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她含著淚望著遠方的草叢,小小的拳頭很用力的握在身側。
  今天爸爸好嚴肅的告訴她,她的小弟弟沒了。沒了?那是什麼意思?小弟弟不來了嗎?他不喜歡他們的家庭嗎?還是他不喜歡她做他的小姊姊?她一直問著爸爸,可是爸爸根本沒有時間理她,他一直安慰著傷心的媽媽。
  媽媽一定很難過。在今天以前,媽媽總是抱著她,告訴她好多好多關於小弟弟的事,使得她也跟著好喜歡好喜歡弟弟;她還特地打破豬寶寶,把所有的零用錢買了個大娃娃,準備她去上幼稚園的時候,陪著弟弟。
  可是弟弟怎麼不來了呢?她盼了好久,難道真的是因為弟弟不喜歡她做小姊姊嗎?可是她還為了他變得很乖,連媽媽都說她有小姊姊的樣子,難道弟弟還是認為她不能做他的姊姊嗎?她用力的擦擦眼淚,她的大娃娃沒用了,小弟弟一定是一點也不喜歡她……
  隨風飄場的草叢裡有著一團黑。
  她睜大眼睛。暫時忘卻難過,在謹慎和好奇間掙扎,終於孩童式的好奇戰勝。
  她不顧新衣服上沾滿了雜草和泥塊,一路用胖胖的小腿跑過去。
  直到她看見黑袍下的小臉。
  她驚訝的瞪著他,但隨即讚歎起來。這個小娃娃好漂亮啊!好像她看過的洋娃娃一樣,而且他的睫毛好長好長,他的嘴唇也好可愛耶!她忍不住的碰碰他。好可愛啊!……可是他怎麼會待在這裡?難道他忘了回家的路嗎?說到這點他就不如她了,雖然她沒有他那麼漂亮,可是起碼她還認著回家的路,她得意的想道,但一個突來的念頭卻使她忘了得意。
  她瞪著他。他忘了回家的路?難道他就是她的小弟弟嗎?小弟弟說不定就是忘了回家的路,才不能來她們家,所以媽媽和爸爸才那麼難過。那麼,小弟弟不是不喜歡她,才不來她家的嘍!是的。他一定是她的小弟弟,要不然他怎麼會躺在這裡,忘了回家的路呢?她好高興中哪!她找到她的小弟弟,媽媽一定也會很開心。
  她開始費力的想抱起這個跟她差不多大小的孩子,一直到臉都漲紅了,她還是無法抱起來。
  一直到樹林裡一個穿著黑袍的人手輕輕一場,她奇跡般的背起他。
  但她根本沒注意到。
  她只知道她的娃娃不寂寞了。
  她滿心歡欣的回家。
  「小竹,你跑到哪裡去了?爸爸找你好久了!」白振威一看見他的女兒進門,馬上鬆口氣。
  他實在無法承擔再失去一個孩子,尤其是他最最寶貝的小竹。
  「爸爸,我帶弟弟回來了。」她轉過身,讓她父親注意到她背上的男孩。
  「老天。」他瞪大眼,馬上小心的接過她背上的孩子。「小竹,這……這個孩子……是誰家的啊?你怎麼把他抱來了!」
  她得意的看著她的父親。「這是弟弟啊!他忘了回家的路了,難怪媽媽會難過,爸爸,趕快抱給媽媽看,媽媽就不會傷心了。」她用力推著父親的腿。
  「弟弟?」他更驚訝的說不出話了「你說他是我們的弟弟?」
  她用力的點頭,示意要她的父親把弟弟抱低一點,好讓她看得到。
  「是啊!爸爸,小竹在草堆裡發現弟弟的。小竹很聰明吧,爸爸找不到的,我找得到。」她碰碰她弟弟白嫩的臉頰。軟軟的,好像棉花糖,她再摸摸自己的臉,搖搖頭。還是弟弟的好玩。
  白振威看了忍不住的笑了。他的小竹是那麼的天真,他低頭一望,剛才他倒沒仔細看,懷裡的孩子長得十分眉清目秀……甚至可以說得上是漂亮的孩子。小竹說剛才是在草堆裡發現他的,難道是棄嬰嗎?是誰忍心毛掉這麼漂亮的孩子,就算是他這個剛見到這孩子的人也狠不下心丟掉他啊!……這孩子要是他的,那該多好啊!……他在想什麼啊?
