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吃過晚飯昭筠筠在廚房裡幫唐母洗碗,在這個單獨相處的機會,唐媽笑容滿面地向她吐盡心中秘密。
  「就是明天晚上了。」悄悄地低語聲在昭筠笛耳邊輕輕響起。
  「什麼」「就是偉彬相親那回事嘛!」庸母提醒她o「相親?」心中突來的衝擊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是啊!聽說對方還是幼稚園的老師,才二十五歲而已,還有照片呢!」
  唐母神秘兮兮從圍裙口袋裡拿出一張護貝過的相片,上頭是一個清秀、很保守的短髮女孩;說保守是因為她由頸子到腳踩幾乎被包裹得密不透風,一看上去就有點像是害羞、沉靜的女孩o「還不錯吧?聽說對方家裡還很佩服偉彬在律師界的地位呢,……昭筠笛?昭筠箔?」唐母注意到她的臉色像是被人痛毆似的,彷彿十分痛苦。
  昭筠築回過神,有些茫茫然然的盯著唐母,不太明白她在說什麼,但下意識仍然回答:
  「我在聽。」
  那聲音聽起來彷彿是從遙遠的地方傳來,一點也不似她平日富有朝氣的輕艙嗓音。
  她好像有些不太舒服,碰碰冰涼的前額,一股頭皮發麻的感覺從她背椎蔓上來,她是怎麼了?只是聽見偉彬相親的事,渾身就不對勁起來,難道又是胃酸過多?也許是最近壓力太大了……
  「其實偉彬一表人才,又有一番事業,照理說應該有不少選擇的機會,可是我從小看他看到大,就是連一個女朋友都沒有,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總之,這回相親無論如何,一定成功,昭筠藥,你會幫唐媽的忙的吧?」,唐母逕自道,沒有特別注意她的異樣。
  「當然。」她含糊地說o「我仔紉想過,直接告訴偉彬這是一場預謀的相親,他一定不肯去。昭筠藥,不如你跟他好好談談,就算騙也要騙他過去。」
  「唐媽……」
  「你不會不答應唐媽這一點小要求吧……昭筠藥,你怎麼啦?」唐媽終於發現昭筠藥發白的臉色,嬌小的身子有些搖搖欲墜,情急之下她忙不迭地大叫偉彬的名字。」
  「老媽,怎麼啦?又不是失火……」不知被算計的偉彬還悠哉悠哉地走進廚房,一見到昭筠藥的臉色,嚇了一跳。
  「筠筠,你沒事吧?怎麼臉色發白……」他立刻上前扶住她的身子,把她全身重量移到他身上來。
  很自然,筠筠像攀浮木似的抱住他的腰,將臉埋在他的厚毛衣裡,汲取溫暖。
  「筠筠?」晚餐的時候,她還笑語如珠,怎麼才幾分種的時間就變成這樣?
  「我……沒事……」她在他胸前模糊地喃著。
  「我看還是看醫生比較妥當……」唐母在一旁擔心地建議。
  這孩子怎麼一晃眼的功夫就虛脫成這樣?
