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小竹一跑進堡裡,就看見比一條街還長的偌大客廳裡有好幾個惡魔圍在一塊,其中拓也還背對著她,低頭朝某個惡魔說話。
  霖?她怎麼沒看見霖?
  小喜開口。「拓也!」
  拓也轉過身來,這才露出他前面躺在擔架上的霖。
  小竹大驚。「霖!」她擠到霖的身邊來。
  霖的額頭紮著繃帶,整張臉色根本已經是雪白了。
  「霖!」她心疼地喊道。
  「你!」葛長老從惡魔界裡走出來。「你這個人類怎麼可以進我們惡魔堡呢?」
  「長老!您沒瞧見小竹是來看她的霖啊!」小喜厭道。
  「她的霖?」他瞪著小竹輕輕碰觸霖的臉頰。「白振霖不再是她的弟弟了,她早該回去了,怎麼還留在這裡?小喜,我不是叫你送她回去嗎?」
  「沒時間嘛!」
  「你!把她帶出去,我們偉大的惡魔堡除了惡魔之外是不准有別的生物進來。」他大叫道。
  「你閉嘴!」小竹斥罵他,讓他呆楞了好一陣子。「你不知道霖受傷了嗎?你還這麼大聲!如果你真正關心霖,就不會在這時只顧是什麼怪物闖進你偉大的什麼堡。霖需要安靜;如果你再叫,我就把你趕出去。」小竹怒瞪他,一副絲毫不為所懼的樣子。
  「你!」長老也為之氣結。
  「拓也!小喜!把他拖出去!」小竹生氣的叫道。
  小喜忍不住暗笑起來。「長老,我看我們還是出去好了。」她朝拓也使使眼色。
  拓也掛上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神情,把不情願的長老架出去了。
  小喜要不是為了霖需要安靜,她早就想大笑了。她活了這麼久,第一次這麼痛快。
  她忍住笑,把其他惡魔也趕出去,讓小竹和霖相處。
  小竹看著蒼白的霖,心裡心疼極了,難道這真如小喜說的,她愛上了霖嗎?
  她輕觸霖沒血色的臉頰。「霖……」
  「小竹?」霖勉強的睜開眼。
  「霖!你醒了!」小竹哭道。「你覺得怎樣?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叫醫生……這裡的醫生要到哪裡找?」
  霖虛弱一笑。「我的小竹還是這麼嘮叨。」他閉上眼。
  「霖!你不要嚇我。」
  霖半張開眼,修長的睫毛遮掩不去他眼裡的楚痛。「別怕,小竹,這只是小傷。」
  「小傷?傷到額頭還算是小傷,要是媽在,她一定早嚇得昏過去了。」
  「但這裡只有你在。」
  「是的,就只有我在,所以我要照顧你,霖,你是怎麼了?這麼粗心大意,你是存心想嚇我。」她吸吸鼻子。
  「我不是有意的,只是……那時候我無心對付他們,我心裡在想……你。」
  「想我?」小竹感到臉上驀地滾燙起來,但她永遠蒼白的臉頰上卻一點也看不出來。
  「是的。」他輕聲道。
  「霖……」她欲言又止的神情,讓霖感到不解。
  「怎麼啦?小竹,你有心事嗎?」
  小竹咬著唇,她想問霖……是不是喜歡她?她真是天下第一號大白癡,到現在才瞭解對霖的感情,結果她還不知道霖對她又是抱著什麼感情。
  「小竹?」霖不解她的心事。
  她搖搖頭,擠出一個微笑。「等你好些,我再告訴你。」
  霖不安的看著她。「是不是在我離開的這段期間……發生了什麼事了?」
  「沒有。」
  「真的?」霖懷疑道。他的小竹從來沒有這麼忸怩過,她都是有什麼話就說什麼的啊!難道在他離開的這段期間內,小竹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小竹搖搖頭。「沒發生什麼事,只是我的笨腦袋想通了某些事。」「某些事?」
  小竹對他盈盈一笑。「對,某些事!不過,這些事要等你傷好些,我再告訴你。」這也可以讓她緩衝一下。
  「小竹,不能現在嗎?你說得都讓我心神不寧了。你在吊我的胃口!」他有些抱怨的說。