  「爸爸……」她扯著爸爸的衣角,注意到屋裡出來一個蒼白的女人。「媽媽!」她跑過去扶她。
  林玉萍虛弱的笑笑:「小竹回來了。」
  「是啊!」她忍不住說出這個好消息。「媽媽,我還把弟弟帶回來了呢!」
  「弟弟?」她一臉不解的看著小竹。
  「在這裡。」白振威把孩子抱過去。「小竹在草堆裡撿到的,大概是個棄嬰吧!」他把孩子的臉露給他的妻子看。
  「好漂亮的孩子啊!」她驚呼起來,直覺的伸出手去摸他。
  小竹看看爸爸,再看看媽媽。「爸爸,什麼叫棄嬰?那是弟弟的名字嗎?」
  「不是,那是……」
  「威!」玉萍阻止他說下去,「小竹還小,你解釋這麼多,她也聽不懂。」但她的眼光一直不離開小男孩沉睡的臉。
  「我懂!我已經長大了。」小竹不滿的咕噥,「我還把迷路的弟弟帶回來呢!」
  「弟弟?」玉萍微笑的逗弄著白振威懷裡的孩子看,讓她看傻了眼。自從玉萍流產後,就不再笑過了……難道她跟這個孩子有緣?
  「是啊!」小竹重複剛才的話:「弟弟是因為忘記回家的路,所以才沒來我們家,所以我把迷路的弟弟帶回家,我的功勞最大。」
  玉萍困感的看向她的丈夫。
  「顯然我們的小竹把他看做是我們家的小弟弟了。」他答道。
  「如果他真是我們的孩子就好了。」她脫口道。
  「玉萍!」他念頭一閃,突然衝口而出。「我們把他送到警察局,如果沒人來認領,他就做我們孩子,好不好?小竹坐在地板上替她的弟弟別上一朵花。玉萍在一邊看了,忍不住的笑了,但還是開口:「小竹,振霖是男孩子,怎麼可以帶花呢?」
  小竹偏著頭看著她的傑作。「可是很可愛啊!是不是啊?霖?」
  振霖跟著她點頭。「是很可愛啊!」他重複著她的話。
  「小竹,你就會欺負你弟弟。」
  「我才沒有呢!霖,我有沒有?」
  他搖搖頭,把頭上的花拿下來改別在小竹的頭上:「小竹也很可愛啊!」
  小竹照照鏡子,咯咯笑起來。
  他也帶著微笑看著他的小姊姊開心的大笑。
  玉萍笑著搖搖頭。自從她和振威領養了振霖,這一年來家裡就多了不少笑聲;尤其是小竹,她從小就沒有兄弟姊妹,一個人玩總是無聊,現在有了個弟弟,小竹是裡頭最開心的,就連晚上睡覺也搬到振霖的房裡去睡。可是……她皺皺眉,振霖的個性似乎天性沉默,對任何事情都不會過分興奮,比小竹要沉默多了,而且她的振霖愈長愈漂亮,像個俊娃娃似的。
  雖然他很安靜,可是她還是很愛這個孩子,就像愛小竹一樣。
  她想到一件事。「小竹,做姊姊要有姊姊的樣子,這個秋天你就要進幼稚園了,怎麼還可以這麼頑皮呢?」
  小竹抬頭。「對!我差點忘了,霖,我快要是小學生了,你高不高興?」
  他瞪著她。「不要!」他大聲的語氣嚇了玉萍一跳。振霖從不大聲說話的。
  「振霖,怎麼了?」
  「小竹不要上學。她要陪我。」他專注的看著小竹。
  小竹咧嘴笑著,露出缺一顆大門牙的笑容。「媽媽說乖孩子是要上學的。霖,你還要一年才能去上學,到時候我們就可以一起上學了。」
  「小竹去上學,我也要去。」
  「振霖還太小了……」玉萍說道。
  「我也要去。」他堅持。不哭也不鬧,只是很沉靜的表達他的意見,比起小竹,他倒像是哥哥,而不是弟弟,玉萍忍不住想道。
  「那是不可以的。因為我是姊姊,所以應該我先上學。」小竹跑到床上拿大狗熊過來。「霖,要是你無聊,我給你的大娃娃可以陪你啊!」
  「不要!我也要去。」他重複著。
  「霖!」
