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玉萍一抬頭就看見她朝思暮想的兩個人站在門口。
  她張大嘴巴,久久不能自己。「振威……」她虛弱的叫道。
  「什麼事啊?」白振威從書房走出來,但他注意到他妻子呆楞的表情,困惑的順著她的眼光看去,而後大驚。
  小竹笑著走進來。「爸媽,不認得我們啦!」她牽著霖的手走進來。「怎麼?我和霖的臉上是有什麼?要不,媽的嘴巴怎麼張那麼大,一點也不符合什麼淑女風範。」她笑嘻嘻的說著。
  玉萍的眼眶裡迅速的溢滿淚水。「是真的小竹!」她搖搖欲墜的走向他們。
  「媽!」霖馬上走過來扶著她。
  「振霖!」玉萍哭倒在他的肩上。「你總算回來了!」
  小竹眨回淚水。「媽,你別哭嘛!」
  「小竹、振霖,你們……還好吧?」振威的聲音低啞,聽得出他是拚命忍住淚水。
  小竹代霖回答。「爸,霖和我都已經是人類了!」她感到她話一說完,眼前的兩個人全都呆住了。
  「你的意思是……振霖也不是惡魔了?」玉萍抬起頭仔細打量霖的臉色。「振霖似乎沒以前那麼蒼白了。」
  「當然啦,爸媽,你們不要老這麼呆滯著嘛!」小竹坐在她闊別已久的沙發上。「哇!我好想念這裡唷!」
  「那你爸媽呢?」白振威經過驚嚇之後,只剩下全然的喜悅。他跟著坐在她對面。「你都不想嗎?」
  小竹假裝考慮一下。
  她等霖把玉萍扶到白振威身邊後才搖搖頭。「我要仔細想想。」她讓出一個位子給霖坐。
  「你這孩子!」玉萍瞪她。「你知不知道打從你和振霖離開後,媽每天燒香拜佛,這一個多月來,我每天都在祈禱你們能平安回來……」她說著說著,眼又紅了起來。
  「媽!」小竹的眼也跟著紅了。
  「小竹……媽,你別傷心,我們不是回來了嗎?」霖說道。
  「是啊!」白振威拍拍妻子的肩。「重要的是孩子回來就夠了。」他轉向霖。
  「你們怎麼回來的?是那個小喜送你們回來嗎?」
  小竹點點頭,靠在霖的懷裡。「是啊,還有安子亞呢!要不是他們,我和霖可能就要永遠留在惡魔世界,永遠見不到爸媽了。」
  「那我們得好好謝謝他們才是!」玉萍擦擦眼淚。「他們人呢?沒一起來嗎?」
  小竹搖搖頭。「他們先走了,但還會再來。」
  白振威看著霖。「小竹剛才說……你們全變成人類了?這是怎麼回事?」
  「這……」霖柔柔的看了小竹一眼。「說來話長,我以後再慢慢的說給爸媽聽……爸媽,我的魔界朋友還會來……你們能接納他們嗎?」
  「這是當然的,要不是他們救了你們,你們怎麼能回來呢?」玉萍站起來。「我要去買菜,今天晚上是我們一家團圓的日子,得好好慶祝慶祝一下才成。」
  「媽!」小竹笑道。「你這麼性急,一家團圓又不只這個時候,是不是?霖。」
  霖眼神有一閃而逝的黯淡,白振威看見了。
  「你這孩子!」玉萍想生氣,可是生不起氣來,一想到她的小竹還有振霖能平安回來,她高興都來不及,怎麼會生得下氣?
