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朦朧鳥朦朧
15

    這天中午,靈珊帶著楚楚,和阿裴又見面了。
    說服楚楚跟靈珊來吃這頓中飯,並不像想像中那麼容易,楚楚現在是一隻易怒的刺蝟,
整日都在備戰狀態裡,尤其對於靈珊。她已經養成一個習慣,靈珊要她往東,她就要往西,
靈珊要她寫字,她就要畫圖,靈珊要她站起來,她就坐在那兒不動。好在,這些日子來,靈
珊在教下午班,把她調到上午班,乾脆不和她直接發生關係,教楚楚的王老師也叫苦連天:
「那孩子渾身都是反叛細胞!我巴不得她趕快畢業,讓她的小學老師去頭痛去!」楚楚到暑
假,就該進小學了。
    這天中午,為了說服楚楚跟她去吃飯,靈珊只得用騙術:
    「阿香請假了,你家裡沒人,我帶你去吃飯!」
    「我不去!」楚楚簡單的說:「我去丁中一家裡玩!」
    「丁中一又沒有請你去!」
    「我自己要去,不管他請不請!」
    「我知道一個地方,有很好的冰淇淋吃!」
    「我不愛吃冰淇淋!」楚楚把頭轉開。「還有新鮮的櫻桃!」「我不愛吃櫻桃!」「還
有香蕉船,還有漢堡牛排,還有煎餅,還有水果聖代,還有桃子派……」楚楚用雙手蒙住了
耳朵。
    「我不聽你!我根本不聽!」
    靈珊大聲說:「好,你不來,那就算了!我反正已經請過你了,既然你不去吃冰淇淋,
我就請丁中一去吃算了。」她往教室裡就走,一面問著說:「丁中一呢?周曉蘭呢?統統跟
我吃冰淇淋去!我請客……」楚楚奔了過來,把小手硬塞進她的手中。
    「阿姨,你先請我的!」她說。
    「去不去呢?」「去。」楚楚嚥了一口口水。「我要吃桃子派,還要吃香蕉船。」就這
樣,楚楚跟著靈珊,來到了福樂。
    阿裴顯然早就來了,她坐在一個角落裡,正在抽著煙。她的臉色十分蒼白,神情也相當
緊張,但是,她並沒有醉酒的痕跡,靈珊一直擔心她通宵喝酒,會醉得不省人事,現在看
來,她卻是清醒的,而且,是相當興奮的。
    「楚楚,」靈珊把孩子推到前面來,用昨晚約好的方式介紹說:「這是張阿姨,是我的
好朋友。」
    楚楚抬頭看著阿裴,阿裴手裡的煙蒂掉在桌上,她握起一杯冰水,手微微的顫抖著,冰
塊撞著玻璃杯,發出叮鈴當的響聲。阿裴猛飲了一口冰水,眼睛朦朦朧朧的,始終沒有說出
一句話來。楚楚不在意這個張阿姨,她根本無心去管什麼張阿姨。坐好之後,她就望著靈珊:
    「阿姨,我可以吃香蕉船了吧!」
    「你先吃客漢堡牛排,再吃香蕉船!」靈珊說:「不能一上來就吃冰淇淋。」「我要先
吃香蕉船!」楚楚又拗上了。
    「不行,你要先吃漢堡。」靈珊也拗上了。
    「就……就……就讓她先吃香蕉船吧!」阿裴開了口,聲音無法抑制的顫抖著。楚楚勝
利的抬眼看著阿裴。
    「張阿姨說可以!」她叫著。
    靈珊看了阿裴一眼,歎了口氣。
    「大人教育不好孩子,就在這種地方!」她妥協的說。「好吧,讓她先吃冰淇淋,吃完
冰淇淋,她不會再有胃口吃正經的中飯了。」「就此一次!」阿裴虛弱的微笑著。「就這麼