  「好吧!好吧!」玉萍把振霖抱到腿上。「等秋天的時候,媽媽看看幼稚園還有沒有缺額,如果沒有,就讓小竹晚一年上學,好不好?」
  他這才露出一個微笑。
  小竹覺得他好可愛啊!她跟著抓上玉萍腿上,給霖紅嘟嘟的小嘴上一個用力的吻。
  小竹咯咯笑。「媽,這是不是叫『打波』啊?」小竹!」玉萍皺著眉。
  「我們昨天晚上看到的嘛!是不是?霖,昨天晚上我們看見媽媽和爸爸在嘴對嘴,爸爸還說這叫『打波』。」
  霖點點頭。
  「小竹!」玉萍紅著臉。「你會把你弟弟教壞的。」
  「打波是壞的嗎?」小竹睜大眼,趕緊替霖擦擦嘴巴。「可是我昨晚跟霖打波好幾次耶!霖,怎麼辦?」
  霖搖搖頭。「我不怕。」
  「媽,怎麼辦?」小竹的小臉上充滿緊張。
  玉萍笑了。「只要你乖乖的,就沒事了。」
  「真的?媽,那你怎麼還要跟爸爸打波?你不怕變壞嗎?」
  「不會。那只會增進彼此的感情。」小竹好困惑喔。「媽,到底是變壞還是會變好啊?」
  「只要彼此願意,當然就不會變壞啦!」
  小竹似懂非懂。「霖,你喜不喜歡跟我打波啊?」
  霖用力的點點頭。
  「那霖,我們每天都打波,好不好?」這樣我們的感情就會很好很好了。她說完,又給霖一個「打波」。
  小竹一直咯咯的笑。
  隔年。
  小竹在中午吃午餐的時候,一個人跑到花園去吃便當,她才不要跟霖一起吃呢!今天他們第一天上學,她還很高興有霖一起陪她,可是上完一節課後,她就不這麼想了!
  一下課好多女生都圍在霖的身邊臉紅的跟霖說話。她呢,原本她也交了好幾個女生和男生做朋友,可是一下課那些女生都跑到霖那裡去了;那些男生一聽她是霖的姊姊,就連理都不願意理她,這都是霖害的。
  有什麼了不起嘛!不做朋友就不做朋友嘛!大不了她可以跟霖在一起嘛……可是現在霖一定也在和那此臭女生在一塊玩,她才不希罕霖呢!她自己也可以吃便當,自己玩啊!哼!
  她氣鼓鼓的翻開便當盒,才發現她的湯匙放在教室了。怎麼辦?她才不要回去那裡拿呢!
  「小竹?」霖出現在她後頭。
  她撇過頭,連理都不理他。
  霖自己爬上來坐在她身邊,手裡也抱著一個便當。
  「小竹,你……生氣啦?」
  小竹鼓起腮幫子,還是不理他。
  「小竹,你在生我氣!」「你走開啦!我不要理你了。」
  「小竹,我又沒有惹你,你怎麼可以不理我!」
  小竹實在是忍不住了,她轉過頭去瞪著霖。「都是你害的啦!我今天才剛交了四個女生,兩個男生做朋友。」她用胖胖的小指頭數給他看。「結果,四個女生被你搶走了,那兩個男生因為我是你的姊姊,都不理我了!我討厭你,都是你害的,你自己都有那麼多女朋友。我一個都沒有。」
  霖著急的看著她。「小竹,你還有我啊!」
  「沒有了啦!你也被那些女生搶走了啦!」
  「沒有,小竹,我不要那些女生,我一點也不喜歡她們,我只喜歡跟你在一起。」
  小竹看看她。「真的?」
  霖用力的點點頭。
  小竹笑開臉。「不騙人的唷。」她伸出手要和他打勾勾。
  霖馬上勾住她的手。「不騙。」
  小竹咧嘴笑著,露出缺了兩顆的大門牙。她好開心啊!!可是她肚子馬上跟著咕嚕咕嚕的叫起來。
  她嘟起嘴。「我肚子餓了。」
  霖馬上打開自己的便當。「我們一起吃。」
  「可是我忘了拿湯匙了……」
  霖想爬下去。「我去幫你拿。」
  「不要,霖!我才不要回去看那些討厭的臭女生呢!你也不要!」
