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朦朧鳥朦朧

    晚上。靈珊坐在書桌前面,慢慢的批改著孩子們的習字簿,一面傾聽著客廳裡傳來的笑
語聲。姐姐靈珍和她的男友張立嵩似乎談得興高采烈,靈珍那悅耳的笑聲像一串小銀鈴在彼
此撞擊,清脆的流瀉在這初秋的夜色裡。靈珊用手托著下巴,望著台燈,忽然默默的出起神
來。她想著靈珍,這個比她大兩歲的姐姐,自幼,她們姐妹一起長大,親愛得什麼似的,睡
一間房間,穿彼此的衣服,她從沒想過,有一天要和靈珍分開。可是,張立嵩闖進來了,姐
姐也變了,只有和張立嵩在一起,她笑得特別甜,特別高興,有時,她覺得自己簡直在吃張
立嵩的醋,她也曾和母親說過:
    「媽!你養了二十四年的女兒,根本是為張立嵩養的嘛!她現在眼睛裡只有張立嵩了。」
    「養女兒本來就是為別人養的!」劉太太非但不生氣,反而笑嘻嘻的說:「有一天,你
眼睛裡也只會有另一個男人!不止你,連靈武長大了,也會有女朋友的!人,就是這樣循環
著;小時候是父母的,青年時是丈夫或妻子的,年紀再大些,就是兒女的了。」「媽,你捨
得靈珍出嫁嗎?」
    「有什麼捨不得呢?女婿是半子,靈珍嫁了,我不會失去女兒,只會多半個兒子!」劉
太太笑得更滿足了。
    「哦!」靈珊眩惑的望著母親。「媽,你知道嗎?你實在是個灑脫而解人的好母親,只
是……」她頓了頓。
    「只是什麼?」「只是有一點不好!」她蹙起眉頭,作愁眉苦臉狀。
    「那一點不好?你說得對,我就改!」劉太太大方的說,坦白而誠懇。「你使我無法對
朋友們講,我家的父母多專制,多霸道,多不近人情,多古怪,多自私,多頑固……於是,
我就失去許多知己!」劉太太笑了,用手摟住靈珊的頭。
    「我小時候,你外公外婆把我像管犯人一樣帶大,我愛上你父親,你外公百般刁難,從
他的家世、人品、學歷、相貌……一一批評,評得一錢不值。我嫁了,結婚那天就發誓,我
將來的兒女,決不受我所受過的苦。」
    「幸好外公外婆把你像管犯人一樣帶大!」靈珊說。
    「怎麼?」「否則,你怎麼會成為一個解人的好母親呢!」
    劉太太笑著捏了捏她的面頰。
    「看樣子,我還該感謝我的父母,對不對?」
    「當然哪!我也要感謝他們!」
    母女相對,就都笑了起來。
    現在,客廳裡傳來的笑語聲中,還夾雜著母親和父親的笑謔,顯然,父母和張立嵩之間
相處甚歡。另外,靈武一定又在他自己房裡弄他那套音響,因為,那全美十大排行榜的歌曲
在一支支的輪換,卻沒有一支放完了的。靈珊傾聽了片刻,推開了桌上的習字簿,她不耐寂
寞,站起身來,往客廳走去。剛好,靈武也從他的房間裡鑽了出來,一看到靈珊,他就一把
拉住了她:「二姐,我要募捐!」「怎麼了?又要買唱片?」
    「答對了!」「我沒錢!」「不要太小器!」十五歲的靈武揚了揚眉毛。「全家只有我
一個是伸手階級!你們不支持,我怎麼辦?」
    「我指點你一條路,」靈珊說:「坐在客廳裡那位張公子,你認得嗎?凡是轉你姐姐念
頭的人,你也可以轉他的念頭……」「喂!靈珊!你出來!」靈珍揚著聲音喊:「就不教他
學好,你以為你一輩子不會交男朋友嗎?」
    靈珊走進了客廳,衝著靈珍咧嘴一笑。
    「總之,我現在還沒有可被敲詐的朋友!」
    「沒有嗎?也快了吧!」靈珍接口:「那個掃帚星呢?」
    「什麼掃帚星?人家叫邵卓生!」
    「哦!是邵卓生嗎?」靈珍做了個鬼臉,轉頭對靈武說:「靈武,我也指點你一條路,
明天你去幼稚園門口等著,有個去接你二姐的掃帚星,你盡可以攔路搶劫!」
    「別胡鬧!」靈珊喊:「人家還沒熟到那個程度!」「沒熟到那個程度就更妙了!」靈
珍說:「越是不熟,越是敲詐的對象,等到熟了,反而敲詐不到了。」
