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我歎一口氣:「那就給我一個限期!」
  「你看要多少日子才能讓我們向董事局交代,然後撤銷控告?」
  「最低限度讓我有幾天想想法子,再向你們匯報,究竟是何辦法?」
  從恆茂銀行出來,我立即趕去張重軒公館。
  傭人開門,我求見張太大,她請我稍候。
  差不多等了十多分鐘,那女傭才再出現,只在雙掩的柚木門開了一個小小縫隙,像防著麻風病人似的。
  「張太太出門去了,不在香港。」
  說罷,隨即把門關上。
  我走到這座華廈的大堂坐下來,候著。
  如果張太太出了埠,用不著我等那十多分鐘才拿到答案。
  整三天,我除了喝過些少飲品,半點食物未曾下肚,然而不餓。
  我的軀殼一直在作垂死地掙扎,機械化地走動。我軟弱無力地斜倚在客用沙發椅上,等,等,……等足了一個上午、中午、下午,惹得大廈上落的人側目。
  眼皮沉重得像要掉下來似,不知道還能撐多久!
  電梯在眼前久不久的開開合合,走出來的人都不是張重軒太太。
  直至黃昏日落,電梯再一關一開,載下了一群位客,都那麼的衣履鮮明,甚而珠光寶氣……
  其中一人,煞是面熟。
  我奮勇排眾而上,嚇得同行的一兩個男女閃身避開。
  我扯著了張重軒太太:「張太太,張太太,我等你足足一天了!」
  對方初而驚駭,繼而厭惡:「你放手,你是誰?」
  「我是段郁至,我媽跟你相熟,我替你女婿在恆茂銀行作了個擔保……」
  「來人呀!」張太太使勁地甩掉我,大聲呼喚大廈看更,登時從一邊車房裡走出幾名管理員。
  「這女人半瘋半癲的,請召警把她帶走!」「你……」我的眼睛要爆出憤怒得足以燃燒任何物體的火光來。
  張重軒太太急走幾步,一拉開停在門口的車門,躍進車內,絕塵而去!
  「你,快走,別再來這兒撒野!」
  管理員抓住我臂膀,拉著我走出華廈,把我摔在路旁。
  「別摸上來,再摸上門來,我們報警拉你!」
  我差不多是一跌一撞的,到達倩彤家門。
  倩彤把我扶進客廳去時,簡直驚駭得目瞪口呆。
  曾幾何時,她以類同的姿態求救於我。
  世界真的輪流轉!
  「倩彤救我!」
  眼淚如崩堤的水,一瀉千里!
  我抱住摯友,這個也許是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我壓抑著的沉痛,驀然氾濫,一發不可收拾。
  倩彤張羅著拿熱毛巾讓我洗面,給我沖了一杯熱可可,然後讓我斜臥在沙發上,稍事歇息。
  我飲泣,不住飲泣,把慘劇的前半截相告。
  除了錢債案一事,需要盡快解決之外,其他……不必再提了。
  我緊緊握住倩彤的手,問:「施家驥能幫我這個忙嗎?」
  「他?」
  「他是恆茂銀行的董事,可以求情放我一馬!」
  倩彤面有難色。
  我急急問倩彤:「他跟你還在一起嗎?」
  倩彤點點頭:「我們有機會結婚了,他就快辦妥離婚手續。」
  好像一萬年未曾聽過一宗好消息似!
  我以萬劫的心情,擠出一個心甘情願的笑容,拍著倩彤的手:「代我跟他說一聲,成嗎?最低限度寬限一年半載!」
  「讓我想想!你且在這兒睡一會,我答應跟家驥吃晚飯,你且歇著,待會回來,我再給你商量。」
  倩彤把一張薄被拿出來,給我蓋著,再出門去。
  狂風暴雨之後,這兒算是我的避難所了。
  倩彤,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姐妹,肯定比親生的要好!
  我的心,又如刀割!
  淚眼迷糊之中,入睡!