  「那……」霖想了想。「那,我們一起用我的湯匙,好不好?」他拿出湯匙來。
  小竹馬上點點頭。
  霖先餵她吃一口,自己再吃一口。
  小竹看看她的便當,再看看霖的便當。「霖,為什麼你的便當有那個,我也要。」
  「小竹,媽說你最近胃不太好,不能吃這個,這個不容易消化。」他再餵她一口。
  「我要嘛!一口就好了,好不好?一口!」她哀求道。
  霖猶豫一下。「一口唷!」他不想小竹晚上又鬧胃痛。
  小竹興奮的點點頭,咬了一大口霖遞過來的美食。
  「哇!好好吃耶,媽偏心!我還要吃!」
  霖搖搖頭。「不可以了!你會胃痛的。」
  「不會啦!霖,再一口就好了嘛!」
  霖還是搖搖頭。「小竹胃痛,我會擔心的。」
  小竹看看她。「真的?」
  霖用力的點點頭。
  「好吧!那我不吃這個了,吃那個好了。」
  霖馬上再餵她一口。
  一直到午睡鈴響,他們才手牽手一起跑回教室午睡。
  以後每噸午飯,小竹和霖都來這個小花園用一根湯匙吃飯。
  小竹好開心霖沒有被其他女生搶走。
  時光飛逝!
  小竹放學回來就急著往霖和她的房間跑。今天霖不舒服先回家,不知道他好些了沒?
  她悄悄的打開房門,也許霖在休息。做姊姊要有姊姊的樣子,她想著媽媽的話,她這樣算是有小姊姊的樣子吧!
  她一開房門,眼前的景物嚇了她一大跳。
  滿室的桌椅和床都飛起來了,霖就站在中間。
  她大叫。「霖!」這是怎麼回事?
  他回頭,滿臉的驚慌,同時騰空的桌椅似乎突然失去控制掉下來,其中一個椅腳撞到小竹的額頭。
  「小竹!」他跑過來。「有沒有事?」他扳開她捂著前額的手。血從她的指縫間流下來。
  「小竹,疼不疼?」他趕緊拿出手帕壓住傷口。
  她拚命的忍住淚。「不疼,不疼。姊姊是不會疼的。」「小竹,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看起來似乎也快哭了。
  她的疼痛被好奇取代。「這是你弄的嗎?」
  他看了她許久,才遲疑的點頭。
  她完全忘了痛了,要不是霖還壓著她的傷口,她早就跳起來了。
  「好棒喔!霖,你怎麼會?教我,好不好?我也要讓所有的東西飛起來。」
  他奇怪的看著她。「小竹……你會不會覺得我是怪物?」他小心翼翼的問道。
  眼睛一直不離開她。
  她偏著頭。「不會啊!好玩耶,你教不教我啊?為什麼我都不會?爸媽知不知道?我去告訴他們,他們一定會覺得很好玩。」她轉身想跑。
  「小竹!」他拉住她。「小竹,不要告訴爸媽,好不好……就當做是我們之間的秘密,以後你想看的時候,我就做給你看,好不好?」
  她困惑的看著他,但她還是點點頭。
  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不能給爸媽知道,而霖的臉上是這麼的憂愁。
  那一年她和霖小學五年級。
  「媽!霖今天好棒啊!全校第一名耶,全校耶!」小竹跟在玉萍的身邊走來走去,像個小小跟屁鞋。「你沒看見霖領市長獎的樣子,我這個做姊姊的多光榮啊!」
  玉萍瞪了她一眼,繼續做她的菜。「那你呢?全校第幾名呢?」
  小竹馬上噤聲。「媽,我要去客廳找霖玩了。」她想轉頭就跑。
  「小竹!等等!把菜端過去。看看你,振霖是你弟弟,你功課還比他差,丟不丟人啊!」
  小竹吐吐舌,端了盤子就往飯廳跑。