  「我不要……」她小聲地堅持,她很好,只是有些不太舒服。自從聽了偉彬要相親的事之後,難過的心情就一直纏著她,心好像被掏空似的,好難過……只要等她恢復過來,她會告訴他們,她沒事的「老媽!」偉彬的語氣很緊張、很焦灼,但又不得不安撫她:「我先抱筠筠到我房裡,再看情形……如果嚴重些,馬上請醫生過來。」偉彬一把抱起重不了多少的昭筠紡,快步走出廚房,直接走進靠左邊的臥房,然後將她小翼翼的放在床上,用毯蓋住她。
  探探她額頭,有些冰涼,他鬆了口氣,拂去她臉頰的髮絲,凝視她盛滿困擾、難過的眼眸.用很柔、很輕的語氣問她:
  「筠筠,告訴我,你那裡不舒服?」
  「我很好。」她小聲地說。
  他看了她半響,說:「你沒有必要對我撒謊。」
  「我只是……不太舒服而已……」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別開視線。「你可不可以抱著我?」
  她不敢說出她很眷戀他的懷抱,很暖和、很舒服、很能穩定她的情緒,很像是……回到家的感覺。
  他拱起一道眉,但沒有說什麼,逕自坐到床前,扶她坐起來,樓住她,讓她靠在他的肩上。
  「沒有其他原因我只是……毯子太薄……很冷……」
  她認為有必要說明,可是她的舌頭像打結似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他輕輕地笑起來,「我接受你的解釋。」他很高興她如此要求。
  「你知道我沒病的。」她突然說。
  真怪,跟偉彬相處在一起,那種奇怪的感受被溫暖的感覺取代了。
  「我知道嗎?我以為那正是你要向我解釋的原因。」
  「我不懂。」
  「你跟老媽在廚房發生什麼事……或者說,老媽跟你談了某件事?」所以她才一副傷心的像失去某個重要的寶貝沮喪樣,他想。
  而他決心挖出真相來。
  天知道他看見剛才她差點休克的模樣,有多心慌、多心焦.而他不打算再經歷一次,至少這輩子不。
  「你偷聽到了?」她嚇了一跳,抬起頭凝視的他的目光。
  「是的,我偷聽到了。」打蛇隨棍上,他反應靈敏,順著她的懷疑走。
  他要知道困擾她的問題到底是什麼,「偷聽不是正人君子的行為。」她不太高興的說。
  『『但有時候卻可以救你一命。」他喃喃道。
  「你全聽見了?」
  「差不多了」「唐媽還要我勸你呢……」想到他要相親,那種奇怪的難受又來了。
  「勸我?」
  「是啊……偉彬,你對婚姻看法如何?」她突然問。
  「婚姻?」偉彬有些摸不出頭緒來。「是老媽叫你問我的?」
  「是我好奇,你喜歡安靜的女人嗎?」
  偉彬眨眨眼,不太能接受她明顯的話題。
  她在試探他?想到這裡,他不禁喜出望外,也許她終於開通了……但在那之前,他必須好好逗逗她,讓她知道十幾年的愛戀等不到回應,有多苦、多懊惱。
  暗自笑了一聲,他回答:「事實上,我相當喜歡安靜的女人。
  那種奇持的感覺強烈的幾乎再度淹沒了她。
  「即使安靜到幾乎讓你感覺不到了呼吸的女孩,你也喜歡?」她挑釁道。
  「你真瞭解我的喜好,統統。」他的嘴角掛著特大的笑容。
  「看來唐家喜事近了。」她低聲說道,心情一落千丈。
  他揚起眉來,掩不住滿面春風。「或許。」
  她深思的盯著他好一會兒,突然離開他的懷抱.爬下床。
  「筠筠,你想去那7」面對她突然的舉動,他吃了一驚。
  「上樓睡覺!」她的口氣惡劣。
  「我以為我們還未完成的話題。」
  她想一想,停下腳步,回過頭望他,略帶憤怒地說:
  「你說得沒錯,我們談話還沒有結束!」
  「所以?」他小心翼翼地問,還不太清楚她突來的怒氣來自那裡。
  也許是他說錯了什麼話?他願意道歉,只要她答應他的求婚……天!他都還向她正式求婚,難怪她會生氣。
  想到這裡,他就蕪爾一笑。
  女人畢竟是女人,總在在意一些無關緊要的細節;其實兩情相悅,又那裡在意那些繁文縟節呢?
