北極,再也不管什麼灑
脫大方,再也不管什麼漂亮瀟灑,她哭了起來,哭得像個小嬰兒,哭得像個小傻瓜。他讓她
去哭,只是緊緊的抱住她。好一會兒,他才輕輕推開她,用一條大手帕,去擦她的眼睛和她
那紅紅的小鼻頭。
    「你整晚都在哭嗎?」他問。「你的眼睛腫得像核桃!喂!」他故作輕快的:「無腦小
妖怪,你怎麼有這麼多眼淚?」他在笑,但是,他的喉音哽塞。
    她用手揉眼睛想笑,又想哭,她一臉怪相。
    他在沙發裡坐下來,把她拉到自己身邊坐下,用胳膊圈著她,他不笑了。他誠懇的,真
摯的,責備的,嚴肅的說:
    「你答應過我,永遠不『失蹤』,那怕是幾小時!可是,你居然想跑到南極去了!你這
樣不守信用,你這樣殘忍,你嚇得我魂飛魄散,你——」他重重的喘氣,瞪視著她,眼眶濕
潤了。「你這個莫名其妙的傻瓜!你真的是個無腦小妖怪!」
    「我……我……」她抽噎著說:「我讓你們一家團聚嗎!你……你一直愛她的,不是
嗎?」
    他搖頭,慢慢的搖頭。
    「我和她那一段情,早已經過去了。我告訴過你幾千幾百次,早已經過去了。你為什麼
不相信我?」
    「在醫院裡,你們三個那樣親熱的抱在一起……」她聳聳鼻子,又想哭「你……你不要
顧慮我,我很好,我會支持過去,我不做你們的絆腳石……」
    「傻東西!」他罵著,臉漲紅了。「你不知道我愛的是你嗎?你不明白我對欣桐只有感
情而沒有愛情了嗎?你不知道她愛的也不是我嗎?你不知道我們的絆腳石根本不是你?而是
我們彼此的個性不合嗎?」他頓了頓,深深的凝視她。「靈珊,讓我清清楚楚的告訴你,我
永遠不可能和她重修舊好,婚姻不能建築在同情和憐憫上,而要建築在愛情上。當我知道她
病重垂危時,我在人情上,道義上,感情上,過去的歷史上,都要去救她,這種感情是複雜
的,但是,決不是愛情!靈珊,」他皺緊眉頭,覺得辭不達意,半晌,他才說:「我換一種
方式跟你說吧。當你告訴我她病危的時候,我震驚而恐慌。但是,當我聽說你出走的時候,
我卻心碎得要死掉了。」
    「哦!」她大喊,撲進他懷裡。「鵬飛,你不是騙我,不是安慰我嗎?」「騙你?安慰
你?」他低下頭去,聲音哽塞而渾身顫慄。「如果失去你,我真不知道怎樣活下去。我想,
我不至於自殺,但是,我必然瘋狂!」她抬眼看他,驚喊著:
    「鵬飛,你不可以哭,大男人不能哭的!」她用手抱緊了他的頭,大大的震撼而惶恐
了:「我再不出走了,永不!永不!我答應你!永不出走了!」
    他把面孔藏在她的頭髮中,淚水浸濕了她的髮絲。
    一時間,他們兩個緊緊的依偎著,緊緊的摟抱著,室內好安靜好安靜,他們聽著彼此的
呼吸聲,彼此的心跳聲,兩人都有種失而復得,恍如隔世的感覺。好久好久,靈珊才輕輕的
推開他,凝視著他那因流淚而顯得狼狽的眼睛,問:
    「你怎麼找到我的?」「哦。」他振作了一下,坐正身子,注視著她。「昨天下午,我
正在上班,你母親打了個電話給我,告訴我你出走了。她把兩封信都念給我聽了,說實話,
我實在不太懂你那個南極度假,無腦妖怪的怪話。可是,我當時就慌得六神無主了。我飛車
回台北,在路上,我想,你或者會去醫院,於是我先趕到醫院,見到你那個北極人……」
    「北極人?」她不解的。
    「那個邵卓生。」「邵卓生怎麼會在醫院裡?」
    「他前天晚上就去醫院了,和你分手之後就去了醫院。一直睡在候診室的椅子上。」
    「什麼?」靈珊一怔,忽然忍不住,就大笑了起來,一面笑一面說:「我的南極是回
家,他的北極是去醫院!妙極!妙極!他居然買了火車票去醫院!哈哈,妙極了!」
    看到她淚痕未乾,竟破涕為笑,韋鵬飛感動而辛酸,呆呆的望著她,他竟出起神來了。
    「後來呢?」「後來,他告訴了我南極北極和那個無腦人的故事……」他停住了,盯著
她:「你拒絕和他組織傷心家庭,而要我和欣桐破鏡重圓?你知道嗎?破鏡重圓的結果,也
是組織傷心家庭!」她不語,睜大眼睛望著他。
    「我和北極人談了半天,並沒有得到你失蹤的絲毫線索,欣桐也急了……」「阿裴?」
「我離開醫院的時候,阿裴要我轉告你幾句話。」
    「什麼話?」「她說,捧在你手裡的幸福,千萬不要轉送給別人!因為對別人不一定合
適。她說她這一生不會再做傻事了,因為人死過一次,就等於再世為人,不但大徹大悟,而
且她上輩子許下的諾言,這輩子應該兌現!」
    「上輩子許下的諾言?」她狐疑的。
    「她說你會懂!」她沉思著,忽然,她腦中靈光一閃,她記起來了,阿裴割腕後,暈倒
