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那真是赤裸裸的妒忌,她想。
  看見唐母和歐家母女走進來,同時目睹向打招呼,她的胸口似乎愈來愈難受了。看樣子偉彬是不會指責她出賣他了,說不定就連婚禮也在今晚一併定下了,可是她怎麼反倒一股失落感.希望偉彬拒絕這樁婚事……她是怎麼了?甚至連妒忌也冒出來了?她有什麼好吃醋的?只要偉彬結婚,將來她還可以作阿姨,獨身女的她當然應該咧開嘴大笑幾聲,怎麼還一副哀掉的心情……看看他們是多麼相親的一對,昭筠的輕歎氣。
  忽地,她看見偉彬一臉狂怒地站起來,甚至連椅子也翻倒在地。
  「艾昭筠紡,你給我滾出來!」當著全餐廳的人,他咆哮道。
  直覺地縮了肩,她將視線從盆栽縫隙移回到桌面.猛瞪著黑色的咖啡瞧。
  他只有在十分震怒的時候才會連名帶性的喊她的名字,難道他不滿意相親的對象?不可能吧!他喜歡的是安靜、甜美的女於,不是嗎?但……他叫她的名了幹嘛?唐母不是會告訴他,她不會來嗎』還是他發現了她的存在?不可能,她是如此小收翼翼地遮掩,他怎會發現呢……咦?怎麼會有熟悉的腳步過來……也許是侍者來問她要點什麼,早在剛才她不肯脫下帽子的時候,就換來侍者怪異眼光,說不定是他把經理帶來了,不可能是偉彬的……她不死心地想道。
  然後高大的身影出現在她身邊。
  該來的總該來……她的心底怎麼有一絲竊喜?哪怕他指責她出賣了他,她也不在乎,甚至連那股難受的情緒也隨著他的震怒而消失了……
  「艾昭筠筠」她怯怯地拾起頭來,被黑色眸子裡的怒氣給嚇住了相處這麼多年,這還是頭一次見到他大發雷霆,像是恨不得親手掐死她似的……
  「偉彬,」她囁嚅,想要解釋。
  不料,他一招抓起攬纖細的手腕『硬拖她起來,拉著置走出餐廳,連唐母的叫喊,唐永乎從另一個角落跑出來,他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全然的憤怒淹沒了他的理智,即使出了餐廳,迎面吹來的涼風仍無法讓他消氣。
  他該死的愚矗到家!
  他該死的自以為是!
  他該死的滿腔熱情!
  他該死的幹嘛自討苦吃的愛上這種女人!
  不知拖走了多久.抬頭一望,才發現走到了「國父紀館」。該死!即使是現在,他還是想掐死這個感情智障的小女人!
  但他是文明人,他告訴自己,背對她,勉強放開錮制她的手;他需要時間好好冷靜一下,否則難保不做出令他後悔的事。
  「偉彬……」
  「閉嘴!」
  光是聽見她的聲音,她就想掐死她。猛地轉身,看見她那頂可笑的大帽子,二話不說一把搶下它,丟進最近的垃圾筒,然後……他看見了她及肩的短髮。
  「該死!你的頭髮呢?」他瞪著她。
  「剪掉了。」她小聲地說。
  「誰叫你剪的的?」
  「你。」她的聲音更小了;「我?」他發現他的怒氣已經被困惑給取代。
  「如果不是因為你,我的頭髮才不會燒焦呢!」她開始抱怨」「燒焦?」他的聲音高了八度。「你又在搞什麼鬼?什麼頭髮傷焦……你在開玩笑吧?」
  「我沒有。這一切全是因為你。」她指控他,聲音也大了不少。』對於彼此地位調換,偉彬倒不是很在意,他在意她的頭髮……。求道其如形說,是率戰焦擴·入n辦不卑好廣他閉了閉洋捋睛,忍住怒意。
  「理由呢?」
  她輕咳一聲,彷彿這是一件很不好意思的事。
  「筠筠!」
  「其實也沒什麼啦,只是跟永平從醫院回到家後,一時肚子餓了,所以想煮點面吃,設想到開瓦斯的時候,一時沒注意讓火苗竄上了髮梢,所以才剪了頭髮。」
  他瞠目。「你……」他啞然失聲,不是因為氣惱她的愚蠢,而是恐懼……恐懼當時那簇火苗要是再大些……
  「過未!」他的口氣依然暴怒。
  她乖乖地走過去,任偉彬緊緊地稜柱她。
  「遲早有一天,我會被你嚇掉整條命的。」他在她發間喃喃道,然後他想起她指控的理由。
  抬起她的下巴,他問:「為什麼說是我害了你?」
  她聳聳肩。「那時候我在想你相親的事。」
  光聽到「相親」兩個宇,偉彬的眼底再度燃起怒氣。
  「是誰要你多管閒事?」他放開手,生氣地走到草坪前面。
  「唐媽。」她低聲說。
  「所以你乖乖聽話?」
  「我關心你嘛。」她言不由衷地說。
  「所以你自作主張,你甚至不知道我喜歡那一型的女孩子,你從不注意,不是嗎?」他的怒意之中略嫌悲傷。
  「你喜歡安靜、甜美的女孩。」
  「哈!」他嘲諷地轉過身。「看樣子,你還挺瞭解我的。」
  像是下定決心,偉彬的表情突然變得堅決起來.剛毅的輪廓流露出嚴厲的線條。
  「長久以來,我一直以為只要等你克服你父母離異的陰影,你遲早會明白我的心。不過,這一切似乎都是我自已太以為是了。」
  「什麼?」昭筠箔迷惘地聽著。
  什麼陰影?什麼明白他的心?怎麼她一句也聽不道?