    「喂喂!」做父親的劉思謙嚷了起來:「你們姐妹兩個都是學教育的,這算是什麼教
育?」
    「機會教育!」靈珊衝口而出。
    滿屋子的人都笑了,靈武趁著一片笑聲中,溜到了張立嵩身邊,笑嘻嘻的叫了一聲:
    「張哥哥!」「傻瓜!」靈珊笑著罵:「這聲張哥哥頂多只值一百元,如果叫聲大姐夫
呵,那就值錢了!」
    「靈珊!」靈珍吼了一聲,漲紅了臉。
    「咦!奇怪了,」靈珊說:「明明想嫁他,聽到大姐夫三個字還會臉紅……」她望著張
立嵩說:「張公子,你說實話,你希不希望靈武叫你一聲大姐夫呢?」
    「求之不得!」張立嵩老實不客氣的回答。
    「哎呀!你……」靈珍的臉更紅了。
    滿屋子的笑聲更重了。就在這一屋子的喜悅嘻笑中,門鈴忽然響了起來,女傭翠蓮趕去
開門,回進來報告說:
    「二小姐,有人找你!大概是找你,她說要找一位長頭髮的小姐!」靈珍是短髮,靈珊
卻有一頭齊腰的長髮。
    「機會來了,靈武,」靈珍說:「準是那個掃帚星!」
    「不是哩!」跟隨劉家多年的翠蓮也知道姐妹間的戲謔。「是隔壁那個阿香!」靈珊下
意識的摸了摸脖子,下午被抓傷的地方仍然在隱隱作痛。她走到了大門口,這種公寓房子從
客廳到大門之間還有一個小小的玄關。她打開大門,就一眼看到阿香呆呆的站在門外,有些
兒侷促,有些兒不安。
    「小姐,」阿香恭敬的說:「我家先生要我來這兒,請你過去坐一坐。」「哦!」靈珊
怔了怔,望著自己那貼了橡皮膏的手臂,心裡已經有了數。準是阿香把下午那一幕精采表演
告訴了楚楚的父親,那個父親要向她致謝和道歉了。但是,這種人也古怪,要道歉就該親自
登門,那裡有這樣讓女傭來「請」過去的道理?想必,這位韋先生「官高職大」,一向「召
見」人「召」慣了。靈珊猶豫了一下,有心想要推辭,阿香已用略帶焦灼和請求的眼光望著
她,急急的說了句:
    「小姐,去一下就好!」
    「好吧!」靈珊灑脫的說,回頭對屋裡喊了一句:「媽!我出去一下就回來!」她跟著
阿香走了出去,順手關上房門,房門闔攏的那一剎那間,她又聽到室內爆發出一陣哄然大
笑。顯然,張立嵩和靈珍又在鬧笑話了,她不自禁的,唇邊就浮起了一個微笑,心裡仍然被
家中那份歡愉漲得滿滿的。
    到了四A的門口,阿香推門進去,靈珊跟著她走進客廳,室內好沉寂,好安靜,一點兒
聲音都沒有。那厚厚的地毯,踩上去也寂然無聲。而且,室內的光線很暗,頂燈沒有開,只
在屋角上,亮著一盞立地的台燈,孤零零的放射著冷幽幽的光線。一時間,靈珊有些無法適
應,陡然從自己家裡那種明亮熱鬧與歡愉中,來到這份幽暗與寂靜裡,使她像是置身在另一
個世界裡。她的神思有片刻的恍惚,然後,她聽到阿香在說:「先生,劉小姐來了。」
    她一怔,定睛細看,才發現有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正面對落地長窗站著,背對著室內。
靈珊站在那兒,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寬寬的肩,濃黑的頭髮,挺直的背脊,好長的腿,穿著
一件白襯衫,一條藍灰色的長褲,那背影是相當「帥」的。
    那男人並沒有立刻回過頭來,他一隻手支在窗欞上,另一隻手握著一個高腳的酒杯,似
乎正對著窗外那些閃爍的霓虹燈在沉思。靈珊有些尷尬,有些不滿,還有更多的困惑,她不
自禁的輕咳了一聲。於是,那男人忽然回轉過身子來了,面對著她。靈珊有一陣驚訝和迷
惑,這男人好年輕!寬額,濃眉,一對銳利的眼睛,帶著股陰鬱的神情,凝視著她。眼睛下
的鼻子是挺直的,嘴唇很薄,嘴角邊有兩道弧線,微微向下傾斜,使這張漂亮的臉孔,顯出
一份冷漠與倨傲。靈珊的睫毛閃了閃,眉頭微蹙,她幾乎不敢相信,這年輕人會有一個像楚
楚那樣大的女兒,他看來還不滿三十歲!