  「我也不想啊!但我怕我說出來後,害得你沒法養傷,所以我決定這件事稍後再談。」她完結道,臉上堅決的神情明白的讓霖知道她絕不會再說了。
  「好吧!」霖帶著不安閉上眼休息。「那你先告訴我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半晌,小竹沒回答他。
  他張開眼。「小竹?怎麼啦?」
  她還是搖搖頭。「沒事,我只是在想這對你來說到底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霖有些哭笑不得,他的小竹又回來了。
  「你怎麼會不知道呢?」「因為我不是你啊!唉!如果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就好了。霖,現在你閉上眼睛,好好休息一下,我找人……不是,是那群惡魔來抬你回房。你只管休息,我不會讓人來吵你的。」
  「小竹……長老呢?」
  「被我趕出去了。」
  「趕……」霖真正驚訝了。「你趕長老出去?」
  小竹點點頭。「當然,我說過我不會讓人來吵你的,他聲音簡直可以掀翻屋頂。霖,你休息吧!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霖輕輕的歎口氣,他閉上眼休息,就在小竹以為他要睡著之際,霖又突然開口。「但又能陪多久呢?」
  小竹楞了一下,她笑了。「永遠,直到你我生命終結。」
  霖倏的張開眼。「小竹……你說什麼?」
  小竹頑皮的笑笑。「我沒說什麼,快睡吧!難不成要我唱搖籃曲?」
  「可是……」
  「可是什麼?我警告你,你要再不好好休息,我就不理你了,讓你給那個可怕噪音的長老給吼死。」她作勢欲走。
  霖馬上拉住她。「不要,小竹,我休息就是了,你陪在我身邊好嗎?」
  小竹滿意的點點頭。
  霖則懷著不安的心情入睡了。
  「來,嘴巴張開。」小竹把削好的蘋果塞一片放入溫順的霖口中。「對,這才乖。」
  「小竹,我自己可以來。」
  她面帶微笑著搖頭。「你還沒好,我來就可以了,吞下去了沒?再張開。」
  霖聽話的張開。
  安子亞在一旁實在忍不住開口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小竹,沒必要這麼個喂法吧?霖受傷的地方又不是在手。」
  「我高興嘛!」小竹朝著霖甜蜜一笑,讓霖看呆了。
  安子亞翻翻白眼。「最近是不是人間有哪顆隕星掉錯地方了,怎麼人類全變了?」
  「我沒變啊!」她無辜的說道。「我還是小竹啊!霖,你看我有變嗎?霖本想點頭,但一看見小竹盯著他看,他還是搖搖頭。「小竹還是我的小竹。」
  「哈!那簡直是在說夢話嘛!說實在話,我比較懷念小喜說的那個小竹,那天我不在場,沒親眼看見你大斥長老的模樣真是可惜了,不過……小竹,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受到什麼刺激?我問小喜,也只是一直在猛笑著,一點口風也不透露給我。」
  小竹直笑著。「沒事啊!霖受傷了,本來就應該受到照顧嘛!是不是?霖?從小霖就沒生過病,我想像個姊姊一樣的照顧他,都沒法子,都是他在照顧我。我現在不好好掌握機會,怎麼可以?」她注意到霖突然黯下來的眼神。「霖,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霖搖搖頭。小竹……還是當他是弟弟嗎?
  「那你不高興啊?」小竹看著他。「霖,別不高興嘛!你一不高興,我的心情也跟著不好耶。」
  「不!我沒不高興,我……只是在想……小竹該什麼時候……回去?」他輕聲道「霖!」安子亞瞪著他。霖是什麼意思?他真想讓小竹這麼早就離開他?