  他的眼光凌厲地瞥向她。「照這樣下去,恐怕等到老死,都沒有一個結果。」他沉聲道。
  「偉彬,我不明白……」
  「嫁給我,筠筠。」
  「可是……」
  「你只需說一聲答應就行。」
  「不對,不對……」她想說的是這一切似乎都混亂了,在盛怒之下偉彬極有可能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麼。
  偉彬大步上前,不讓她把話說完,就用力抱住她,趁她一臉茫然的時候,給她一記熱吻——如醉如夢的一吻,讓她全身軟綿綿的癱在他懷裡,無法思考——
  「該死的,你只要說答應嫁給我,沒有其他的選擇,你不明白嗎?」他的下巴頂著她頭髮,低吼道。
  「我———」
  「你應該說:是的,你答應嫁給我!」他緊緊抱著她:「這是你唯一的選擇,容不得你拒絕。」
  「可是.偉彬,你只是一時憤怒……」
  「筠筠,照我的話說!」
  「是的,我答應嫁給你。」
  她乖乖地說出他十六年來夢寐以求的奢望。而他以為他在做夢。
  然後在一陣愕然之下,唐偉彬為她套上戎指。
           ※        ※         ※
  「不可能#鞭筠不可能答應嫁你的!」唐永平反對得十分激烈。
  當唐偉彬回到家裡.以十分平靜地語氣說出這項喜事後.而且在唐母的說不出話來的反應之下.他提出在書房與易凡、永平好好懇談一番的要求。
  永平的反應早在他預料之中,不過站在書桌前的易凡則表情一片空白,除了乍聽喜訊時.閃過一絲莫名的痛楚之外,接下來的談話,他始終保持沉默。
  偉彬決定先處理永平的問題.他揚起一道眉,問道:
  「為什麼不可能?」
  「筠筠不愛你!」
  「何以見得?」
  永平握緊雙拳,且在肖初他跟蹤昭筠紡到偉彬拖她出餐廳之後.他隱隱約約就有預感,只是沒想到會來得這麼快。
  「筠筠說過愛你嗎?」易凡突然問道。
  「沒有,但感情是可以培養的。」觸及這個活題,偉彬不免有幾分失望。
  「她不愛你,卻答應嫁給你?」水平張大眼,很不可思議。
  「老實說,我是強迫地答應嫁給我的。」
  「我要見筠筠!」水平向門口走去。
  「她已經是我的未婚妻了,她手上的戒指可以證明一切。你去了並沒有多大用處。』「連戒指都準備好了!」永平氣惱地捶牆出氣。
  「她很快就是你們大嫂了。」
  偉彬一想起當時昭筠紡答應的樣子就令他泛出微笑。
  當她答應時,他著實怔住好一會兒。他一直以為他必須花許多時間說服她,必要時扛進教堂都在所不惜,設想到她竟然乖乖答應他的求婚……如果這算求婚的話,無論如何,她答應了,而在未來他們將共度一生,至於愛情……他的笑容收斂起來。從頭到尾他沒有聽過一句愛語。
  這也難怪,是他強迫她答應的,這是他唯一的遺憾……
  但他有信心讓她愛上他,用後半輩子的時間。
  但在此之前,他必須處理兩個兄弟對昭筠場的感情,這也是他讓昭筠紡先上樓的原因。
  「大哥,我以為我們是公平競爭,設想到你來陰的。」永平瞪著他。
  「我從沒說道公平競爭,筠筠是我的,你們也該死心「誰說我要死心?」永平很不服氣。「你甚至連吻都沒吻筠筠」「三次。」
  「什麼?」
  「我吻過她三次,就連她的初吻都是我的。」他想起她中時,用計激她那一次,嘴角泛出笑容。
