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黑暗裡,安子亞視而不見的瞪著他歷代祖先傳下來的古堡。
  在他的腦海裡浮現的不是莊嚴、華麗的派場,不是德高望重的聲譽,而是空洞的無聊。
  他待在惡魔世界裡數一數二的古堡裡才不過兩個月,他就覺得空洞無聊了。以往的他不是這樣的啊!他向來都是以惡魔的身份為傲的!可是這三年來,他幾乎天天往人間跑,因為他覺得人間似乎有趣多了。
  他懷念小竹發孩子脾氣的樣子,懷念霖對人世間精闢的見解,他更懷念……和那個小女巫鬥嘴的時候,尤其是當她們鬥不過他時,氣得跳腳的模樣……他是怎麼了?怎麼會如此懷念人間?他才不過離開那裡兩個月而已,又蝶還嘲笑他乾脆改行做人類算了,所以他才會賭氣回來……這可能是他最長記錄了,那次又蝶之所以說他,是因為他才不過回到惡魔世界兩天,耐不住寂寞又跑回人間去……他長歎口氣,或許他也變成人類算了,但他一想到要拿億萬年的生命去換,他又猶豫了……
  人間縱然好玩,但億萬年的生命和魔力更是他捨不得的……但為什麼每一次他一想到他有億萬年的生命時,而那個小女巫卻活不到百年,他的心裡覺得怪怪的呢?他該不會是和霖一樣吧。不!當然不是。他才不會愛上那麼伶牙俐齒的女孩呢!
  ……又蝶都已經是大學生了……很快的十年、二十年就過去了,到時候她只有輪迴再輪迴了,那時候他不就沒伴陪他鬥嘴了嗎?
  他搖搖頭,驀地站起來。
  想那些事多無聊!待在這裡瞪著祖先的肖像更無聊,不如再到人間去玩玩,吃吃白伯母的拿手好菜也不錯!他才不管那個小女巫說什麼呢!……或許他應該先找她來鬥鬥嘴?兩個月沒鬥嘴可是他的最大極限了!沒想到這三年來他竟養成這種習慣。
  他雖苦笑,但卻毫不猶豫的走出陰沉的古堡。不知道又蝶在做什麼,她要是看見他這麼早就回人間,不知道又會嘲諷什麼,無論如何,他都歡迎它。
  雖然他不清楚為什麼他這麼想見又蝶。
  他更不瞭解為什麼這三年來,他冒著挨又蝶的罵,替她擋了數不清的追求者。
  他只知道要是又蝶有了男朋友,他可能以後就沒伴陪他鬥嘴了,畢竟一個好的伴嘴者是不容易找的。
  可憐如他,當然不知道以後他會陷入他所恐懼的泥沼中。
  那是愛的泥沼。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