  不過,他仍然願意正式向她求婚,就算當眾跪地求婚,他都不在乎。
  唉,誰叫他是男人,一個深愛她的男人呢「他愈想愈開心,甚至開始憧憬未來婚姻生活,原來他是居家型的男人。這也難怪,畢竟這是他盼了十幾年的夢相,從他第一眼看見她起……
  昭筠笛痛下心,決定完成唐母的請托。那很難過地情緒又佔據了她的心,也許上樓體息一會兒會有改善,她想。
  決定之後她深吸口氣問道:
  「明晚有空嗎?」
  他揚揚眉,說:「當然。」
  她說了一個地點。明晚在那裡見。」
  然後她就可功成身退,多了一個小弟妹的滋味應該不錯……她很難過地想。
  「然後繼續今天的話題?」他打算趕明兒一早去買婚戒。
  她點點頭。自認也算沒有騙他,他們會繼續今天的話題,只不過對像換了一個可人、安靜的女孩罷了。
  「也好。明天下斑我去接你。」
  「不……」意識到太過的尖銳叫聲,她勉強放柔聲音:
  「我可以自己過去。」
  「好吧……筠筠你沒事吧?」他注意到她臉色蒼白。
  「我很好……晚安,偉彬。」她像是十分絕望的扶著門把。
  「晚安,筠筠。」他的眼裡閃著沉思。
           ※        ※         ※
  隔日一早.失眠地度過一夜的昭筠掐按照往常慣例下樓到唐家吃早點,她知道自己臉色不是很好,偉彬也很關切的詢問她的安好,但她怎能說……她一夜無眠全是因為他,就算偶爾沉入夢鄉,也讓他的身影所驚醒……
  她歎息地搖搖頭.不明白自己奇特的心境、有一搭沒一搭地喝著唐母熬的廣東粥,全然不解偉彬和易凡關心的眼神。
  「筠筠,還是不舒服嗎?」偉彬伸手探她的額頭。
  她怎能說她身體狀況欠佳全是因為他呢?
  她又輕輕地歎口氣。
  「筠筠,我幫你打電話到雜誌社請假,好嗎?」易凡放下筷子,坡然地問,眼裡寫滿了關切。
  「我很好。」她又歎口氣。
  偉彬蹙起眉,「也許今晚我們的約會延後……」
  他真的很擔心她的身子,才不過一個晚上的時間,他的昭筠掐虛弱得像是輕輕一摸就會昏劂過去,光看她淡白的臉色、眼下的黑暈,再加上有一口沒一口的扒著粥,就讓他心疼不已……
  「約會?」易凡淡淡地揚起眉,而唐母胖胖臉上有難得一見的賊笑。
  「你必須幫幫我,筠筠!」唐永平人未到,話先傳來。
  只見他一臉惶恐、緊張的坤進唐家,發皺的襯衫、凌亂內頭髮證明他一夜未回家。
  唐母不悅的抿起嘴。「永平,昨晚你到那裡去了?也不打個電話回家。」水平無暇顧及她的責問,平日的帥氣早巳煙消雲散。
  僵硬的身軀顯得他十分緊張、焦灼,他抓起昭筠餡有些發冷的手,用很懇求的語氣說,「筠筠,你這回一定要幫我,不然我死定了!」
  「什麼死不死的,童言無忌,童言無忌!」唐母急忙說道:「你這孩子就是喜歡亂口說話,瞧你還好好站在這裡的,那有什麼死……」她及時收了口,不悅地瞪著永平。
  『老媽!說的是實話,現在就只有筠筠可以幫我了。
  否則我只有死路一條。」
  「你這孩子……」
  筠筠才抬起頭,一轉眼偉彬就拉回她的手,以保護者的姿態環住她的肩,一雙冷冷的黑色眸子瞪著一臉沮喪的水平。
  「有話直說,不必動手動腳。」
  「是啊!水平,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幫忙。」昭筠掐有些心不在焉。
  「真的?」永平狂喜:「謝天謝地,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幫,我。」他湊上臉,想要獻上感激之吻……
  然後他發現他的吻的是冰冷冷的公事包,阻隔在他與昭筠笛之間的黑色公事包,而它正是偉彬所有。
  他瞪了輕鬆自若的偉彬一眼。
  「水平,你到底出了什麼事?」昭筠締隔著公事包問。
  一談到這點,水平活潑、帥氣的臉孔就黯淡了下來。
  「說來話長……」他拖了一張椅子到昭筠掐身邊o「那就長話短說。」偉彬不太高興永平看昭筠妨的眼神,既然遲早會是易凡、永平的嫂子,或許他應該找時間跟他倆好好談談。
  永平遲疑了會,答道:「你們由知道我在大學有不少仰慕者的嘛……」