  她笑一笑,忙著轉身回房去拿錢包了。
  白振威等妻子走後,看向霖。「振霖,你們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小竹驚訝的看了白振威一眼。「爸!」
  霖平靜回答。「我們只是不想讓爸媽擔心。」
  「該不會是和什麼惡魔世界有關吧?你還會回去嗎?」白振威的語氣中有著急。
  霖搖搖頭。「不會了,我再也回不去了,只是……爸,這件事情……」
  「爸,你就不要再問了,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你可千萬別跟媽說啊!再過一陣子,事情解決了,我們會第一個告訴你的,我可不想媽又操什麼心呢!你知道的嘛!每次媽一操心就像個老母雞,一天到晚老念著同一件事,我都受夠了呢!」小竹故意大歎口氣。「不過,話說回來,還是家裡好,是不是,霖?」
  霖看她一眼。「是的,還是家裡好。」他想小竹做出無所謂的樣子是想讓爸放心,但他呢?他一想到如果小竹的生命真的被……他就不知該如何是好了?他這樣做對嗎?讓小竹處在危險之中,也許他當初不該選擇做人類,讓小竹……,可是他何嘗願意做個孤獨的惡魔啊!原來……他白振霖也只是個自私的人啊!
  「霖,你在想什麼?」
  「沒,我在想。媽今晚會煮什麼,我很懷念媽的手藝。」他淡淡說道。
  小竹懷疑著看著他。「真是嗎?」
  「當然,我從不騙小竹的,是不是?」霖帶著笑容。
  安子亞瞪著眼前猛吃猛喝的小女巫。
  「花又蝶,你是打算吃死我,是不是啊?」
  又蝶抬起頭來。「吃死你?那還算是便宜你了!誰叫你要把霖帶走,都不通知一聲的?」她繼續埋頭苦幹。
  「喂!我沒必要告訴你吧?再說這干你什麼事?我到現在還不太能理解為什麼我要坐在這裡讓你坑我這麼多。」他喃喃抱怨。
  「這個叫做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呀!」她大吞一口飯,才繼續說道。「這次我沒能跟小竹一起去惡魔世界,真是太可惜了。我一直想見見異次元的世界長得怎麼樣?是不是真如我想像都是怪物呢?」
  「怪物?小姐,你看看我的樣子像嗎?霖的樣子像嗎?我們惡魔世界也是跟你們人間一樣沒什麼差別的!更甚者,光看我這樣子,你就可以知道我們惡魔世界是專門出俊男的。」子亞得意的說道。
  「俊男?」又蝶大笑。「你想笑死人啊!你這副德行能稱得上是俊男,那我花又蝶不是美女一個了嗎?更何況——」又蝶故意打量他一番。「小竹說,你起碼有三百歲以上了,可以做我的不知哪一輩的祖父了,俊男?你在說笑話吧!」
  安子亞氣得滿臉蒼白。「你這個小女巫,我就知道你沒好話,今天是我請你吃飯耶,你好歹也該對請你的人有點禮貌吧?」
  「禮貌?」她挑挑眉。「我的禮貌是因人而異的。」她轉轉眼珠。「不過,如要你肯帶我去惡魔世界瞧瞧,我可能會對你好些。」
  「去惡魔世界?人類是不能去的。」
  「那小竹就可以去!」
  「那是救人,小竹是冒了莫大危險偷溜進去的。」他不屑的看著又蝶。「小竹是為了她的霖,要是你,你會為了你愛的人而冒險嗎?」
  她抬高下巴。「那還用說。只要我花又蝶喜歡上的人,我是絕不會讓他一個人陷入危險中的。」
  安子亞想反唇相譏,但她身後走來一人,引起他的注意。