  永平呆楞住了,就這難得露出表情的易凡也怔住了。
  甩甩頭,現在不是講妒意的時候,永平瞪著他.說:「既然筠筠是在你的脅迫下不得不答應你的求婚.那就證明她對你根本沒有感情,她還有選擇的對象——我,我可以給她幸福。」
  偉彬冷冷地注視著水平。「我再重複一次,筠筠已經答應嫁給我,將來她就是名正言順的唐大大,你們的大嫂。
  不允許任何人對她有非份之想,包括我的弟兄。」
  「換句話說.在她還沒成為唐太大之前,我們還是有機的。」易凡淡淡地插上一句,他的表情還是看不出任何變化來。
  「這就是你的看法?」
  「如果她真成為我們的大嫂,我會尊敬她,甚至放棄她,現在還是未知數,不是嗎?」
  永平猛點頭,完全贊同易凡的看法。
  「你們可以試試看,不過別說我沒警告你們,你們是白費力氣了。」偉彬相當自信,昭筠箔不是那種違背信諾的女人。
  更重要的是、相處十幾年,他還不清楚她對易凡他們的感倩嗎:
  易凡淡淡地看了偉彬一眼,和水平—塊走出書房。
  「該死!沒想到大哥會用強的。」一關上書房門,水平就開始抱怨,腦於裡已經開始計劃無數可行的追求方案。
  「你還不明白嗎?」
  「什麼?」
  「沒有人能對筠筠用強的。」易凡看起來失意極了。
  「扼……二哥,你的意思是……」永平覺得心陡地一沉。
  「我們根本沒有機會了。」
  「誰說的?」永平不服氣地說:「大哥只是早我們一步,只要……」
  「筠筠是心甘情願的。」易凡打斷他的話。
  「二哥.你在開玩笑,筠筠甚至不愛大哥……」
  「你真以為是這樣嗎?」留下這句話,易凡走進他的臥房。
  還有因為這句話陷入深思的永平—以及身後窗未關而吹進來的冷風。
  他覺得—一好冷。
           ※        ※         ※
  抱著枕頭,昭筠島累極的倒向軟綿綿的床鋪。
  雖然疲憊,但腦子裡混雜的思緒讓她連一絲睡意都投有,只能張著一雙眼睛瞪著天花板冥想。
  她真的答應了偉彬的求婚嗎——如果那算是求婚的話。
  即使現在,她仍然以為身處構境之中。
  她壓根兒就沒有想過偉彬會向她求婚,更遑論當他向她求婚時,她感到的震撼了。
  而她之所以答應他的求婚,只因她一對手足無措,習慣了他平日的命令,所以未經考慮的就答應了下來——她是這樣告訴自己,否則想不出其他合理的解釋。
  「是的,一定是如此。」她低聲告訴自己。
  說來奇怪,對偉彬強迫式的求婚,她並無任何不悅,相反的,回億起來,卻有一絲期盼、一絲心喜,甚至對他的相親失敗感到竊喜。她不知道這不是該有的情緒,但就是忍不住冒出這個想法,她無法眼睜睜的看著偉彬跟其他女人在一起……
  理由呢?
  她也弄不清楚,就如同不明白偉彬向她求婚的理由……也許是因為氣出賣他,所以讓她的下輩子不好過?
  不可能。
  還是他為了逃避唐媽的逼婚,所以乾脆找個女人結婚算了!但又不能隨便找個陌生女人,所以乾脆找上站在眼前的她,畢竟她是他所熟悉的人,也瞭解他的喜怒哀樂,明白他霸道的習性……
  有可能。
  想到這裡,她就有些失望起來。
  雖然本知道自己到底失望什麼,但她還是懷著莫名的喜悅,期待將來的日子,與偉彬共同生活的每一個日子……
  她閉上眼睛,以為今晚將興奮的失眠,但沒有想到才剛剛合上限,就被睡神如喚過去,臉上還掛著幸福的微笑呢!