  「長話短說,永平。」偉彬加重語氣。
  「就是前一陣子老纏著我的那個女孩啦,她自殺了!」
  水平很快交代完畢,換來眾人的吃驚的瞠目。
  「自殺?」唐母不可思議。「好好一個女孩家怎麼會想到自殺呢?」
  「是不是你對不起人家?」
  「我沒有!」永平很氣惱,所以捶著桌面出氣。「昨天就是接到她家人的通知,我才一夜沒回來,我不知道她會自殺……而且是為了我,我說過我不喜歡她,沒有辦法給她想要的感情,可是她就是糾纏不休……」他真誠地看了一眼昭筠藥,很期盼地問:「昭筠笛,你會相信我吧?」
  「為什麼不信?」昭筠箔不明白他的問題。「我當然相信你。」
  永乎憋了許久的氣,終於鬆了,但還是很不安地看她「你不會以為我太過絕情吧?」
  「是有些。」昭筠紡承認。「但如果勉強自己去接受一個不喜歡的人,只會造成雙方的痛苦與後侮而已。」
  水平笑了,從知道宋采穗自殺後的第一個笑容,雖不是很明朗的笑容,但笑容裡有解脫、鬆了一口氣的感覺o「這關筠筠什麼事?」易凡在旁問。
  水平搔搔頭。「她……她叫宋采穗啦。昨晚她父母跟我私下談過,她從小……精神狀態就不是很穩定,遇不得刺激,這回自殺也是因為我,他們希望我能順著宋采穗……可是我對她根本不來電……」
  「所以你想要藉助筠筠來讓她死心?」偉彬猜測,一見永平點頭,他蹙起眉:「既然這個女孩肯為你自殺一次,難保沒有第二次,你不怕刺激她?」
  昭筠掐和唐母頗有同感地點頭。
  「不,那不會是刺激。」水平保證:「今天一早她醒過來,我們也懇談一番,只要我能證明我已經有女朋友,她願意不再糾纏我,就此死心。這就是我回來的原因,筠筠,你願意冒充我的女朋友嗎?」
  「我……」
  「筠筠的年紀對你而言似乎過大了些。」偉彬冷冷地說。
  昭筠筠瞪了他一眼。「我才二十九歲而已。」
  「事務所裡有幾個實習小女生,我可以借給永平。」
  「如果你需要.我那裡也有幾個大學生。」易凡淡淡地說。
  真是兄弟情深,唐母在一旁感動地看著這一幕,同時拭去眼角的淚水。
  打從他們父親去世之後,她一人含辛茹苦,拉拔三個男孩長大,也不求什麼大富大貴,但求三個兄弟能相親相愛,她就對得起死去的丈夫。如今看來,靠邊一個婦道人家也能教養出三個有情有義的兄弟.她也不枉費十六年的青春。
  想到這裡,她再度忍不住擦擦老淚。
  可惜唐母大特特錯。
  什麼兄弟情深、相親相愛,簡直是癡人說夢。
  在這當口,偉彬那裡還顧得什麼兄弟之情、兄長責任。
  只希望永平滾離他的眼前。誰也不能打筠筠的主意,包括他的兄弟。
  「不行。」水平否決兩位兄長的「好意」。「我可不希望在宋采穗面前露出馬腳,筠筠和我起碼有十幾年的交情,對彼此都相當熟悉,宋采穗不會懷疑我們的。筠筠,你不會見死不救吧?」
  「當然不……」
  「那說定了?」
  「我不准。」
  「大哥:宋采穗是個愛恨強烈的女孩,如果不趁此表態清楚,將來她肯定會糾纏不休,要是又來個自殺,我怎麼對得起她的父母?」
  「是啊!」昭筠藥加人說服工作,雖然絕不太清楚為什麼要經過偉彬的同意。
  「你也不願意見到永平痛苦一生吧?」
  偉彬凝視昭筠箔半響。「這是你最後一次幫他了,以後有什麼爛攤子找別人收拾去。」將來她就是唐太太了。怎能和小叔子扯上關係呢7永平總算重重吐了一口氣,緊繃的神經這才鬆弛下采o「筠筠,你沒忘了晚上的約會吧?」
  「……不,我沒忘……」本來是忘了,但現在經過偉彬一提,心情又低落起來了。
  也許等到偉彬相親成功之後,這份低迷的情緒會消失吧?她不抱希望地想著o「約會?」水平又開始全身備戰了,來回掃視偉彬與昭筠筠,他懷疑的開口:
  「什麼約會?」
  「不關你的事。」
  「誰說不關的……」水平喃喃著,發現唐母給他一記暗示的眼神。
  其有什麼不知道的事正在醞釀嗎?瞥了一眼易凡,他看起來也不是很明白的樣子再看一眼會偉彬得意洋洋彷彿得到全世界的得意相,他一驚,難道昭筠笛……他的眼光最後移到臉色發白的昭筠掐……一夜未歸,唐家到底出了什麼事?