  「花又蝶?」
  又蝶回過頭。「學長?」她驚喜的站起來,絲毫未注意到安子亞的眼光專注起來。「學長,你怎麼會到這裡?」
  站在他們面前的高大男孩笑笑。「我和幾個同學來這裡聚聚,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他看見安子亞,「他是……」
  「他?」又蝶早忘了她身邊的惡魔,「他是……他是我表哥。」
  「表哥?你好。我姓楊,叫楊文秋。」男孩朝安子亞點點頭。
  安子亞根本不屑理他。
  又蝶瞪他的眼光簡直快冒出火來了,但她一轉向楊文秋,眼神馬上變了。
  這令安子亞不快,雖然他不知原因。
  「學長,別理他,我表哥天生就是如此,尤其是當他上了年紀之後,脾氣更怪了。」
  「上了年紀?」子亞張大眼。「我才不過三……」他原想說三百歲,但一想人間的歲數和惡魔世界有差,馬上噤口。
  「三什麼啊?表哥!」她得意的看著他,顯然清楚他即將脫口而出的語言。
  這個小女巫!安子亞咬牙。「我才不過三十而已。」
  「三十而已對我們來說,就已經好老了呢!是不是,學長?」
  楊文秋含蓄的笑了,但他的話差點沒讓安子亞吐血。
  「的確,安先生的年紀對我們這些高中生而言,就像遙不可及的星辰,我甚至還無法想像我三十歲的樣子。」
  又蝶得意的朝安子亞看。
  「又蝶……我可以叫你又喋嗎?我總覺得連名帶姓一起叫,似乎很生疏,當然那必須經過你的同意。」
  安子亞厭惡的看著又蝶的臉色驀然紅起來,這有什麼了不起的?只不過有一個在他眼裡看起來很小的男孩對她表示好感罷了!這有什麼了不起!他暗地裡咒罵。
  但他不知道他的眼神看起來有多嫉妒。
  又蝶害羞的點點頭。「當然可以。」
  楊文秋搔搔頭。「那……又蝶。明天我們團裡有烤肉活動,你願意來嗎?」
  依安子亞看,這兩個人的眼裡根本沒有他了。
  又蝶羞澀的開口。「當然……」
  「不可以。」安子亞平板的替她接完。
  又蝶又轉過去死瞪他。
  楊文秋則驚訝的看著他,彷彿早已遺忘這個人的存在。
  「為什麼?」楊文秋禮貌的問道。
  「學長,別理他……」
  「事實上,又蝶明天要和她的未婚夫出去玩。」安子亞微笑道。他終於找到這個整小女巫的法子了。
  「未婚夫?」他們齊聲道。
  「又蝶……你有未婚夫?」楊文秋的失望明顯可見。
  「我怎麼可能有……」
  「唉!其實這也不是又蝶能決定的,怪就怪在花阿姨在又蝶未出世前為她指腹為婚,不過,又蝶的未婚夫人長得還算不錯,又蝶也滿喜歡他的。楊同學,真是抱歉了,又蝶明天不能和你出去玩了。」安子亞保持一貫微笑的說完,事實上他還想大笑。
  從頭到尾,又蝶只能張大嘴看他自導自演自制。
  「抱歉!我不知道又……花學妹有未婚夫……對不起。」楊文秋囁嚅道。
  等到楊文秋尷尬離去後,又蝶才恢復過來。
  「你——你這個吸血鬼!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學長好心好意的想邀我去烤肉,你有什麼權力阻止?」
  「你忘了?我是你表哥啊!」他閒閒道。
  「呸!你要是我表哥,那我不是吸血鬼嗎?你明知那是權宜之計啊!」
  安子亞聳聳肩。「我說,小女巫,反正那個小男孩又不是什麼俊男的,你也不用發這麼大的火吧!」