  睡中做著亂夢,漫山遍野的荊棘,蛇蟲鼠蟻,我獨個兒站在山谷深淵,叫天不應,叫地不聞。一忽兒又在茫茫大海,我抱住一小片浮木,身子愈掙扎愈往下沉。又回到那熟悉的故園,看見郁真在掩面痛哭,母親,她卻盛怒地,一巴掌打在我臉上……
  我整個人自睡夢中驚醒。
  一頭一臉一身的冷汗,頭昏欲裂,我摸著額頭,唉呀,驚人的燙手。我是病了!
  無法再入睡。我給自己倒了凍水,連連飲了兩杯,再倒在沙發上,等候倩彤回來!
  倩彤,現今是我唯一的支援了!
  倩彤的家,也變成我唯一的棲身之所。等會要是倩彤問我為什麼不回到錦昌身邊,我決定什麼也不說,只說錦昌根本不知道我回港處理錢債糾紛一事,便算了。
  倩彤推門進來,看見我已醒來,忙問:「肚子餓了嗎?」
  我搖著頭。
  「有充沛的精力,才能以清醒的頭腦排除萬難,自暴自棄干急著,無濟於事。」
  我點點頭。
  「倩彤,你見著施家驥,有跟他提起嗎?」
  倩彤歎了一聲,搖搖頭:「沒有,沒有提。」
  我啞然。
  「郁至,我不是不肯幫你。只是家驥這陣子鬧離婚,情緒十分的不穩定。我不想因為我的私事,再加添他的顧慮。」
  我呆住了。
  「他的壓力,你不易明白。要他在這個時刻,護著我的朋友,彌補一項如此錯誤的行為,他有他的難處!我也真的不明白,你怎會糊塗到這個地步了!」
  我把腳伸到地上,坐直了身子,意圖伸伸腰骨,圖個精神一點的樣子,再重新思考。
  「你的鞋子放在大門口玄關之上。是不是要回家去了?」
  我望住倩彤,還是做不了聲。
  「早點回家也好!休息一天,明日再想辦法!」
  「我可以留宿你家一宵嗎?」
  「郁至,別到這個時候還鬧孩子脾氣,醜婦終於要見家翁的,是你自己的事,早晚要給家人知道,極其量是一頓爭吵,錦昌有辦法幫你。」倩彤深深歎一口氣,「我從前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家庭主婦也得有私己才好,有什麼危急關頭,誰都不比自己能救得自己,你總是不信!」
  「讓我過了今天晚上才回家去,我很累很累了……」
  倩彤一直在我身邊說的話,像加重我腳上所縛纏的鉛塊,更使我身上如有千斤擔子,半點兒動彈不得。
  「郁至……」倩彤有些微不耐煩,「好好的振作,天大的事總會想到法子解決!今天晚上,你還是回家去,況且家驥等會要回來,我把他支使去買點消夜,這些天,我說過了,這些天,他情緒甚不穩定,我不希望在這最後關頭,還多生枝節,我老是陪在他左右……」
  我緩緩站起來,穿回鞋子,跟倩彤說了再見。
  身後還聽到倩彤說:「振作一點,明天再給我電話聯絡。」
  我從未試過躑躅街頭,看這城市的夜景。
  從小我是個乖乖女,吃飯後絕不離家。嫁後,也只愛留在我的天地,並不好高騖遠!
  今夜星光燦爛。
  除了那宗懸而未決的錢債案,我應毫無牽掛。
  什麼時候會流連在這海邊,坐在一張街邊的長椅上,長候天明的?
  人生原來如許多的莫名其妙與不可知。
  海風陣陣吹來,使我頭腦剎那間清醒了。
  母親畏罪遁逃,躲到鄉間去了。千斤重擔,由我一人承擔。
  從來如是,她畢生活像只有一個女兒,那人竟不是我!
  丈夫,哈哈!近二十年的夫妻,就竟不知道他會垂涎小姨,我以為錦昌一直跟郁真有或多或少的心病。是啦!這種心病還須心藥來醫!
  妹妹,更不用多說,我欠任何人,也沒有欠她的!
  誰不知寂寞難耐,同樣是那三百多個孤零零的日子,是不是錦昌可以有權利過不了,而我就有義務堅守下去?