  小竹楞了一下,馬上恢復笑容。「霖,不是我,是我們要什麼時候回去?」
  「小竹……我們不能一起回去,你必須一個人回去,而我……要永遠留在這裡。」
  「霖!你答應過我,永遠不離開我的。」她大叫。「你不能反悔的。」
  「小竹,我何嘗喜歡反悔,但你是人類,我是惡魔,當我擁有億萬年的生命時……小竹,你卻在我面前經過生、老、病、死,我不要見到這樣,我不要我的小竹在我面前死掉,你懂嗎?小竹……你只能一個人回去……我會在這裡祝福你的。」
  霖難過的說道。
  小竹直勾勾的望著他。「還有一個理由,對不對?你拿你的自由來換我的生命,是不是?霖!我不要你為這麼做,你根本就已經屬於人間的一分子,你愛人間,為什麼你不該回去?我想我的霖陪我,霖不看見我經過生老病死,我就不會死嗎?霖,你知不知道,當我知道你有那麼長的生命時,我好為霖高興!因為我……」
  霖無情的打斷她。「你有沒有想過,當你老邁時,我仍然是個年輕的男孩,那時候你會有什麼感覺?視我為怪物!你會討厭我,而我無法忍受這點,即使你當我是你弟弟,你終有一天還是會怕我的。」
  「霖,我不怕的,我也不當你是我弟弟,我喜歡你,霖……」她看見霖震驚的神情,想繼續說下去,但進來的小喜和長老打斷了她的話。
  小喜看看小竹生氣的臉孔,安子亞一臉看好戲的表情,再加上霖急切盯著小竹的神情,她想她瞭解了這裡發生了什麼事了。
  「打擾你們了,但長老堅持來看看小竹的霖,所以我就跟著來啦!」她有點後悔沒來得及參加這場好戲,看起來似乎很精彩的樣子。
  葛長老走到霖面前。「你好些了嗎?」
  霖點點頭,但眼睛還是停留在小竹的身上。
  他開始說教,「白振霖,你可知道這次掃蕩妖鬼的行動,你犯了多大的錯誤?在捉妖鬼的時候怎能分心旁騖,我不得不說你在人間的修行完全失敗,你還不夠格當一名智魔。」
  「霖本來就不是惡魔,他是人類。」小竹生氣的說道。「他是屬於人間的,在你們把霖放在人間後,他就是人類了,他不是惡魔,你們沒有權指使他做他不想做的事。」
  「小竹……」
  「你這丫頭,我已經很容忍你了,你不該變本加厲,這是我們惡魔世界的事,與你無關。」葛長老怒道。
  「我沒有變本加厲,因為我說的都是實話,而且這和我有很大關係,因為霖是我的親人。你們都沒有考慮過霖的心情,他根本不想做個惡魔,他喜歡人間,他想做個人類。如果你要霖做個道道地地的魔,就不該把他孤獨的送往人間,他現在被人間同化了,你應該讓他走。」
  「我讓他走?那是說你願意拿你的命來換他的自由?」葛長老本來想用詞逼退她,沒想到她真的點頭了。
  「是的,我願意。」小竹冷靜的說道,完全不像人間那個做事沒經過大腦,一直靠霖替她收拾爛攤子的白筱竹。
  「小竹!」霖激動的喊道。
  小竹盯著霖。「因為我愛霖,或許在過去我一直認為霖是我弟弟,但現在不是了,霖一直是我最重要的人,沒有他,我的生命還有什麼意義呢?」她任淚珠在眼眶裡打滾。
  「小竹……」霖真的呆住了。
  葛長老困惑的看著她。「你可知,你拿命來換霖的自由,就算霖回到人間,你也再見不到他了?」
  「我知道。」她的淚珠滑下來。「但我也知道霖很喜歡人間,就算沒有我,霖還是一樣喜歡人間,這是我本來就欠霖的;如果沒有霖,我早就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你要我想像以後沒有霖的日子,我想像不出來,我想跟霖在一塊,但……若不行,沒有了霖的日子我過不下去,霖一直是我快樂的泉源,沒有他,我也沒什麼意思了。」
  「小竹!」霖不顧傷口的疼痛,掙扎的爬下床。「小竹!」他緊緊的抱住她。
  他從不知小竹竟也會有愛上他的一日……而且還願意……
  但他還是不能讓小竹死,因為他也愛小竹啊!