一次。看在我面子上。」靈珊叫了香蕉船,為自己點了客三明治,她問阿裴:
    「你要吃什麼?我猜你還沒吃東西!」
    「我不吃,」阿裴搖搖頭,眼光如夢如幻的停駐在楚楚臉上。「我吃不下。」她伸出手
去,情不自己的輕輕觸摸了一下楚楚的面頰,她的手剛握過冰水杯子,很冷,這一觸摸,楚
楚就直跳了起來,惱怒的叫:
    「不要碰我!」
    阿裴縮手不迭,目不轉睛的看著楚楚。臉上有股不信任似的,受傷的,痛苦的表情。靈
珊笑笑,故作輕鬆的,解釋的說:「這孩子綽號叫小刺蝟。她對任何陌生人都是這個樣子。
她不喜歡人碰她。」「陌生人?」阿裴喃喃的說,燃起了一支煙,她的手不聽指揮,打火機
上的火焰一直在跳動。「陌生人?」她再重複了一句,凝視著楚楚,聲音淒惻而悲涼。
    香蕉船來了,楚楚大口大口的吃著冰淇淋,和所有孩子一樣,楚楚酷愛甜食,尤其是冰
淇淋,她吃得津津有昧,阿裴看得津津有味。靈珊用手托著下巴,呆望著她們兩個,一時
間,心裡像打翻了調味瓶,酸甜苦辣,什麼滋味都有。
    楚楚被阿裴看得有些不自在了,抬起眼睛來,她望著阿裴。阿裴眼裡那份強烈的關切和
動人的溫柔,使楚楚莫名其妙的感動了,那孩子忍不住就對阿裴嫣然一笑。顯然,楚楚對自
己剛才的一聲怒吼也有點歉意,她居然伸出手去,輕輕的在阿裴手背上撫摩了一下,細聲細
氣的說:
    「張阿姨,你好漂亮好漂亮呵!」
    阿裴一震,眼睛陡然濕了。熄滅了煙蒂,她伸出手去,想撫摩楚楚的頭髮,又怕她發
怒,就怯怯的收回手來。楚楚是「察言觀色」的能手,雖然不知道這個張阿姨為什麼對自己
這麼好,她卻已經明白,這個張阿姨「好喜歡好喜歡」她。她是善於利用機會的,三口兩口
就解決了自己的香蕉船,她說:
    「我還要吃巧克力聖代!」
    「你不能拿冰淇淋當飯吃!」靈珊說:「這樣不行……」「張阿姨!」楚楚求救的看著
阿裴。
    「靈珊!」阿裴急急的喊:「你就依她一次吧,就這一次!」她伸手叫了女侍,又點了
一客巧克力聖代。
    靈珊無可奈何的看著阿裴,三明治來了,但是,靈珊也沒有胃口了。她只是看看阿裴,
又看看楚楚。越看,她就越發現,這母女二人,有很多相似之處,都有漂亮的大眼睛都有瘦
瘦的小尖下巴,都有一種與生俱來的,令人無法抗擔的魅力。楚楚吃著她的巧克力聖代,她
對這個「張阿姨」的興趣來了。她吃一口聖代,抬頭看一眼阿裴。
    「張阿姨,你很像……」
    「很像什麼?」阿裴著魔般的問。
    靈珊猛的一震,糟糕!她想起韋鵬飛所保留的那張照片,楚楚不可能沒看到過那張照
片!楚楚一定記起了那張照片!楚楚認出來了,一定認出來了……
    「很像電影明星!」楚楚天真的說。
    靈珊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來。
    阿裴勉強的微笑了一下,終於伸出手去,輕輕的握住了楚楚的小手,這次,楚楚沒有像
刺蝟般刺人,反而對阿裴笑了笑。這笑容粉碎了阿裴的武裝,瓦解了阿裴的意志,阿裴吸著
鼻子,眼淚汪汪。「楚楚。」她輕聲低喚,聲音柔得像水。「楚楚,你……你怎麼不胖呢?