    「劉小姐,」那男人打破了沉寂,走到酒櫃邊去。「喝酒嗎?」
    「不。」她慌忙說,「我很中國化。」
    他掃了她一眼,揚著聲音喊:
    「阿香!泡杯茶來!」「不用了!」她立即說:「我馬上要回去。」
    他凝視了她一會兒,眼底,有兩小簇陰鬱的光芒在閃動。他把手裡的杯子放在桌上,在
煙盒裡取出一支煙,燃著了煙。他深深的吸了一口,又重重的吐出了煙霧。抬起眼睛,他正
視著靈珊。「我姓韋,叫鵬飛。」他說。
    她點了點頭。「我姓劉,叫靈珊。」「我知道。」他淡淡的接了句。
    「你知道?」她驚訝的。
    「這並不難知道,是不是?大廈管理室有每個住戶的名單和資料!」韋鵬飛說,語氣仍
然是淡淡的,冷冷的,臉上也仍然是倨傲的,毫無表情的。
    「哦!」靈珊下意識的應了一聲,心想,明天第一件事就到管理室去查查這個冷漠的韋
鵬飛是個何許人物!
    阿香還是捧了杯熱茶出來了,放在桌上,就轉身退開了。韋鵬飛對靈珊揮了揮手。「坐
一坐,不會讓你損失什麼。」
    靈珊被動的坐了下來,心裡朦朧的感到一份不安和一份壓迫感。家裡那種歡愉和喜悅都
已消失無蹤,在這屋子裡,包圍著她的,是一種難言的冷澀和沉寂。她四面看了看,覺得韋
鵬飛那銳利的眼光始終停在自己的臉龐上,她竟有些心慌意亂起來。「我沒有看到你的小
姐。」她說。
    「楚楚嗎?她已經睡了。」
    「哦。」室內又靜了下來,韋鵬飛啜了一口酒,噴了一口煙,室內充溢著濃冽的酒香和
煙味。靈珊不喜歡這份沉寂,更不喜歡這種氣氛,她正想說什麼,那韋鵬飛已開了口:
    「聽說,你今天下午管教了我的女兒。」
    她抬眼看他。「不完全是『管教』,」她坦白的說:「我們對打了一番,我幾乎打輸
了!」他緊緊的盯著她,眼神嚴肅而凌厲。
    「劉小姐,聽說你是師專畢業的,現在正在教幼稚園,你對教育一定很懂了?」她迎視
著他的目光,有些發愣。
    「我是學了教育,並不見得真懂教育,最起碼,我不太懂你的小姐,她蠻橫而粗野!」
    「謝謝你的評語!」韋鵬飛說,聲音更冷更澀了。「以後,希望劉小姐只管自己的學
生,不要管到我家裡來,行嗎?我的女兒有我來管教,我愛打愛罵是我的事,我不希望別人
插手!更不允許別人來打她罵她!甚至把她綁起來!」
    靈珊悚然而驚,到這時才明白過來,原來這個韋鵬飛找她來,並不是要跟她道謝,而是
來問罪的!她愕然的瞪著面前這個男人,然後,一陣壓抑不住的怒火就直衝到她的胸腔裡,
迅速的在她血液中擴散。她仰起了下巴,深深的注視著韋鵬飛,一直注視到他的眼睛深處
去。半晌,才冷冷的點了點頭,清晰的,一個字一個字的說:
    「我懂了!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我現在才知道為什麼你女兒那麼蠻橫無理,原來是遺
傳!」她從沙發裡站了起來,眼光依舊停在他的臉上。「不要以為我高興管閒事,假若我早
知道她有你這樣一個父親,我決不會管她!讓她去欺侮傭人,讓她去滿口粗話,讓她像個野