  「小竹……你回去,好不好?」他的聲音沙啞。「你忘了爸媽還在等你嗎?」
  「可是……」
  「可是什麼?」他輕聲說道。「你想讓爸媽難過嗎?」
  小竹用力的搖搖頭。「不!但我也不要跟你分開。」
  「你真的如此喜歡人間,喜歡到不願做一個不死身的惡魔?」葛長老突然問。
  霖停頓一下,看看小喜和安子亞。「惡魔的生命或許是人類所夢想的長生不死的生命,但如果沒有小竹,它是永遠屬於孤獨的,我寧可不要這種生命;一輩子日復一日,夜復一夜,只有孤寂可以陪伴著我,而它甚至沒有結束的一天,我不要。我寧可要人類雖然短暫卻充滿愛的生命,我寧可要人類短暫的生命和小竹永遠在一塊,我也不要沒有小竹的日子。」他把小竹抱得好緊,彷彿想藉此讓小竹不要離開。
  「霖……」小竹的臉上濕答答的。她原本還不太敢確定霖對他的感情到底是為何,現在她都明白了。
  「長老,您都沒有一絲絲的感動嗎?」小喜開口。
  葛長老怒瞪著這群人。「他是個惡魔,就算是我准他回人間,他還是個惡魔!他永遠不能跟這個丫頭廝守一生,當她死了的時候呢?那只不過再五、六十年的光景,白振霖還是個年輕的男魔,那時候又怎樣?那是短暫的幸福後緊接而來更深的痛苦,倒不如快刀斬麻,一了百了趁白振霖放入的感情還沒很深的時候,讓這個丫頭回去吧!魔跟人根本是不可能的。」
  「我不要,霖,我不要!」小竹緊緊抱住霖,不肯放開他。
  「那就讓我變成人類吧。」霖突然平靜的開口。
  「霖……」小竹驚訝看著他,久久說不出一句話。
  安子亞首先恢復過來。「霖,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是在放棄永無止境的生命啊!那是人類求也求不到的啊!」他大叫,這對他太……太不可思議了。為什麼霖肯為一個女孩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就算她是他愛的人,也不可能會付出這麼多吧?要他就不會……
  「安子亞說得對,一定還有其他方法的。」小喜嚴肅的開口。
  「霖……」
  霖溫柔的擦乾小竹臉上的淚痕。「我一直很想做人類的,我曾經說過,如果在我漫長的生命裡沒有小竹,我會永遠孤獨的,那麼我不希罕它。」
  「不!霖……你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不值得你付出這麼多的。」小竹哽咽道。
  霖搖搖頭,臉上帶著安詳的笑容。「我不只是為你,我也為自己,我不要我的生命空洞,你知道嗎?在我剛來惡魔世界的前幾天,我一想到我的生命無盡,而在我生命裡陪伴我的孤寂永遠沒有停止的一天,我就受不了。小竹……我一直很喜歡做人類,我想要做一個人類,想要和小竹像以前那樣,天天快樂的在一起,那一直是我的奢夢,你知道嗎?」他輕聲道。「尤其是……能知道你……不再把我當弟弟一樣愛我,這是我寧願用生命換來的,你知道嗎?」霖……」小竹肩膀不住的抽搐著,她倒在霖的懷裡哭起來。
  「多麼感人的一幕。」小喜動容的說。「長老,您無話可說嗎?」
  「你要我說什麼?從沒有一個惡魔想要變成人類的,再說白振霖是惡魔,他再怎麼想變成人類,也只是一個妄想而已。」
  「如果真的能變成人類呢?」小喜看著他。
  「不可能的。」
  「如果可能呢?你願意放了小竹的霖,還有小竹嗎?」
  「這丫頭的命早就該絕了,她能活到現在,全是白振霖換來的,如果他變成人類,我們之間的約定也就自動消失了。」
  「長老……」霖叫道。難道他跟小竹這一生一世就真的無緣了嗎?