楚楚,你……你過得好嗎?你快樂嗎?你爸爸疼你嗎?」楚楚莫名其妙的看著阿裴。
    「我爸爸最疼我哩!」她睜大眼睛說。「可是,爸爸要娶後娘了,娶了後娘,就不疼我
啦!」
    「楚楚!」靈珊變了色,想岔開話題:「你吃完了沒有?要不要吃點三明治?」「我還
要冰淇淋!」楚楚一眼看到女侍端著杯水果凍,就叫了起來:「我要吃那個綠綠的東西!」
    「楚楚,」靈珊忍無可忍。「你不能這樣亂吃!你一點主食都沒有,就吃冰淇淋怎麼
行?」
    「那不是冰淇淋!」楚楚強辯著。
    「那是水果凍。」「我要吃水果凍!」「不行!」楚楚轉頭看著阿裴,嬌嬌的,媚媚的
喊了一聲:
    「張阿姨,我要吃水果凍!」
    阿裴又被這祈求聲所大大的震動了,她抬眼看靈珊。
    「就這一次!」她低低的,哀懇似的說:「就這一次,你讓她吃吧!」「阿裴?」靈珊
蹙緊眉頭,瞅著她。「什麼就這一次?你已經一連使用了三次『就這一次』了!」
    「我知道。」阿裴垂下了眼簾,看看桌面,又轉頭看看楚楚。這一看,她就再也沒有辦
法把眼光從楚楚臉上移開了。那孩子正凝視著她,臉上佈滿了天真的、可人的、溫馨的、嬌
媚的笑意,眼珠黑如點漆,朗若明星,一瞬也不瞬的停駐在她臉上。阿裴呼吸急促,臉色蒼
白,牙齒緊緊的咬住了嘴唇,咬得嘴唇上全是齒痕。靈珊一句話也不再說,揮手又叫了一客
水果凍。
    當楚楚解決了水果凍,又要求桃子派的時候,靈珊從位子上直跳了起來。「楚楚,我們
該走了。我下午還有課!」
    「你去上課,」楚楚居然條理分咐「我和張阿姨在一起,張阿姨,我陪你好不好?」
「不行!」靈珊斬釘斷鐵的說,拉起楚楚的手,一種近乎恐懼的醋意攫住了她,她忽然感到
背脊發涼而冷汗了。「你跟我回去!」楚楚掙脫了靈珊的手,一半是矯情,一半是任性,她
直撲向阿裴,用小胳臂把阿裴攔腰抱住,她就把臉孔整個埋進了阿裴的懷裡,嘴裡亂七八糟
的嚷著:
    「我要張阿姨!我不要你!張阿姨,你身上好香呵!張阿姨,你的衣服好軟呵!張阿
姨,我好喜歡好喜歡你呵!」她仰起小臉,直視著阿裴。「張阿姨,你來當我的老師吧,我
不要她了!」阿裴激動的攬住了楚楚,她手指顫抖的撫摩著楚楚的頭髮,面頰,肩膀,手
臂……然後就猛的抱起那孩子來,死命的勒緊了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滿眼眶都是淚
水,俯下頭去,她瘋狂的吻著楚楚的面頰,鼻子,額頭……嘴裡喃喃的、痛楚的呼喚著:
「楚楚,楚楚,我的楚楚!我的小楚楚!」
    靈珊心驚膽戰,那種恐懼的感覺就一下子緊緊的包圍住了她,再也顧不得禮貌,顧不得
面子,更顧不得阿裴的情緒,她死命拉開了楚楚,幾乎是把楚楚從阿裴懷裡搶下來了。她拖
著楚楚就往外面走,逃難似的逃出了福樂。楚楚牛脾氣發了,開始在那兒尖聲怪叫:
    「我要張阿姨,我要張阿姨,我不要你!我不要你!我要張阿姨!」靈珊叫住了一輛計
程車,拉著楚楚就上了車,車子絕塵而去。靈珊回頭張望,正一眼看到阿裴從福樂裡衝了出
來,呆呆的站在路邊上。風鼓起了她那軟綢的衣衫,飄飄揚揚,衣袂翩然。她那淒白的面
頰,和她那身衣服相映,像極了古羅馬時代的大理石雕像。到了安居大廈,把楚楚交給阿
香,靈珊就趕去上課了。一直到了幼稚園裡,她耳邊還響著楚楚的呼叫聲,那呼叫聲像山谷