  誰不有生活的壓力,誰不有難言的苦困,誰不需要有人分擔危難,分享歡愉?每個人的哀愁,都可以深得有如這海港,可是,並不因此而可以犧牲任何他人的些微幸福去平衡自己的苦衷!
  我有沒有錯呢?
  海浪拍擊著堤岸,一聲聲,提點著我,我當然是有錯的。
  錯在懶惰。年年月月的放鬆自己,不圖長進,不求成熟,不思學習。跟社會脫離,遠離丈夫要求的溝通水平。
  錯在疏忽,思想行為從不追上時代,落在人後,為人取笑而不自知,在自己親人以至相識的人群中,造成鴻溝疏離,使他們不願認同!覺得跟我等同陌路。
  終至無人覺得有責任、有心情、有需要去愛我。
  我還是無所謂、無所謂地一天又一天的活下去嗎?
  不,直至今天,我驀然覺得有所謂了,……
  至於倩彤……
  我悵惘,但不失望。
  有哪時哪刻她不是讓身旁的一總人,把自己拱衛保障得無懈可擊,是我從小一廂情願地拿她看成親人一般而已。
  當真正的親人尚且把自己的利益放在所有事物的大前提之上時,我要求倩彤十足斤兩地還以關愛幫忙,未免是屬於強姦友誼,敕令回報了!
  誰都沒有錯!
  因為誰都有苦衷,有難處。只要能找得出借口,誰不可以洗脫罪名?
  錯的只有那些精神感情經驗生活完全不獨立的人,懷抱著世界上有人先顧念他人,再顧念自己的幼稚思想,做著各種先君子、後小人的看似偉大、實則戇居行為,那才是千錯萬錯!
  我仰望漆黑長空,繁星點點,對岸一片的萬紫千紅,璀璨奪目,是這世界一流名城,冠絕人寰的夜景。我懷著感恩的心,因為我覺醒了。
  在舉世公認的、如此成熟世故精明練達靈活聰敏的大都會成長的人,如果還出落得幼稚膚淺草莽愚笨頑固,那怎麼會是社會的錯?絕對絕對絕對是自己的錯!難辭其咎!
  最錯的人,實實在在只有我一個!
  「噓,小姐,今晚寂寞嗎?」
  我嚇一大跳,一個流氓突然坐到我身邊來,他無疑衣衫襤褸,滿面油污,那頭膠著似是千年未經梳洗的頭髮,發出陣陣酸臭的霉氣。他剛開嘴唇,露著一排參差不齊的煙牙,一口惡俗的口氣,照口照面地噴過來,我驚呆了,完全沒有迴避,我睜著眼看他。
  流氓看我沒有反應,笑嘻嘻地繼續調笑,說:「不怕冷清清呢,我這就陪你過一夜好不好?」
  我瞪著他,心裡悲哀至極地想,人的厄運要走到何時始是盡頭!
  對方的膽子分明的壯了,說著說著竟伸手過來捏著了我的手,使勁地搓了幾下,更突然猖撅地抓向我的胸脯。
  我豈只沒有畏縮,競哈哈大笑起來!
  太可笑了,那個流氓,他的一舉一動,卑鄙下流得如此明目張膽。可是,這有什麼可怕呢?要躲避,還真容易,只消大喊一聲,就會惹來途人警察,把他抓走了。可怕的不是明槍,而是暗箭,所有的陷害、壓迫、侮辱、玷污,全部防不勝防。只怕你喊破喉嚨都不管用,旁的人誰會幫你,誰能幫你?
  這個流氓,他算老幾?
  他有本事就將我強姦、劫殺,今時今日,我當然不會再以此為苦!我會怕?簡直做夢!
  我哈哈的失聲狂笑,笑得前仰後翻,不能自已。
  流氓剎那間把手縮回,連連退坐到長椅一角,然後急急站起來,望住笑得連眼淚都擠出來的我,像遇鬼似的驚呼一聲,頭也不回地拔足而逃。
  我笑得拿手按住小腹,有點不支的樣子。
  心頭又是另一番的領悟。無他,惡勢力擋在你的面前,只有毫不畏縮,比它更惡,才是徹頭徹尾的退敵良方!