  他向來是家中情報員,有什麼風吹草動,他最先知曉之所以保持隨時答戎狀態,最主要原因是為了避免兩位兄長捷足先登,如今看這副倩勢,似乎有些說不過去……
  為了自己的將來,他決心查清楚。
  必要時,他甚至可以破壞大哥的約會。
  至於兄弟之情——
  他當作沒看見。
           ※        ※         ※
  病床上的人兒跟床單的顏色一樣的慘白,這是昭筠藥冒出的第一個心疼想法。
  天底下最可憐的莫過於愛上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
  而宋采穗很不幸就是屬於這類女孩,而永平還在那裡暗自竊喜將來可以擺脫宋采穗呢!光瞄一眼他的臉色就知道腦子裡在想些什麼,這讓昭筠筠有些反感,反倒升起對宋各穗的憐憫之心。
  彷彿察覺室內有人似的,宋采穗睜開了那雙黑白分明內眸子。
  她開心地叫起來:「永平,你來看我了……她來幹嘛?」
  水平輕咳一聲,摟住昭筠箔的肩,低聲說道:
  「她是我的——女朋友。」
  「你騙人。」宋采稿瞪著她的目光像是要吃了她似的。
  「我沒有,她真的是我的女朋友。」永平有些著急地段6。
  「我認識她,是她告訴我,你沒有女朋友的。」
  「那是她說謊。」水平接受昭筠統一記白眼。
  「不,是你說謊。」宋采穗不相信這個事實,猶自冷靜「我為什麼說謊?我沒有理由要騙你的,不是嗎?」水平B真誠地說,在他心裡,他真的希望昭筠藥是他的女朋友、他9情人甚至他的老婆。
  「她的年紀比你大!」
  「年齡不是問題。」他很慎重、很嚴肅地說:「最重要的是我愛她。」同時還深深的看了她眼.那眼神裡飽含了濃濃的愛戀。
  昭筠紡暗自喝彩。這傢伙簡直可以去參加話劇社,把癡情人扮演得維妙維肖,簡直跟真的似的;如果她是躺在病床上的可憐癡情女,不相信也難。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愛上她?」她從水平眼中看到事實,心陡然一沉。「我比她漂亮、比她年輕,為什麼你會選擇她?」她喊,覺得好不公平。
  水平也無可奈何,愛情如果能夠選擇的話,他又怎會跟兄弟爭一個女人長達十多年.又怎會選擇受上像昭筠箔這種少根筋的女人……
  輕歎了口氣,他問:「你真想知道理由嗎?」
  宋采穗狠狠瞪了昭筠紡一眼。「我要知道我敗在哪裡。」
  也許這是他告白的時機,他想。
  「永平?」昭筠締感覺樓住她肩膀的手臂垂下,拾起頭正好看見水平疏遠的表情。
  「我們家人口簡單,」低沉回憶的聲音響起,室內兩個女子同時注意到他語氣中的嚴肅和真誠,他說:「我家四日,除三個兄弟外,還有一個母親。父親去世時,我才七歲。
  年幼無知的年紀,對他的印象談不上深刻,尤其那一夜……我還記得那一夜,父親心臟病發,活生生的人就這樣倒地不起來,那時我就被壓在他下面,嚇得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甚至……連肺裡的氣都快按壓光似的,喘不過氣來。直到偉彬他們衝進來,在短短的幾分鐘裡,老媽害怕地忙叫救護車,易凡、偉彬幫爸做人工呼吸,他們完全忽略了我。那時候筠筠也在,只有她發現我的存在,把我給我拖出來。」