裡的迴響,連綿不斷的,總是在那兒重複:
    「我要張阿姨,我要張阿姨,我不要你!我不要你!我要張阿姨……」這一個下午,靈
珊都神思恍惚,總直覺的感到,自己做錯了一件事,千不該,萬不該,不該答應阿裴的請
求,讓她們母女見面。但是,面已經見過了,有任何不良的後果,也已經逃不掉了。黃昏
時,一下了課,她就迫不及待的往韋家跑,還好,什麼事都沒有。阿香說,楚楚很乖,只是
把一個洋娃娃給分屍了。對那暴戾成性的楚楚來說,分屍一個洋娃娃,簡直是不稀奇的事。
晚飯後,靈珊和韋鵬飛又坐在客廳裡,計劃著他們的未來。靈珍的婚期已經決定在七月中
旬。因此,靈珊堅持要拖到明年再結婚,她的理由是:
    「無論如何,總該讓姐姐先結婚,姐姐嫁了以後,爸媽可能心理上會有些不平衡,我該
多陪陪爸爸媽媽……」「別傻了,靈珊!」韋鵬飛打斷了她。「婚後,我們又不搬家,兩家
對門而居,你還不是可以整天待在娘家,和現在並沒有什麼兩樣……」「既然沒什麼兩
樣!」靈珊說:「那就不用結婚了!還結婚幹嘛?當一輩子愛人,可能比結婚好!」
    「你休想!」韋鵬飛把她擁進了懷裡,鼻子對著她的鼻子,眼睛對著她的眼睛。「我要
娶你,我要佔有你,我要你姓我的姓!」「你自私!」「世界上沒有不自私的愛情!」
    她打了個寒戰,這句話,她聽阿裴說過。
    「怎麼了?」他敏感的問,沒忽略掉她的顫慄。
    「沒什麼。」她掩飾的。
    「讓我換一種說法吧!」韋鵬飛把她擁得更緊。「我要我屬於你,完完全全的。要用我
以後的生命,對你做個完整的奉獻。我沒有辦法抹煞掉我的過去,而我的未來,比我的過去
長久,比我的過去優秀,比我的過去成熟……我要把它給你!每一分鐘,每一秒鐘,每一個
月,每一年,我要給你!」
    她凝視他,眼底流動著光華。於是,他俯下頭來,緊緊的,深深的吻住了她。有好一會
兒,他們就這樣緊貼著,擁吻著,一動也不動。半晌,他才低聲說:
    「我們盡快結婚吧!和靈珍同時,好嗎?」
    「不好,要明年夏天。」
    「今年秋天?」他商量的。
    「明年春天吧!」「你不要和我討價還價。」他撒賴的說:「記得嗎?是你提議結婚
的,你向我求婚,我答應了,你又推三阻四起來了。」
    「我向你求婚嗎?」她驚歎的說:「你……你真……真……」他立即吻住她。「不許生
氣!我和你開玩笑。」他吻著她的頭髮,又吻她那小小的耳垂。「哦!靈珊,嫁我吧!馬上
嫁我吧!我要你,等不及的要你!後天,明天,或今天!嫁我吧!我發瘋一樣的要你……」
「你以前也是這樣發瘋一般的要阿裴嗎?」她忽然說。
    他陡的推開她,愣住了。熱情迅速的離開了他,他的臉色僵硬,眼光陰鬱,那種兇猛
的、陰鷙的神態又來到了他的臉上,他瞪著她,喉嚨低沉而沙啞:
    「何苦?靈珊?你何苦要說這些?你何苦要破壞掉我們的甜蜜?何苦?靈珊?你何苦這
樣殘忍?」
    靈珊睜大了眼睛恐懼、懊悔、煩惱同時向她襲來,她怔了兩秒鐘,就驟然投身在他懷
裡,抱住他,把含淚的眼睛埋在他那寬闊的肩頭,她一迭連聲的叫著說:
    「原諒我!原諒我!我瘋了,我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我吃她的醋!我一直在吃她的醋!