之前說的最後一句話:「掃帚星,我下輩子嫁你!」會嗎?會嗎?這就是那諾言嗎?有此可
能嗎?又有什麼不可能呢?邵卓生原就優秀而憨厚,是值得任何女人去付託終身的!何況,
老天有眼,該給那「北極人」一個好姻緣呵!她心中歡暢而激動,整個面龐都發起光來,她
滿面光采的對著韋鵬飛:「後來呢?」「後來我回到你家,談起你那張去南極的車票,我
想,你一定往南部跑,於是,我以台南為中心,到嘉義為半徑劃一個圓,調查每家旅社,這
樣,今天凌晨五點多鐘,才查出你昨夜住在嘉義的旅社名稱,我立即開車到嘉義,你已遷出
旅社,但旅社的侍者告訴我……」
    「我買了到阿里山的車票。」她輕歎著,又低低嘰咕了一句:「幸好沒去九笨頭!」
「你說什麼?」他聽不清楚:「九個什麼頭?」
    「別管它!」她的眼睛清亮如水。「後來呢?」
    「後來——你坐上七點四十分的中興號上山,我乘下午兩點的光復號也上了山。」「那
麼,剛剛的電話,你是從旅館裡直接打來的?」
    「從你隔壁一間,我訂了你隔壁的房間。」
    「你怎麼總弄得到我隔壁的房子!」她嘟嚷著。「你在什麼地方買的棉襖?」「嘉義,
我知道你沒帶衣服!」
    「既然知道給我買,怎麼不給你自己買一件呢?你瞧!你穿得這麼薄……」電話鈴驀然
間又響了起來,靈珊驚奇的看著韋鵬飛。
    「還有誰會打電話來?」
    「你父母的長途電話!」韋鵬飛去接電話,補充的說:「我查到你的房間號碼,就打了
電話告訴你父母,請他們晚一點打來,先給我們一些談話的時間!」他拿起電話,對著聽筒
叫:「劉伯母,您放心,一切都好!劉伯伯,什麼?……不可能的!鉻釩鋼是一種合金,根
本沒辦法分開……哦,好的!」他把聽筒遞給靈珊:「你爸爸要和你說話!」
    靈珊眨了眨眼睛,挑了挑眉毛,癟了癟嘴,面容尷尬,勉強的拿起電話,她心虛的叫了
一聲:
    「爸?」「靈珊,」劉思謙惱火的說:「你這個無腦小妖怪把全家攪得天翻地覆,弄得
我煩透了!恨不得今晚就嫁掉你!免得傷腦筋!」「爸爸!」她漲紅了臉喊。
    「哈哈!」劉思謙笑了。「你放心的在山上玩兩天吧,你姐姐會去幫你代課。靈珊,你
可真會鬧故事啊。可是,唉!我喜歡你,小妖怪。」「爸爸!」淚珠又湧進了她的眼眶。
    「等一下!」劉思謙說:「楚楚要和你說話!」
    「楚楚!」她的心臟怦然一跳,眼光就求助的看向於韋鵬飛。她怕這個孩子,她實在怕
這個孩子。韋鵬飛走了過去,用手攬住她的肩,把耳朵也貼在聽筒上。
    「阿姨!」楚楚那嬌嬌嫩嫩的聲音傳了過來:「你到那裡去了?我媽媽說,是我把你氣
走了!阿姨——」她拉長了聲音,軟軟的說:「你不要生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罵你是妖
怪,我……我……我很想你!阿姨!你走了,我才知道我有多想你!」「楚楚!」她啞聲
喊,鼻子又不通氣了,淚珠在眼眶裡打轉。「我會——盡早回來!」
    「阿姨,我唱一個歌給你聽好不好?」
    「好。」她怯怯的說,心裡又嘀咕起來了,想起她那支「最怕爸爸,娶後娘呀!」的兒
歌。
    可是,楚楚用那童稚的聲音,軟軟的唱起來了。唱的竟是一支久遠以前的歌,一支好奇
妙好奇妙的歌:
    
    「月朦朧,鳥朦朧,點點螢火照夜空。
    山朦朧,樹朦朧,唧唧秋蟲正呢噥。
    花朦朧,葉朦朧,晚風輕輕叩簾櫳。
    燈朦朧,人朦朧,今宵但願同入夢!」
    
    她唱完了,然後,她細聲細氣的說:
    「阿姨,你看,我記得你唱的歌!」
    靈珊說不出話來了,她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那麼久以前哄她睡覺時唱的歌,難得她
竟記得!她握著聽筒,整個人都呆住了。對方不知何時已經收了線,她仍然握著聽筒發怔。
韋鵬飛輕輕的從她手中取下聽筒,輕輕的放回電話機上。他的手從後面輕輕的環繞過來,輕
輕的擁住了她。他們站在那落地長窗前面。窗外,正是月朦朧,鳥朦朧,山朦朧,樹朦朧的
時候。窗內,卻是燈朦朧,人朦朧,你朦朧,我朦朧的一刻了。
    他們靜靜的站著,靜靜的依偎著,靜靜的擁著一窗月色,靜靜的聽著鳥語呢噥。人生到
了這個境界,言語已經是多餘的了。
    ——全書完——
    一九七六年九月二十六日凌晨初稿完稿
    一九七六年十月一日晚一度修正
    一九七六年十月二十一日再度修正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