  小喜冷笑一聲。「長老您那麼崇尚命運的輪迴,那麼您現在是不是也不該站在這裡了呢?我記得您應該在好幾個星期以前,就從惡魔世界消失了!」她指的是他在餐館噎倒的那一次。
  「你……」
  小喜聳聳肩。「我只不過在向您索取報酬罷了!長老您該不會忘了要知恩圖報吧?」
  安子亞看得都傻了,他不得不暗暗佩服小喜的膽大。
  葛長老看了看偎在霖懷裡的小竹,還有霖期待的臉孔。「就算我答應,另外兩位長老還有拓也也不見得會答應。」他似乎有些動容了,畢竟他從未見到會為了一個惡魔,甘冒危險的來到惡魔世界的人類,他也未曾見過會為了一個人類放棄億萬年生命的惡魔。
  小喜面帶微笑。「離長老的老婆曾被小竹救過,所以離長老應該沒問題。拓也和小竹他們是朋友,更沒問題。至於還有一位長老,是裡頭最好說話的一位,憑拓也的口才和身份可以很容易說服他的。」
  「這丫頭救了離長老的老婆?」
  小喜點點頭。「在湖裡。」
  葛長老再看了小竹一眼。「這難道是撒旦大人的意思?就這麼巧……」
  「長老,您答應嗎?」她重複問道。
  「如果白振霖能變成人類的話,我願意給他們一次機會。」他聽到安子亞的歡呼,「不過,那必須在一個條件之下。」
  「什麼條件?」他們忍不住問道。
  「我可以不計較白振霖變人類,但這丫頭的命,我卻不得不索回,這是惡魔世界的定律。」
  「長老……」霖緊張起來。
  「那還不是一樣!」安子亞喃喃抱怨。
  「這是惡魔世界的定律。」長老強調,以顯示他並不那麼不通人情。「如果有了放魂的先例,惡魔世界以後就無威信可言。不過……我可以通融一下,我只索取一次這丫頭的命,如果她躲過了,我可以饒她不死,還可以送給她長命百歲。」
  「長老!沒有人可以躲過死神的追捕的。」安子亞大叫。
  小喜迅速算了一下。「可以,我們願意試一試。」
  「不!」霖沙啞道。「我不能拿小竹的命來冒險。」
  小竹直視他。「我想試試看,霖,如果你都能成為人類,我為什麼不能試試呢?」她的眼裡有堅決。
  「小竹……」
  「我話還沒說完,那必須是在白振霖能變成人類的情況之下。」葛長老的樣子似乎是早已穩操勝算了!
  小喜嘴角一勾。「長老,我魔女小喜從不打沒把握的仗,您忘了在您之上,還有一個住在森林裡的紫魔女嗎?她可是繼撒旦大人之後活得最久的魔女了。我相信她是有辦法可以讓白振霖變成人類的。」
  「紫魔女?」葛長老冷笑。「她早就不見外人了,而且她討厭任何進去干擾她的人。」
  「除了瑪莉之外!」小喜還是保持一貫笑容。「您忘了上次瑪莉有難,是誰來救她的嗎?瑪莉和紫魔女可是好朋友呢!」
  「你這個小魔女!」
  「別動容,這一切不過都是碰巧罷了!」
  葛長老不怒反笑。「那麼我大概也還沒說過,我會派哪個惡魔去取這丫頭的命吧?在你們回人間的幾天後,我會……派三大長老出馬!」
  「您——」小喜還有霖、安子亞全都呆住了。
  小竹困惑的感到霖的身體僵硬起來了。
  難道葛長老派出的惡魔有什麼可怕的嗎?