獸般對人又抓又咬又踢又踹……反正有你給她撐腰!我和你打賭,不出十年,你要到感化院
去找她!」說完,她車轉身子,大踏步就往門外走。
    「站住!」在她身後,韋鵬飛的聲音低沉的響著。她停了停,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站住!」他以為他是什麼?可以命令她?支配她?想必,他用慣了命令語氣,當慣了暴
君?她一摔頭,就繼續往門外走。「我說站住!」他再低吼了一句。
    她依然走她的。於是,忽然間,他直竄了過來,伸手支在牆上,擋住了她的去路。他的
眼睛垂了下來,凝視著她,眼裡的倨傲和冷澀竟變成了一種難言的苦惱。他低聲的,祈求似
的說:「別走!」「為什麼?」她挑高了眉毛。「我下午在這兒被你的女兒又抓又咬,現
在,還該來挨你的罵嗎?我告訴你,你可能是個達官顯要,但是,我並不是你的部下!即使
我是你的部下,我也不會忍受你的傲慢和粗魯!讓開!」
    他繼續攔在那兒,眼裡的神情又古怪又愁苦。
    「我傲慢而粗魯嗎?」他喃喃的問。
    「和你的女兒一模一樣!」
    「她——有多壞?」他微蹙著眉峰,遲疑的問。
    「你會不知道嗎?」她拉開衣領,給他看脖子上的傷痕:「這是她抓的!」她再扯掉手
臂上的橡皮膏:「這是她掐的!她是個小魔鬼,小妖怪!她仗勢欺人,無法無天!」她喘了
口氣,頓了頓,看著韋鵬飛。「韋先生,我知道你很有錢,但是,阿香並不是雇來受氣的,
她也是人,是不是?她和我們一樣平等,是不是?我家也有傭人,翠蓮和我之間像姐妹一
樣。我父母待她都是客客氣氣的!」
    韋鵬飛凝視著她。「你在教訓我嗎?」他低哼著問。
    「我不教訓任何人,我走了!」她從他身邊繞開,往門口走去。「如果我把楚楚送到
『愛兒幼稚園』去,你收她嗎?」他靠在牆上,悶聲問。「我又不是校長!你送去總有人會
收的!」
    「我是問——你,肯教她嗎?」
    「如果分在我班上,我當然要教!」
    「假若——」他礙口的,困難的說:「我請你當家庭教師呢?」她停在房門口,慢慢的
回過頭來。
    「你不是說,要我不要管你的女兒嗎?」她冷冰冰的問。
    「我改變了主意。」他說。
    她沉思片刻,靜靜的開了口:
    「你家有阿香一個出氣筒已經夠了,我不缺錢用,也不侍候闊小姐!」他的眼睛開始冒
著陰鬱的火焰,憤怒扭曲了他的臉,他啞聲的、惱怒的說:「天下並不止你一個女教師!我
不過是貪圖你家住得近而已!」「多出一點車馬費,自然有住得遠的女教師會來!」她說,
扭開了大門,逕自走出了房間。
    「砰」然一聲,她聽到那房門在她身後重重的闔攏,那沉重的碰撞之聲,幾乎震動了牆
壁。她回頭望望那扇雕花的大門,搖了搖頭,自言自語了一句:
    「今天是倒霉的一天!」
    回到自己家門口,她伸手按鈴,聽著門內的笑語喧嘩,她安慰的輕歎一聲,彷彿從寒冷
的北極地帶逃出來,她迫不及待的想回到屬於自己的春天裡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