  「水平……」昭筠紳完全沒有想到這麼久遠的記憶還能讓他如此印象深刻。想必當時他的心裡一定十分恐懼、害怕。
  「我記得很清楚.那晚是個颱風天,雨下得很大.電也停了,連臥房的窗子都格格作響,像是有什麼可伯的怪物在放著、叫著,要衝進來似的,我很害怕。可是老媽他們全跟著父親去醫院了,筠筠原本也要去的……可是她看見了我,所以她留下來了.那時候筠筠才不過幾歲?十二還是十三,她也還是個小女孩,卻要打起精神照顧我。在臥房裡,藉著燭光.我看見她的臉色很白,很恐懼,可是她還抱著我、哄著我,不讓我受到驚嚇……我只能縮在她的杯裡,那是我唯一感到溫暖、逃避惡夢的地方……」
  「水平……」昭筠藥走過去,安慰地環住他的腰。
  她以為水平已經遺忘那段過去.沒想到他還清楚記得一切,包括那晚她的心底的不安、害怕;這就是我的理由。對不起!宋采穗。不是我接受你的感情……—實在是無法接受。」他很誠懇的的道歉,希望她能諒解o「我晚了十六年,不是嗎?」宋采穗咬著下唇:「我也不是專門破壞你們感情的壞女孩,我說過只要你有對象.我不會再纏著你不放。」
  歎了一口氣,突然覺得自己為了一個不愛她的男人服安眠藥自殺似乎有些愚蠢,而她還一心想拉回他的心。一顆獻給另一個女人十六年的心,她怎能拉得回?
  『謝謝你,宋采穗。」永眾平不安的注視放過於蒼白的臉龐、「需不需要我幫你叫醫生來?」
  「醫生?」她想起早上那個主治大夫,很年輕,也很英俊。有點像保「凱文科斯納」,原本打算冬眠的心似乎又蠢蠢欲動起來了。
  「麻煩你了。」宋采稿垂下睫毛,有些臉紅地說。
  這個反應讓水平不解.直到她的主治大夫走進病房看見寧采穗那份開始愛慕的表情,他才恍然大悟。
  才不過幾分鐘的光景竟然能讓她愛上另一個男人,難道是他唐永平吸引力不夠?起碼也該哀悼幾天嘛,想到這裡,他就覺得不是滋味,不過話又說回來能擺脫宋采穗的糾纏,他不在乎那份吸引力能持續多久……—』拉著昭筠筠,悄悄地離開病房,永平才真正鬆口氣。
  「我們離開的時候,她看起來挺抉樂的。」昭筠紡說出她的看法。
  「因為她找到一個目標丁。」雖然同儲那個長格頗神似「凱文科期納」的醫生,不過他也祝福宋采穗戀情能夠成功。
  「你是說,她又愛上了另一個男人?」昭筠筠驚奇地望著他。
  「沒什麼好奇怪的,有的人一生一次戀愛,但那不代表每個人都這樣。」
  「你說得對,如果不是今天聽你一番話,我還注意道你長大了呢!」她沉思道。
  他驚喜的停下腳步,認真的注視她,緊張地問:
  「你聽到那份告白,心底……有什麼感覺?」
  「你戲演得真好。」
  「老天2你真這麼以為?以為我在說謊?」
  「是啊。」她很奇怪水平震怒的反應。
  「大哥說得沒錯。」
  「什麼?」想到偉彬,就想起今晚的約會……相親合成功嗎?
  一份好心情又黯淡了下來。
  「你不只是少根筋,根本就是個大白癡,道道地地的白癡!」他生氣地叫道。
  但她恍若末聞,一顆心全放在今晚的相親上……唉!
  不知偉彬會不會怪她也賣了他?也許他會感激她.畢竟他喜歡的是安靜、甜美的女孩,而那個幼稚園老師正符合他的要求,說不定屆時連婚期也定了,偉彬該感謝她,不是嗎?
