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朦朧鳥朦朧

    劉靈珊第一次見到韋楚楚是十月的一個下午。
    如果不遇到韋楚楚,靈珊的生活決不會有任何波浪,也決不會有任何奇跡。她會和過去
二十二年的生涯一樣;平凡、快活、滿足、自在……的度過去。即使戀愛結婚生兒育女,也
都是順理成章的。但是,她卻在那個十月的下午,認識了韋楚楚。對靈珊而言,那個下午一
點也沒有什麼特別。午飯是在家裡吃的,吃完午飯,她就和往常一般,去「愛兒」幼稚園教
下午班,帶著那群孩子唱歌,跳舞,做遊戲,講故事……直到五點鐘下了課,她回到自己的
家——那坐落在忠孝東路的「安居大廈」。自從台北市的「大廈」紛紛林立開始,靈珊父母
的朋友們就都陸續遷入了各大廈,未幾,靈珊的父親劉思謙不能免俗,他們全家搬到「安居
大廈」來那年,靈珊剛滿十八歲。如今,在這棟大廈裡已經住了四年了。靈珊有個奇怪的發
現,以前不住大廈時,鄰居與鄰居之間,很容易交朋友,很容易熟悉起來。反而在大廈中,
每戶可能只有幾步之遙,大家卻能相居數年而如同陌路。例如,她們劉家在四樓D戶,四樓
一共有五家,靈珊就從來沒有弄清楚其他四家住著些什麼人。偶爾,她聽女傭翠蓮提起,E
座的人搬走了,A座又換了主人……她呢?這些對她都不相關,她反正不認識這些人。
    這天下午,她和往常一樣走進大廈,手裡捧著一疊幼兒習字簿。看看電梯,燈亮在十樓
上,不耐煩等電梯下來,她習慣性的直接往樓梯上衝。上了二樓,再上三樓,她身邊就聽到
了一陣刺耳的喧嘩和叫嚷之聲。發生了什麼事?在這大廈中,雖然住著五、六十家人家,卻
一向都很安靜。
    她剛往四樓上走,迎面,一個小女孩直衝了下來,差點兒和她撞了個滿懷,接著,有個
氣極敗壞的少女尖著嗓子呼叫著:「楚楚!你站住!楚楚!你不要跑!」
    靈珊正驚愕中,那少女旋風般的捲了過來,一伸手,就捉住了那個正在奔跑中的小女
孩。女孩掙扎著,尖聲大叫,死命要掙脫那少女的手,那少女卻攥住她不放,兩人攔著樓
梯,在那兒又扭又打又叫又掙扎。靈珊的去路被她們兩個擋住了,她只得倚著樓梯扶手,呆
望著她們。
    「你放開我!你這個壞女人,死女人!死阿香!你放開我,我不要你管我!」那小女孩
尖銳的嚷著。
    「楚楚,你回家呀!如果你跑丟了,先生會罵我呀!走!你把人家的路擋住了。快跟我
回去,好小姐,我煮麵給你吃!」
    「我不吃!我不吃!」那女孩撒賴般往地上賴去,繼續尖叫:「我不要你管我!你拉住
我幹什麼?你滾蛋!你滾!你滾!你滾……」靈珊驚異的望著那孩子。當了兩年幼稚園教
師,整天和孩子們相處,靈珊見過各種調皮搗蛋的孩子,但是,卻第一次聽到一個小女孩會
如此蠻橫粗野。她打量著面前這一大一小,立即看出那叫阿香的少女大約只有十八、九歲,
看樣子是女孩家裡的女傭。而那孩子呢?頂多只有五、六歲,有張小小的瓜子臉,瘦瘦的小
尖下巴,兩道濃黑挺秀的眉毛,和一對烏溜滾圓的大眼睛,這孩子長得相當漂亮!但是,她
滿臉都是野性的倔強,披散了一頭亂七八糟的短髮,身上是件質料很好的羊毛衫裙,也早已
弄得又皺又亂,腰上的帶子散了,領上的扣子開了,裙擺上還有一大塊污漬。
    「楚楚,你聽話,你乖,跟我回去……」阿香開始在哀求了。「你看,你擋住這個阿姨
的路了!」她彎下身子,想把那小女孩抱起來,誰知道,那小女孩忽然抬起腳來,對著阿香
就一腳踢了過去,阿香正彎著腰,這一腳就直踢到阿香的臉上,阿香驚呼一聲,慌忙站直身
子,用手捂著鼻子,哼著說:
    「好,好,你家的事我也不做了!你踢人,你踢人,你這個……這個……這個小妖怪,
小混蛋……」
    「你罵我?你敢罵我!」那小女孩直衝上去,提起腳來,又要踢過去。靈珊忍無可忍,
生平最恨仗勢欺人的事,沒料到一個小小女孩,竟懂得欺侮家裡的女傭。她本能的一伸手,
就把那小女孩拉開了,一面嚷著說:
    「你這小孩子,怎麼可以踢人呢?你爸爸媽媽難道不管你?」小女孩吃驚的站住了,回
過頭來,她瞪視著靈珊,似乎不相信這個陌生的「阿姨」會來喝罵自己。她只對靈珊掃了一
眼,就高高的仰起下巴,惱怒的叫:「我高興踢!我愛踢!你管我?你管我……我也踢你!」
    眼看她又舉起腳來了,靈珊把手裡的習字簿往阿香的手裡一塞,就伸手過去,一把抓住
了小女孩的手腕,用力往樓上拖,一面拖,一面說:「走,找你媽去!你住那一家?」
    「四樓A座!」阿香接口說:「小姐,你還是不要管她吧!家裡只有我,什麼人都沒
有!她爸爸去上班了!」
    「她媽呢?」靈珊問。「我媽死啦!」小女孩尖叫著說。
    哦,原來如此!一個沒母親的孩子,怪不得如此缺乏教養!靈珊心裡的同情油然而生,
對那小女孩的反感也減輕了不少。她低頭看了看她,仍然把她往樓上拉去。
    「聽阿香的話,回家去!」她說,語氣雖然緩和了,卻有著當慣老師的那種威嚴。「我
不回去!」小女孩提高了嗓子,尖聲怪叫,聲音如此尖銳,靈珊猜想,整棟樓都要被她震動
了。「你這個壞女人,你放開我!我不要你管!你是女妖精,你是狐狸精,你是綠油精,你
是橡皮筋……」靈珊又驚又怒,這是些什麼怪話?怎麼五、六歲大的孩子會吐出這麼多亂七
八糟的話來?她冒火了,她被這個小女孩所觸怒了。她用力把她拖上了樓,怒吼著說:
    「如果沒有人管教你,我就來管你!女孩子嘴裡這麼不乾不淨,長大了還得了?」「我
不要你管!不要!不要!不要!……」女孩子大嚷著,卻無法掙脫靈珊的掌握,於是,忽然
間,她低下頭,對著靈珊的手指一口咬去,靈珊大驚失色,慌忙鬆手,那孩子趁此機會,轉
身就向樓下奔。靈珊大怒之下,再也顧不得和這孩子根本不認識,就本能的衝過去,攔腰從
背後把她一把抱住,用手臂死死的箍住了她。那孩子雙腳亂踢,兩手狂舞,一面殺雞般狂叫
起來。靈珊置之不理,對阿香說:
    「你去開門,我把她弄進來!」
    阿香走到A座大門口,打開了房門,靈珊把那孩子半拖半抱半拉的弄進客廳,那孩子掙
扎無效,就陡然間用指甲狠狠的掐進靈珊的手臂裡去,靈珊負痛,忍不住叫了一聲,就把那
孩子摔進沙發裡,再看自己的手臂,竟然抓掉了好大一塊皮,血沁了出來,阿香驚呼著說:
    「哎呀,小姐,你的手破了,我去拿紅藥水。」
    「不要!」靈珊簡單的說,「我就住在D座,我自己會上藥!」她回頭瞪著沙發上那橫
眉豎目的孩子:「她該剪手指甲!」她看看阿香,又問:「她叫什麼名字?」
    「她姓韋,叫楚楚。」阿香說:「清清楚楚的楚楚。」
    「清清楚楚?」靈珊沒好氣的挑起了眉毛。「正經取名字叫粗粗魯魯還差不多!」她往
門口走去,說:「你最好把她鎖在房裡!」「小姐!」阿香及時叫了一聲:「你的本子!」
    靈珊這才想起,阿香手裡還捧著自己的那疊習字簿,她正要接過來,誰知道,楚楚卻像
箭一般從沙發裡直射而來,一頭撞在阿香身上,同時間,她伸手用力一撥,就把阿香手裡的
習字簿全撥到地毯上,散得滿房間都是。阿香又氣又急,漲紅了臉叫:「楚楚!你發瘋
了!」靈珊站定了,她望著這個韋楚楚。同時,楚楚也仰著她那尖尖的小下巴,挑戰的望著
靈珊。她們兩個對視著,似乎彼此都在衡量著對方,彼此都在備戰的狀況中。而那可憐的阿