  三天之內,我學曉了前半生所有末懂而應懂的道理!
  天色不知不覺間,已是微明。
  我仍然躑躅街頭,不是辦法了。
  揚手叫了部計程車,把我載到附近一家酒店去。
  我把自己關在睡房之中,坐在鏡前,問自己:「段郁至,現今放在你面前的只有兩個選擇,一是走進浴室放滿滿的一缸溫水,把自己拋進去,完完全全地浸在暖洋洋的洗澡水中,然後打碎一隻玻璃杯,狠狠地在手腕上劃那深深的一下。就這麼簡單,不會太難受!甚至以後都不會再有痛楚了。另外一條路,好好地睡一覺,重組生活,蛻變新人!」
  就只有這兩條路,我別無其他選擇。並須迅速取決。
  終於,我站起來,定進浴室。
  把衣服再次脫下,伸手撫摸自己的臉、肩膀、胸脯、小腹……一個活生生的血肉之軀,必然面臨一次脫胎換骨的抉擇,再世為人。
  我扭開了水龍頭,貯滿了一缸溫水,臥進去,閉上眼睛,好舒服、好舒服,過去的一切,已成過去,必須過去。
  良久,良久……
  我再爬出了浴缸,用大毛巾拭乾身子。返回睡房中,睡到床上去。
  竟然無夢。
  好的開始必是成功的一半。
  人生不應有夢。
  我睡至日上三竿,醒來……
  伸手搖電話至酒店服務櫃檯,要了設在酒店的服裝店電話,把我的尺寸、年齡相告,請他們送上一套款式簡單、淨色的西服。
  我在房中用畢早餐,穿了那套新衣,出門去了。
  車子把我載至恆茂銀行,我走進陳業廣總經理的辦公室時,對方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對不起,時間有限,我沒有預約就跑來了,原不打算你能立即接見我!我想我可以在銀行候至你有空的時刻!」
  「不,不,別客氣,我明白你的心情,事情是愈快辦妥愈好!」
  「對。」我呷了一口茶。
  「王太太,今天精神煥發得多了。」
  我笑,單刀直入,閒話少說:「陳先生,二百萬現金,不可能立即籌還,但只要你通融兩個月左右,大概就能辦妥。」
  「兩個月?」
  「對,我可以盡快還一半。在溫哥華,我有一間平房,一年前買入,價錢是十七萬加幣,現在應該升值起碼百分之三十,如果我作保守估計,照原價賣出,可以立即脫手,全數先還給恆茂,至於餘下的數目……」我噓了一口氣,「要我辦妥離婚手續,分了家資,才能償還。」
  陳業廣在躊躇。
  「陳先生,這已是盡我所能。離婚手續可能需時,我會試圖通過我的律師,請求外子先把我名下的本市住所物業所值,以現金給我,便可以立即補償不足的數目了。」
  陳業廣認真地望住我:「王太太,你只是一個家庭主婦?」
  「從前是的。」
  「幸好恆茂銀行並非上市銀行,業務處理的自由度比較大,我盡量向董事局以及信貸委員會交代。」
  「多謝你的幫忙。」我毫不含糊地說,「這個忙其實也是幫雙方面的,抓了我去坐牢,正如你們昨天說的,誰又有好處了?
  自今天起,我必須謹記,盡量不領情,也不施惠。任何人際關係,半斤八兩,兩不拖欠!