  「霖……」她想問霖。
  霖不說話,只是更加抱緊她。
  他不會讓小竹死的。在他好不容易探知了小竹的心意後,他不會讓小竹死的,小竹是他的,永遠是他的。
  小竹一出房間,就見到了霖。「霖?你怎麼在這裡?」她跑到他身邊。「這麼晚了,你應該在你的房裡睡覺,再說你的傷還沒好……」
  霖溫柔的看著她。「我本來是想見你的,可是瑪莉告訴我說,你睡了,我不忍心吵醒你,所以我就在這裡坐下來看著窗外的天空。」
  小竹坐在他身邊,朝外一看。「這裡的黑夜跟人間沒有不一樣嘛!」
  「只有這個一樣,但其他的……卻是大不相同。」
  「霖……你怎麼了?不高興嗎?是為了今天下午那些長老說的話嗎?」小竹小心的看著他。「霖,我……我不知該怎麼說,我喜歡霖,我想要霖陪我一輩子,可是我沒有權利要霖放棄這麼可貴的生命,但我好想跟霖永遠在一起,霖……我是不是很自私?」
  霖讓小竹的頭靠在他的肩上。「這是我心甘情願的,生命或許是愈長愈好,可是如果在漫長的生命中沒有存在任何絲毫的意義,那我要這生命做什麼呢?那只不過是在浪費生命。再說長命百歲並不代表人的一生就會永遠快樂,小竹,你是要長命百歲還是要生命中的快樂?」
  小竹認真的想了想。「我當然要每天活得快快樂樂、開開心心。如要我長命,但一輩子卻沒什麼開心的事,我一定不要的。」
  霖輕笑。「那就是了。小竹對我而言,是比生命還重要的,沒有小竹,我活著也沒什麼意思了。」
  「霖……」小竹感動的說不出話來。「霖對我而言也是比任何東西都重要。……可是霖,你不再考慮考慮嗎?」
  霖搖搖頭。「你別擔心了,這一切我會解決的,你困不困?」
  「不睏。我想跟霖一塊在這裡看黑夜,也許爸媽這時候也在看呢!」
  霖微微一笑,並不答話。因為沒有多久他的小竹就睡在他的懷裡。
  他永遠的小竹。
  慢慢的黑夜漸漸退去,遠方泛出一道曙光。
  「小喜,霖到底去哪了?為什麼他連叫我一聲都不叫就走了?」小竹抱怨道。
  今天一早她起來,就發現她躺在床上,一定是霖抱她上床的,可是為什麼霖、安子亞還有瑪莉全不見了?
  只有小喜陪著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霖連叫她都沒叫……是不是臨時發生什麼事了?她想到這裡,心頭都亂了。
  「別擔心,他們不會有事的!時間到了,他們就會回來的。」小喜一逕打坐。
  小竹撇嘴。「你們一定有事瞞我,要不然霖一定會告訴我,他去哪?為什麼瑪莉也要去?我不可以去嗎?……」她驀地想到一件事。「小喜!霖……霖該不會去找那個什麼紫魔女了吧?」她恐懼的看著小喜。
  小喜睜開一隻眼。「你還滿聰明的嘛!」
  「小喜!霖怎麼可以……小喜,帶我去找霖!」
  「怎麼回事?你的霖變成人類,你不高興嗎?」
  「我……說不高興是假的,可是這只是我自私的想法。霖不應該為我犧牲這麼多,他當然有權選擇更好的。」小竹難過的說道。
  小喜反一貫嘲諷的態度。「小竹,對你的霖而言,你就是他最好的選擇,再說我可不認為他會把這個叫犧牲,是不是啊?白振霖。」她對著小竹背後剛進來的霖說道。
  小竹轉過身去。「霖……」她注意到霖虛弱到需要安子亞的扶持,但霖的臉色帶著一絲她鮮少見到的滿足微笑。
  「霖!」她跑過去代替安子亞的位置。「你還好吧?」
  霖笑著搖搖頭。「很好,只是不太習慣。」
  「那……」她小心的問道。「你今天去哪了?該不會是……」
  「去你心裡所想的地方。」安子亞舒服的坐下來。「那種地方就算要我的命,我也不要再去了,太可怕了,我真想不透瑪莉這麼喜歡去是為了什麼?」