  今晚,她的夢中全被偉彬獨佔。
           ※        ※         ※
  一大早。昭筠筠遲疑在徘徊在唐家打開的大門外、實在沒有臉進去。
  不知道偉彬跟唐螞說了沒有?昭筠笛有些怯意,其實她可以一如往常、大大方方地走進去跟唐家眾人打招呼。但今天她的勇氣全隨著昨晚偉彬的求婚而現走了。一想到唐媽聽見這項消息的後的反應,她就尷尬的巴不得埋在棉被堆裡。再也不要見人。不過話又說回來,也許昨晚是偉彬一時興起,未經大腦思考就說出口,今天早上已經後悔莫及也說不定;但她也知道偉彬的個性向來冷靜,出自他口中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她實在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不過、唯一確定的是今天她可不要進唐家吃中飯,以免尷尬過度,昏厥在飯桌上.主意—定,她轉過身子,悄悄地走向樓梯。
  「筠筠,你在幹嘛?「偉彬出現在門口,把她拉了回來。
  「我……我來吃飯。」她囁嚅地說,不敢看他,他有些啼笑皆非的抬起他的下巴,逼她注視他。
  「我沒看錯,你是要上樓吧?」
  『你告訴他們了沒?」她突然問,雙頰嫣紅地垂下視錢。
  「說了。」
  「唐媽的反應呢?」她問得急促,顧不得害羞,很緊張的凝視他。
  他掛著笑。「除了開始時一陣愕然、倒也坦然接受。」
  「你呢?」她問。
  「我?」
  「你不後悔嗎?」
  「我做事從不後悔。」他很滿意地見到她並未把戒指拿「可是相親……」
  「筠筠,你太多話了。」他摟住她,很自然地朝她的紅唇印下去。
  「大哥,現在是早上。」充滿氣憤聲音在他們身邊響起。
  「非禮勿視,你可以滾進去了。」偉彬連頭也不抬地說。
  「我是根據照你的話去做,不過老媽可是在催人了。」
  偉彬只好戀戀不合地離開她的唇,不過仍然十分佔有欲地摟住她的肩。
  迷迷惘惘地還不知道永平的在場,昭筠掐還沉浸於偉彬的熱吻之中,一時回不過神來,直到抬起頭來,才發永平的存在。
  她差點沒就近找個地洞鑽下去,臉紅得跟熟透的蘋果沒兩樣。
  「永平……」她害羞地低下頭。
  「筠筠,依不感到尷尬,我相信是大哥在沒有你的允許之下強吻你的。」永平很為她設想。
  「是啊,我還把她手鐐腳銬,順便打昏她,逼她就範呢!」偉彬嘲弄道。
  「偉彬!」她臉紅地瞪著他。
  永平不吭一聲,走進去。
  一進門,她第一眼就瞥到笑吟吟地望著她的唐母。
  「唐媽……」
  唐母走上前,拉起她的手.笑道:「你這孩子既然喜歡偉彬,怎麼還隱藏心意,撮合偉彬跟歐小姐呢?」
  她那知是偉彬把強迫式的求婚吹得天花亂墜,成了浪漫情節.以博得母親認同。
  昭筠筠不解地看著唐母,不明白她話中的意思。
  「唐媽……」她感到偉彬在她手裡輕輕地捏了捏,馬上停止差點出口的疑惑。
  唐母繼續眉飛舞地說道:「老實說,我盼這個婚禮已經盼了好幾年了,說什麼也要風風光光的。昨晚,我特地翻黃歷我日子,偉彬.你說十月,好不好?」
  「太慢了,乾脆讓筠筠做六個月新娘。」
  「六個月?那只剩下幾個月的時間,怎麼來得及……」
  唐媽開始盤算起來,忽地停下來盯著藥笛的肚子。
  昭筠藥也很困惑的低下頭,看看自己的腹部是不是多了什麼可怕的怪物還是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怎麼唐家人全轉頭凝視。
  「大哥,你……」永平恨不得揍他一拳。
  該死:原來紡掐答應嫁給大哥是奉命成婚!