  「陳先生,我需要一個律師,可否有相熟的給我介紹一位?」
  「好。我們銀行的法律顧問湯律師,他弟弟有自己的律師事務所,相信是可靠的一個專業人材。」
  我辭謝了陳業廣,立即跑上湯敬謙律師樓。
  湯敬謙老成持重。我把錢債案與離婚案一併交到他手上去。
  「王太大,溫哥華的房子屋契,你有帶在身邊?」
  我點點頭。
  「如果你真肯以買入價出讓,我的客戶,連我自己都有興趣。」湯敬謙說得有點靦腆。
  「誰是買家並不相干,愈快成交愈好。」
  「不成問題,我有業務夥伴在溫哥華,辦好文件,我日內通知你來簽署。」
  「湯律師,可否請問你買了房子,作何用途?」
  「分散投資,暫作收租。」
  「可否租回給我?」
  「你要回加拿大了?」
  「盡快回去。」
  「租值方面……」,「你調查市場後,就依那個數目好了,一年合約。」
  「王太太,你不像個家庭主婦。」
  「為什麼?」
  「你做事果斷神速,有著職業女性的風範。」
  「刺激過暴所致。」
  我說的是真話,湯律師跟前,沒有什麼需要遮掩顧忌。
  他可不信我,以為我品性幽默,處變不驚。「湯律師,我的確歸心似箭,未知恆茂會否放人!」
  「我相信,只要在這兩三天內把十七萬加幣先還給他們,等於欠債的半數,就可以討個人情,先行撤銷告票。」
  「人情如果太牽強,也就不必了!」
  「也不見得,就算放了你,你又能逃到哪兒去?況且,我相信見過你的幾位恆茂高級職員,對你有信心,不會故意多生枝節!」湯律師停了一下,「反倒是離婚一事,未知能否速戰速決!」
  「證據確鑒,外子與我妹通姦,我親眼所見,法律上,我有權離異吧!」
  「原則上應無問題,但……或者王先生要求跟你見面,好好解釋,況且財產分配,以及你女兒的撫養權等等;都要相議。」
  我非常清楚地說:「力求速戰速決。我沒有任何要求,自住的房子,是以我和王錦昌兩人的名字買下來的,我有理由分回所值一半,應該相等於一百五十萬左右,王錦昌的其餘資產,我不取分毫。至於女兒……」
  我考慮了那麼一分鐘,再說:「她已經快十七歲,自己可以拿主意了,她要跟我,我歡迎;要跟她爸爸,我不反對。」
  「王太太,你應該好好考慮,我意思是王錦昌先生的身家當然不只一幢自住樓宇,我代表你,應該以你的利益為大前提!」
  「謝謝,我以為這已經非常公道了。加拿大那幢房子也是王錦昌給我買下的,現今卻讓我賣掉還債了。」
  「王太太,你跟張重軒的女婿有交情?」
  「一面之緣!」
  .湯律師歎了一口氣。
  走出律師樓,我還有很多正經事要辦。
  首先,去看醫生,昨天分明地發了高燒,如今身體還有種虛脫的感覺,腳步有點浮。
  再不愛惜自己,誰還會愛惜我?
  跟著我搖了長途電話給球表嫂,報導平安,並囑她轉告沛沛。暫時,我並不打算跟沛沛接觸交談。
  我也搖電話到雅式製衣廠給孟倩彤,沒有找她接聽,只請她秘書留言,說我的困難已獲解決,不用再擔心了,待我返回加拿大,再聯絡。
  給倩彤打聲招呼,是合乎情理的。她並沒有一掌推我陷入深淵,先照顧自己再幫助別人,並不同於落井下石,我是從前幫過她的大忙,然,施恩者不應望報!她對我的情誼,我應以同等尺度回報相處。
  然後,我打探了幾家有港制服裝零沽出售的工廠,預算明天一早去選購一些貨式,攜回加拿大去發售。
  這一夜,睡得至為安寧。
  除了湯律師,沒有人知道我的所在。
  我再沒有想起母親、錦昌、郁真、倩彤,甚至沛沛。這一班人的形象,只消稍一由模糊而漸至清晰地呈現腦際,我就立即驚覺,下令它們引退……
  才不過幾天的日子,整個內心與外在世界都已面目全非!