  「霖!你怎麼不事先告訴我?」她雖然生氣,但還是很小心翼翼的扶他坐下。
  「怕你阻止。」霖輕聲說道。
  小竹蓄滿淚水。「你應該告訴我的,現在你變成人類……我會覺得好罪過,霖的生命就這樣……」
  「別哭,小竹。」霖慌張的用袖子擦乾她的眼淚。「這是我心甘情願的,沒人逼我。小竹,你不要哭……我很喜歡做人類……想想看,從今而後,我可以跟你還有爸媽像人類一樣永遠的生活在一起,你……不高興嗎?」
  「我當然高興……可是如果沒有我,你根本不會遭遇到這樣的痛苦,你還是可以做個惡魔的。霖,對不起!」
  霖盯著她。「小竹,不要說對不起,誠如小喜說的,我不把這個叫犧牲,那是我跨向幸福的一個小踏石而已,你應該為我高興才對。」
  「可是……我總覺得霖為我付出好多……」
  「為你,也為我啊!」他輕聲道。
  「霖……」她低下頭。「你的臉色不太好,要不要休息?」她關心的問道。
  「再不好也沒有比當惡魔時的蒼白。」霖朝安子亞丟一個眼神。「安子亞?」
  「對!我差點忘了,這是霖替你向紫魔女要的。」他拿出一個小瓶。「這是把你身體裡的霖的血液給去掉。」
  「霖……」她沒想過這件事,霖卻仔細的替她注意到了。霖……真的對她很好!
  他摸摸她的臉。「我不要我的小竹害羞或者生氣的時候,臉色永遠是一片蒼白。我要我的小竹跟以前一樣。」
  「那霖也會跟我一樣了?」
  霖點點頭。
  小竹笑了。「那我以後就可以知道霖什麼時候臉紅了?以前我老看不出呢!」
  霖柔柔地笑了。
  「那霖……我們要什麼時候離開呢?」
  霖的眼神沉了沉。「再一陣子吧!」
  「為什麼?你已經是人類了,為什麼不能回去人間,爸媽現在一定都很著急。」
  「小竹……」
  「那是因為你的霖怕一旦回去人間,你的小命很快就被索回去啦!」小喜打斷他們。
  「可是我有你的項鏈啊!」
  「如果這是我的項鏈能解決的事,我早走了,還待在這裡做什麼?這次出馬索魂的是三大長老,葛長老和另外兩個長老,他們可是撒旦大人以下的最高官呢!你想躲過,除非是極好的運氣,否則你的霖變人類,也只是白費力氣了。」
  「小喜……」霖想阻止她。
  「我覺得還是要先給小竹點警告才對,現在你已經是人類之身,想要再保護小竹,那是難上加難,那個死長老就是看上這點,才非要你先變成人類才准離開惡魔世界。總有一天,我要他好看。」小喜忿忿不平的說道。
  「小喜,別說了!」
  安子亞緩緩開口。「依我之見,事情愈早解決,心就愈早安。能早些時候回人間是最好,一拖再拖也不是個辦法。」
  小竹看看霖為難的神情。「霖,贊成安子亞的意見,再拖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再說爸媽也一定等了很久了。」
  「可是……」
  「就這麼說定了,明天一早,我去借洛克鳥來,安子亞你去不去啊?」小喜問道。
  「當然要去,不去不夠朋友,是不是?」但他的心思已不在這裡了,他想起紫魔女給霖服的那瓶藥水,為什麼紫魔女也送給他一瓶?還說他安子亞將來會用得到?不會吧!他這麼喜歡做惡魔,怎麼會跑去做人類呢?或許是將來他會碰到某惡魔需要?一定是的,否則紫魔女幹嘛送他這藥水,他堂堂吸血鬼安子亞絕對不可能去做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類的。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