  「誰像你,你以為只有什麼俊男美女才夠格談戀愛嗎?只要遇到合適的人,任何人都可以談戀愛的!」
  安子亞看著她。「你的意思是,你愛上了那個小男孩?」他的語氣中充滿酸味。
  「小男孩?人家不是小男孩,你才是那個老男人。再說,我雖然還稱不上愛他,但起碼我對他有好感,你沒有權力阻止我戀愛。我警告你,你這個吸血鬼,下次你再敢打斷我,我就真的拿五寸釘,釘死你。」她忿忿道。
  安子亞笑了。雖然他不知道為何他一聽見又蝶還沒有愛上那個小男孩,他的心情就全然的放鬆了。
  「這是不是表示,你想回去了?不再坑我了?」他用話激她。
  她瞪著他,馬上坐下來。「我還要吃,我今天不吃死你這個吸血鬼,我絕不罷休。」她抬高下巴,看他敢不敢挑。
  安子亞笑著招侍者過來。「你還想吃什麼,就盡量叫吧!」
  又蝶懷疑的看著他。「你又想做什麼?」
  「我只是想安慰一下一個失戀的女孩而已。」
  「而這全是誰害的?」她狠狠的看著他,突然她改變表情,朝他甜蜜一笑。「既然你想安慰一個失戀女孩,我就讓你看看安慰一個失戀女孩的代價是什麼?」她看看菜單,把店裡所有昂貴的菜一一點出來。
  她得意的朝安子亞笑笑。
  安子亞則無所謂的聳聳肩。
  「哇!霖!好久沒來天台了,我好懷念這裡唷!」小竹興奮的跑到矮牆邊,看著遼闊的天空。「霖,你想念嗎?」她閉上眼,深深吸一口氣。「真棒!」
  「如果你能多穿點衣服,就更棒了。」霖微笑著替她披上外衣。
  小竹皺眉。「霖,你好像管家婆呢!」
  「總比你著涼要好得多。」
  小竹盯著他,然後歎口氣,「霖,你已經是人類了,話可以多些吧!起碼陪我聊天時,可以多那麼一點點的話吧!」
  霖看看她。「這跟我是不是人類無關,我天生話就少……小竹,你不喜歡我這樣嗎?」
  小竹想了想。「不會,雖然霖話少,但我還是很喜歡霖。」她擠到霖和矮牆之間。「我就是喜歡霖這樣,再說要是霖跟安子亞一樣,我才不會喜歡霖呢!」她衝著霖一笑。
  霖愛憐的的摸摸小竹被冷風吹得紅撲撲的臉頰。「我的小竹又回來了。」
  「什麼回不回來?我在這裡啊,霖……」她仰頭直視他。「霖,我一直滿好奇的……」她的臉通紅。
  「好奇什麼?」
  「就是……」她胡亂的揮一揮手。「我……我又不是什麼大美人,也不是什麼溫柔的女孩子,小時候我有時候還不理你,對你生氣,可是……為什麼你會愛上我呢?」說完時,她的臉紅得不能再紅了。
  霖輕笑。「小竹擔心了。」
  「擔心什麼?我才不擔心呢!我只是好奇而已嘛!……」她撇撇嘴。「我只是覺得霖長得這麼好看,個性又好,人也聰明……總之,霖是這麼完美的人嘛!而我這麼任性又不漂亮,只知道大吼大叫,一點也沒有媽說的那種淑女風範……霖應該配更好的女孩才是。」她滿心不情願的說道。
  霖輕笑著。「小竹不是不欣賞媽說的那種溫柔淑女嗎?」
  「我是不喜歡啊!可是……可是我喜不喜歡不重要啊,重要的是霖啊!如果霖喜歡的話,那……那……」她臉漲紅得說不出話來。
  霖碰碰小竹滾燙的臉頰。「我就是喜歡現在的小竹。」
  小竹馬上笑開了,但她還是心有不安。「可是……那是因為霖這幾年來都一直跟我在一起,沒跟那些淑女相處過,所以根本不清楚她們比我好多少啊!」她皺皺鼻子。「其實她們也不會比我好多少!」
  霖真的忍不住笑出來,原來他的小竹這麼的不安啊!