  她爬上霖身邊的位置。「霖,都是你害的啦!」
  不知所云的霖看著她。「我害的?」
  「對啊!她趁著白振威看報的時候偷吃菜。我告訴媽,你上台領獎的樣子有多讓我這個做姊姊的感動,結果媽就數落我功課沒我好!」
  「小竹的功課也不錯啊!」霖安慰她。
  「還是霖瞭解我!其實功課那麼好做什麼?還不是書獃子一個。」她說完又偷吃菜。
  白振威忍不住笑了。「如果小竹肯把玩的時間來看書,小竹今天也可以上台領獎啊!」
  「爸!你偷聽我和霖說話。」
  「沒啊!是你自己話講的太大聲,順便提醒你一件事,以後偷吃東西的時候,聲音不要發太大聲,才不會被人發覺。」
  小竹臉紅。「爸偷看。」
  「什麼偷看?來吃飯了!」玉萍端上最後一盤菜。她注意到小竹的嘴巴油油的。「小竹!你又偷吃菜啦!」
  小竹嘟起嘴。「我餓了嘛!」她任霖用面紙替她擦乾淨。
  玉萍無奈的搖頭。「還是振霖懂事。小竹,你要再這樣下去,比振霖還不如了。」
  小竹看看霖。「都是你啦!」她低聲說道:「晚上不跟你打波了啦!」在她的心裡,感情好的時候才打波,感情不好的時候不可以打波,所以她今天和霖感情不好,她不要跟霖打波。
  「小竹……」霖急的說。
  玉萍聽到他們說話,才想起一件事。
  「振威,小竹和振霖小學畢業了,馬上就要上國中了,他們應該分房睡了,就讓小竹搬到客房去睡吧!」
  白振威想了想,點點頭。「這是應該的。」
  「不要!」小竹大叫。「我不要一個人睡,我會害怕。」
  霖跟著點頭。「我也會害怕。」他跟著小竹說。事實上,他一點也不怕暗,但好不想和小竹分開。
  「小竹大了,應該有大人的樣子了,不分房睡怎麼可以?」
  「我不要。媽媽偏心,你就可以跟爸爸睡,我就不可以跟霖睡。」小竹現在一點也吃不下去了。
  玉萍臉紅了。「振威!你跟孩子們講講嘛!」
  白振威哈哈大笑。「小竹說得也沒錯嘛!」
  「振威!」玉萍瞪他一眼。
  「好!」白振威想了想。「小竹,一個女孩子家啊……我該怎麼說呢?小竹,你們長大了,就應該各自有一間房間,你不想要一間屬於你的房間嗎?想想看,裡頭擺滿你喜歡的娃娃或者其他的東西!」他深知他的小竹最容易被別的好玩的東西給吸引住的。
  小竹想了想,再看看霖著急的表情。
  她搖搖頭。「不要!」雖然那副情景很誘惑人!
  白振威對著玉萍聳聳肩。他沒法啦!
  玉萍瞪著這兩個孩子,不管他們的反對。「總之,今晚小竹就搬到客房去,哪有這麼大的孩子還睡在一塊?」
  小竹扁起嘴。「不要!我不要和霖分開睡。媽討厭!」
  「我也不要。」霖附合著小竹。
  「小竹,做姊姊要有姊姊的樣子,沒有姊姊這麼大了還和弟弟睡的,說出去會被你同學取笑的唷,想想你同學一定會以為你害怕才要弟弟陪的。」白振威說道。
  小竹嘟起嘴。爸爸說得對,她同學裡沒有一個跟弟弟睡的,她們知道她還在跟霖睡,她們一定會取笑她的。
  「小竹,明天再搬了!反正你媽客房還沒清理好,就明天再搬,今天就和霖一起睡好不好?」白振威說道。
  小竹爬下椅子。
  「小竹,你晚飯還沒吃呢!」
  「我不要吃了。霖,我們去睡覺。」她牽著霖的手跑回房去。今天是他們最後一次在一塊睡,她有好多話要跟霖說,她還打算跟霖聊到天亮,可是沒到半夜她就呼呼大睡了。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