  她重重歎了口氣.換來了永平奇異的注視。
  回家的路上,除了水乎試圖打開話題之外,昭筠筠的反應是連理都不理,這讓永平有些有懷疑、有些困惑.最後他乾脆放棄談話,開始觀察她陰晴不定的表情。
  他想他必須好好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        ※         ※
  隨意地瞄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發覺離相約的時間還早,看著稀稀落落坐在四周的三、四人,偉彬允許自己陷下午的回憶之中。
  為了確定昭筠箔處理好水平那檔事,順便提醒她今晚約會,特地拔了一通電話回去,沒想到昭筠短文支吾吾的,是隱瞞什麼事……難道永平那小子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還是她後悔曾答應嫁給他……等等,從頭到尾,昭筠箔從沒有說過要嫁給他。偉彬很驚訝的發現這項事實,這全是他在自以為是,但他以為她是要嫁他的,否則昨晚不詳細地詢問他有關婚姻、有關對象的事,還定下今晚之約……
  「她是要好我的。」他低喃。
  「她知不知道我最愛的就是她的笑容,為了博得她笑.我願赤腳走過火堆。」他輕輕地在口裡無聲的喃語,就連婚戒也都買好了,他心滿意足的摸著西裝口袋的小盒子。
  他期盼這一刻已經很久了,久到幾乎一度以為他這輩子無望了,設想到昭筠笛終究擺脫了父母離異的陰影,開始相信婚姻了。
  為此,他將感激上帝。
  然後他發現一人女人走進餐廳。
  一個很怪的女人,穿著黑色風衣、戴著一頂過大的閒帽。其實,這種穿著倒還不是十分引注日,真正讓,目的是她將領子團得高高的,企圖遮掩她的臉部;尤其那頂帽子巧妙的措飾住眼睛,看起來就像是影集裡的腳偵探。他敢打賭如果她這副裝扮是要掩人耳目,那保證她失算,整間客廳沒有一個人會不注視她奇特的打扮.他失笑。
  然後蹙起眉,看著她被侍者帶到角落,那裡的盆栽能使她不被人注意,她卻可以將整間餐廳的動靜盡收洋捋底。
  不過吸引他的倒不是這點,而是熟悉的背影和愚蠢的打扮讓他想起昭筠紡。他招搖頭.不相信她。如果是她,她應該已經看見他了,何必躲在角落裡呢?
  不過,為了確定,他還是再度瞄一服正要入座的她,然後他發現她的頭髮僅及肩部,不!她不是他的統統,他的紡藥擁有一頭及腰的迷人長髮,他鬆了一口氣。緊跟著的發展讓他暫時忽略了那個女人的存在。
  他有些吃館地看著唐母走進餐廳。唐母還跟身後的中年婦人有說有笑,靜靜跟在她們的身後的是另一名年輕的女孩……
  他不記得曾告訴唐母他今晚的約會,難道是昭筠箔說的?他引頸一望,見昭筠紡不在其中,也許是他老媽正巧與朋友有約……他瞪著她們愈走愈近,直到這一桌才停下。
  他老媽臉上掛著算計地微笑。
  即使這一刻,他仍然寧可相信老媽只是看見他而來打聲招呼,卻不願去理會他那份身為律師的警覺……天底下沒有巧合到這種地步的事……
  」偉彬,你早到了。」
  他一證,脫口而出:「老碼,你來這裡來幹嘛?」
  昭筠蹈呢?她又在那裡?
  唐母見他還懵懂的被蒙在鼓裡。忍不住笑出聲o「傻兒子,來見見歐太大的女兒,是個漂亮清秀的女孩,呢」他連瞧一眼都不瞧,堅持他的問題o「媽,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昭筠締呢?他在心中間道。你又在那裡?
  「你還不懂嗎?唐母招呼歐家母女坐下,然後說道:「其實昭筠紡也括上一腳,回頭你可得好好謝謝她。」
  「筠筠?她又跟你扯上什麼關係?」偉彬隱隱約約地感到不安起來。不過他仍然相信在心底冒出的懷疑。
  「我們安排你和歐小姐見面。」
  「為什麼?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偉彬瞧著眼前安靜的地垂著頭的女子。終於開始明內了目前的事實……
  「傻兒子,因為這是相親。」唐母終於為他解答了一切疑惑,事實是———昭筠出賣了他。
  ------------------
  小勤鼠書巢 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