原諒我,鵬飛!我是那麼嫉妒她,嫉妒她曾經佔有過你!」
    韋鵬飛扶起了她的頭,用雙手緊緊捧住,他凝視她的眼睛深沉的,執拗的凝視她,啞聲
說:
    「靈珊,我怎樣可以把這個陰影從我們中間剔除?我怎樣可以?」「不不,」她急促的
說,淚珠在眼眶中打轉。「不不!沒有陰影!我們之間沒有陰影!我再也不提她了,我發誓
不提了,你原諒我……」他一把摟緊了她。「不要再說!」他喉嚨哽塞。「是我該請你原
諒!靈珊,你原諒我吧!」「原諒你什麼?」「原諒我在認識你以前,要去愛別人!原諒我
在認識你以前,要去娶別人!」「哦!鵬飛!」她喊著,緊緊的,緊緊的把頭依偎在他肩
上。「我們都不提了,好不好?我們都忘記掉那一段,好不好?」
    他撫摩著她的頭髮,惻然無語。室內有短暫的沉寂,然後,有個細細的,軟軟的童音,
打破了這陣甜蜜的、溫存的靜默。「爸爸,阿姨,你們看我的洋娃娃!」
    靈珊慌忙抬起頭來,和韋鵬飛分開了。他們同時對楚楚看過去,只看到楚楚手中,捧著
一個用積木搭成的「家庭」,那「家庭「裡有好幾個洋娃娃。楚楚把那「家庭」放在桌上,
從中間拿起一個洋娃娃,那是個穿著圍裙,戴著小白帽子,用布制的,淑女型的洋娃娃。她
舉著它,靈珊仔細一看,那洋娃娃已手斷足折,正是阿香說,被「分屍」了的那一個。她
說:「你把洋娃娃弄壞了!」
    「是的,我把她弄壞了。」楚楚說,「可是,我這裡還有好的。」她一個個的撥弄著那
「家庭」裡的每一份子,一面數說著:「這個是爸爸,這個是阿香,這個是我,這個……」
她舉起一個特別漂亮的洋娃娃,笑著說:「是張阿姨!」最後,她再舉起了那個手斷足折
的,說:「這個……是你!」
    靈珊的臉色頓時雪白,心臟一下子就沉進了一個又深又冷的冰窖裡。她的思想、意識、
感情都在剎那間被擊碎了,擊得粉粉碎了。掉轉身子,她往門外跑去,韋鵬飛一伸手,就牢
牢的抓住了她的手腕。靈珊回過頭來,她的眼睛睜得又圓又大,裡面盛滿了恐懼和悲切,她
低低的說:
    「我知道了!我不可能擺脫掉那陰影!永不可能!放開我!讓我回去好好的想一想。」
    他放開了她,回過手來,他一手就把桌上那個「家庭」打落在地上。大踏步跨過去,他
用力踐踏著那個「家庭」,把所有的積木和洋娃娃都踏成碎片。楚楚驚呼了一聲,尖叫著:
    「我的洋娃娃!我的洋娃娃!」
    韋鵬飛舉起手來,毫不考慮的就對楚楚重重的揮去一掌。靈珊閃電般撲過來,用身子遮
住了楚楚,韋鵬飛這一掌就打在靈珊頭上,靈珊頭中嗡然一響,天旋地轉,身不由主的跌倒
在地毯上。剎那間,室內是一片死樣的沉寂。楚楚嚇呆了,靈珊嚇呆了,韋鵬飛也嚇呆了。
    似乎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長久,靈珊才有了意識,她看到韋鵬飛在她身邊跪了下來。他伸
手扶起她,再托起她的下巴,注視她的眼睛他們兩人對視著,兩人眼裡都充滿了驚懼、恐
慌、與痛楚。然後,他們就一語不發的,緊緊的抱在一起了。
    楚楚仍然呆立在一邊,愣愣的看看他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