香,就滿屋子撿拾那些習字簿。靈珊看了楚楚好一會兒,抬起頭來,她對整個房間打量一
下,咖啡色的沙發,米色的地毯,考究的傢具,證明主人的經濟環境不壞。靠餐廳的牆邊,
一排酒櫃,裡面的各種名酒,更證明主人的洋化。她輕歎了一聲。有錢人家的獨生女,多半
被寵得無法無天,但是,像韋楚楚這樣驕狂放肆,以後豈不毀了?她環視室內,找不到可以
應用的東西,低下頭來,她瞪著楚楚:
    「你聽話一點,再這麼胡鬧,我會揍你!」
    「你敢!」楚楚大聲說。
    「你以為我不敢嗎?」靈珊惱怒的說,猛然抓住楚楚的肩膀,在楚楚還來不及反抗之
前,就用力把她推到沙發上去,把她的身子倒扣在沙發上,她死命按住她,在她的屁股上狠
狠的打了幾巴掌。楚楚亂叫亂嚷,拚命掙扎,靈珊剛一放手,她就對著靈珊的臉孔一把抓
去,靈珊閃開了,她那幾根尖銳的小指甲,就從她脖子上劃過去,一陣刺痛之下,靈珊知道
脖子一定又抓破了皮。這一怒非同小可,她拉起楚楚的手,扳開手指一看,五根指甲又長又
黑。她氣沖沖的說:
    「阿香,給我找根繩子來!」
    「不要!不要!不要……」楚楚發現情況不妙,尖聲怪叫著。阿香猶豫著沒有動,靈珊
知道阿香不敢真找繩子。她再看看韋楚楚,心一橫,就從自己脖子上取下一條紗圍巾,把楚
楚的一雙手扯到身前,楚楚殺雞殺狗般大叫大嚷,靈珊充耳不聞,用紗巾硬把楚楚的一雙手
綁了起來。楚楚又蹦又跳又叫,靈珊自己也不知道那兒來的這麼大力氣,居然把她的一雙小
手綁牢了,於是,楚楚就綁著雙手,滿屋子亂跳,像個猴子一樣。靈珊一看,這樣也不行,
就嚴厲的對阿香喊了一句:「阿香!繩子!」阿香嚇了一跳,看看靈珊的臉色,竟不敢抗
拒,走進廚房去,她真的找了一根曬衣繩來。楚楚害怕了,滿屋子狂跑狂叫:「不要綁我!
不要綁我!不要綁我!」
    「你還敢咬人踢人抓人嗎?」靈珊厲聲問,又怒喝了一句:「站住!不許跑!」楚楚站
住了,猶豫的望著靈珊。懼意和怯意明顯的流轉在她的眼睛裡,她怕了,她終於怕了,她知
道面前這個人不會和她妥協。她低下頭去,一語不發。
    「坐到沙發上去!」她命令著。
    那孩子趔趄著,慢吞吞的挨到了沙發上。
    「阿香,給我一把梳子、一條濕毛巾,和一把指甲刀,我要把這孩子弄弄乾淨。」
「是,小姐。」阿香遵命而行。
    十分鐘後,靈珊已經把韋楚楚的頭髮梳好了,臉洗乾淨了,指甲也剪短了。那孩子從怪
叫怪嚷一變而成了沒嘴的葫蘆。緊閉著嘴巴,她用一臉的倔強和沉默來對付靈珊。不敢再咬
再踢了,但是,她那對眼睛裡卻充滿了敵意和反叛性。
    靈珊把韋楚楚弄乾淨了,站起身來,她抱起自己的本子,往房外走去。走到門口,她想
想不對,又回過頭來,望著阿香問:「這孩子幾歲了?」「我不知道。」「你不知道?」她
驚愕的說,「你怎麼會不知道?」
    「我來她家做事,只有一個多月。」
    「哦,」靈珊點點頭。「告訴她爸爸,她應該送到學校裡去!」她轉身離去。沉默了很
久的韋楚楚,望著靈珊的背影,細聲細氣的接了一句:「我爸爸會殺掉你!」靈珊聽見了,
站住了。回過頭去,她看著那孩子,一對清澈明亮的眼睛,一張厚嘟嘟的小嘴,好一個漂亮
的孩子!那眼睛倔強的、倨傲的迎視著她,像個小小的鬥士!她搖搖頭,對那孩子微微一
笑。「很好,」她說:「讓你爸爸來殺我吧!」
    摔了一下頭,她走出了那屋子,帶上了房門。
    從走廊裡走過去,只隔了兩戶,就是她家的大門,她掏出鑰匙來開門,絲毫沒有料到,
這個小小的女孩,竟改變了她一生的命運。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