  「白振霖,這有什麼好笑的?我現在談的是很嚴肅的事耶!」她手叉著腰,瞪著他。
  「我知道。」他停止笑意。「小竹,你在擔心,這沒什麼好擔心的,我喜歡小竹,無論你有沒有比其他女孩子好,在我心裡,小竹是最好的。」
  小竹害羞的低下頭。「真是?」
  「真的,我第一次在人間張開眼睛時,看見的就是小竹,那時候你好可愛的對著我笑,我就在想小竹就像是天使一樣,而且是屬於我的天使。一生一世都是。這輩子我都無法不愛上小竹。」
  小竹說不出話來了,她只能一直盯著霖看。
  「怎麼啦?我認識的小竹不會說不出話來的呀!」霖取笑道。
  「不!……霖,你說得好讓我感動……其實我也沒那麼好啦!」她愈說愈臉紅。「我甚至連小喜、又蝶她們都比不上呢!」
  霖笑了。「我說過,小竹在我心裡,是凌駕於任何女孩之上的。不過,我的小竹從來沒這麼會臉紅哪!」他忍不住又摸摸她的臉。
  「這全是誰害的?」她腆道。突然她想起一件事。「霖,明天……我們可以去學校嗎?」
  「去學校?」霖皺起眉頭。「為什麼?這幾天都要待在家裡的。」
  「可是誰知道要待多久啊!他們又沒說什麼時候會來,萬一他們一、二年以後才來呢!那我天天坐在家裡不悶死才怪!我是想去見又蝶嘛!這麼久沒見著她,怪無聊的啊!」
  「我們可以請又蝶來家裡玩呀!」
  「霖,那就不好玩了,誰喜歡和知心朋友聊天的時候,旁邊還有個媽,有個男孩,那感覺是不一樣的。」
  「知心朋友?你不當我是知心朋友?」
  「不是啦!霖,你是我的知心男朋友,和女的知心朋友是不一樣的。」
  「有什麼不一樣?」霖有些吃味。「都是朋友,我也一樣可以陪你聊天解悶……你嫌我話少嗎?」
  她用力搖頭。「霖,不是啦!有些事我是不能跟你說的,我當然要跟又蝶說啦!」
  「有什麼不能跟我說的?」
  小竹想子想,笑了。「例如,我就要跟又喋講,霖不再是我弟弟啦!這事兒你這當事人早知道了嘛!我總不能跟你說嘛!我當然要找又蝶來和我開心啦!」她狡辯道。
  霖跟著笑了,但馬上嚴肅起來了。「小竹……我不是要限制你的行動或者交友的機會,只是……我怕萬一……三大長老來了,我無力保護你……如果……」
  她摀住霖的嘴。「我知道啦!霖,別擔心了,你沒聽過什麼吉人自有天相嗎?」她眨眨眼。「像我這種方頭大耳的女孩不會這麼早就被解決啦,我還有很多很多的事要做呢!」
  霖勉強一笑。「例如什麼事?」
  她轉轉眼珠。「例如……我還要跟霖談戀愛啦!」
  「小竹……」
  小竹開心的看到霖困窘的模樣。「霖,那麼晚了,我想睡了。」
  霖點點頭。「是該休息了。」他想牽住小竹的手,陪她下去,但被小竹掙脫開了。
  「小竹……」他驚訝的看著她。
  小竹保持一個甜美笑容。「霖?」
  「怎麼了?」他擔心的問道。
  「你長得好高唷!」她說道。
  霖因惑的看著她,小竹到底要說什麼?
  「害我每次都要仰頭跟你說話呢!」
  「小竹……」
  「你彎下身一點嘛!」
  「小竹……」
  「好不好嘛?」
  霖照做了。
  「再低下一點來啦!」
  霖雖疑惑,但依舊照做了。
  等到霖的頭和小竹平高了,小竹才滿意地微笑。
  「小竹,你想做什麼……」他話還沒說完,小竹就湊過來對著他的嘴就是一吻。
  他呆住了。「小竹……」
  小竹滿臉通紅。「晚安,霖。」她頭也不回的跑下樓。
  霖只能呆呆的、楞楞的站在那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