  偉彬聳聳肩。「我不否認有這個念頭,不過到目前為止我自認還算是正人君子,如果老媽將婚禮延到十月的話,我就不敢肯定了。
  「你們在說什麼呵?」昭筠紡不適他們之間的「暗語」。
  她瞥向懊惱的永平和沒有表情的易凡,驚呼出聲,問:
  「你們怎麼啦?」
  他們的臉孔不約而同的有些蒼白,在眼睛之下有黑眼袋,看得出一夜未眠。
  永平實在控制不住,走到她面前,很慎重地執起她的手,真誠地告訴她:
  「筠筠.趁現在當著大家都在的時候,我可以明白的說出你心底的話。」
  「什麼話?」昭筠該不解地問。
  「你真的願意嫁給大哥,不是在脅迫的情形之下?」
  「永平,注意你的措詞。」偉彬不悅地拉回昭筠紡的手。
  昭筠掐突然覺得偉彬似乎有些緊張,手心甚至汗濕起來,困惑的抬起頭,正好瞧見易凡、永平期盼的眼光,她轉向偉彬。
  「筠筠,你別怕,有話直說。有我為你撐腰。」
  「我答應嫁給偉彬了,不是嗎?」她不明白永平的用意。
  「是啊,她答應嫁給我了。」偉彬喃道,鬆了口氣。
  「你可以反悔。」水平說道。
  「為什麼我要反悔?如果我要反悔,就不會答應偉彬的求婚了。」她當永平很蠢地答道。
  「真是的!也不知你們在談些什麼。」唐母壓根就聽不懂。「再不過來吃,早飯都涼了。」她開始命令起來。「偉彬,待會兒我們好好討論討論,街頭要李太太家兒子開婚紗店,你們可以蝕空過去看看。永平,怎麼楞在那裡,快過來吃啊,昭筠笛,昨天從美國來了封信,是你的,待會我拿給你。」
  「我的?」
  「是啊,從芝加哥寄來的。可能是你母親吧!」
  「筠筠?」偉彬蹙起眉,希望她不是想到她父母的離異,對婚姻又開始恐懼起來。
  「我很好。」她機械式的吃著早餐。
  與永平、易凡交換一個擔心的眼神,偉彬開始懷疑那封信的內容了。
  他打算稍後追根究底,查出一個端倪來。
  從他第一眼見到她起,昭筠每就已經是他的了。
  這是天定的,任誰也改變不了了。
           ※        ※         ※
  難得一見的春陽終於在綿綿不止的細雨中嶄露頭角,安德無心於工作,凝視窗外稀落的人群,心緒沉浸於馨馨的身上;自從上回她來到「夢之坊」之後,他魂牽夢縈、神不守舍,常常望窗興歎,惹得手下員工私下議論紛紛,猜測他有了喜歡的女孩。
  他們猜得倒也沒錯,只是這是他私心暗戀,是不可能有結果的……他只能悄悄地躲在背後守著她……
  「一個大男人哀聲歎氣,似乎不太有男子氣概。」細細柔柔的聲音在他背後揚起。
  他一征.隨即回過身來。
  是那雙如夢似幻的大眸子。
  他日日夜夜愛戀的女孩。
  「馨馨!」他失控地叫道,以為他在做夢。
  馨馨皺起細緻的眉頭。「你不歡迎我?」
  「不……我怎麼會不歡迎你呢?想喝什麼7咖啡……
  不!我記得你不喝咖啡,牛奶好不好?」他慌張的態度讓屬下的員工終地明白他喜歡的對象是誰了。
  馨馨渾然不覺。
  「你不空嗎?」
  「有空……我隨時隨地都有空。」
  「願意陪我出去走走嗎?」
  就為這一句話,安德下巴差點沒脫臼。
  「你不願意?」馨馨注意到安德的遲疑。
  「不,我當然願意,只是……怎麼突然……有這份興致?」他想問的是她從未主動約過他,怎麼今天突然要他作陪?
  「今在爹地想為我介紹一個對象,五十歲的老頭,雖然我拒絕了,可是我擔心爹地會叫人來找我過去,本來想找偉彬,可是這時候也找不到他的人,想想也只有你了,又擔心爹地會想到『夢之坊』,所以乾脆了出去避一天還來得保險。」
  原來他還是後補的。
  「安德?」
  「你還在等你的白馬王子?」
  「怎麼扯到這個話題?」馨馨困惑地問。
  「安德,怎麼突然對我的對象有興趣起來了?」
  因為他也想成為她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可惜天生的體格、容貌限制了他的愛慕之心,他永遠成不了馨馨心目中的完美的對象。
  他們注定是無緣了。
  「算了!」安德走進廚房交代幾句,拿件外套走出來。
  ------------------
  小勤鼠書巢 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