  湯敬謙辦事異常神速有效。他終於買了我溫哥華的住所,將十七萬加幣還給恆茂,同時讓恆茂撤銷告票,我鬆了一口氣。
  至於王錦昌,根據湯律師報導:「王先生說,你如有急用,他可以先給你一百萬元,他懇切地要求跟你見面商量一切,看他的意思,希望不至跟你離婚決裂。」
  唉!郁真比我更不幸!王錦昌拿她看成什麼人了?消愁解悶的玩物?須知道一時寂寞難耐的遣興跟相逢恨晚的情不自禁,對郁真而言應是雲泥之別。
  突然之間,我開了竅,我曉得把事件斬開來分析。錦昌有了不忠於我的行為是鐵一般的事實,對手是我妹子抑或全不相干的人,所引致的後果於我而言,應是大同而小異的。我跟他算的是一筆賬,我跟郁真算的又另一筆賬,可以是單打賽事,不一定是混合組。
  如果我暫時撇開這個跟妹子發生暖昧行為的男人是我丈夫的事實,單以郁真妹妹身份去看這件事,我應該希望王錦昌對郁真的感情與行為負絕對責任。除非彼此看成一場無傷大雅的遊戲,玩完算數。否則,始亂終棄,出了事,又再回到妻子的身邊去,叫做情人的情何以堪!不論他們日後是否談婚論嫁,姦情一旦驚破,對妻子仍然有半分依戀,亦即熱辣辣地打了情婦一記耳光,甩盡了臉!
  我切切實實地為郁真難過!
  再以郁真姐姐的身份向妹妹大興問罪之師呢,這才是極難處理的問題!現今道德水平與尺度,在在作時代性修改,是不是同父同母所生,就事必有責任不可做對不起彼此的事了?生活上多少手足爭權奪利,打生打死,我如今的遭遇並不見得太特殊吧?利益當前,誰分你我?天生的血緣關係,是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迫著彼此認同的,她在自由意志下選擇陷害我,已經有罪,不必再多加另一項可有可無的控訴!人心已死,兇手身份是尊是貴是貧是賤,都不相干了?
  我對湯律師說:「我要速回加拿大去,我重複,我只要分回我名下物業的一份,快一點辦妥固佳,否則請代我向恆茂銀行解釋。婚呢,是一定要離的,既如是,相談實在無益!」
  我的熱度雖在就診後減退,人還是虛弱得很,並不算形容過甚,我差不多是爬著登上飛機去!
  何只步步維艱,每下一步都像無法站穩似,有門扶門,有梯扶梯,抓住航空小姐的臂彎,才勉強坐到機位上!
  香港這個亞熱帶地區的一貫特色,是剎那間狂風暴雨驟然而來,謹然而去,人與事經此一役,東歪西倒,殘破不堪。然,劫後餘生,誰不照樣活下去!活得更健康積極,以能重建所有,抑或更無奈可憐,直至了此殘生,那就要看各人的意願志氣、命數造化了!
  我會如何?
  強睜無淚的一雙倦眼,望向機窗之外,感覺到航機一飛沖天,把繁華的香江拋掉在雲霄之後!
  我連一聲歎息,也無力支付!
  撐著到了今天,已是奇跡!
  我攤開手掌細看,還要創造多少個奇跡,才能度過此生?
  慷慨赴死易,忍辱負重難!
  段郁至的明天,必是難、難、難,難上加難!
  也許,幸運之神開始眷顧我了,竟能在飛返溫哥華的飛機上,睡得昏熟!
  重返加國是一個清晨!
  下雨!
  我步出機場,決定一切從頭開始!
  計程車停在家門,還是那幢老房子!可是,不一樣了,去時仍是吾家物業,回來已屬寄人籬下。
  我趕緊告戒自己,從今天起,置昨日於死地而後生!不可回顧,無庸細想!
  我拿出門鑰開門,還未及走進屋內,電話鈴聲就響。我去接聽,竟是球表嫂!
  「對不起,我沒去接你的機!」
  「別客氣,你要守著店舖,我明白!」
  「累嗎?在機上可曾休息?」
  「還好!」
  「郁至……」
  我靜候球表嫂說下去。
  「郁至,我……我對不起你。」
  怎麼世上會有這麼多對不起我的人與事呢?我苦笑!
  「有什麼事嗎?你慢慢說啊,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這是真心話,生命中就是多活了這幾天,就仿如隔世,誰知我已下了十八層地獄,脫胎換骨,再世為人,恨只恨步過奈何橋,沒飲一口孟婆茶,可以把前事盡情忘掉!
  今時今日,還有什麼驚濤駭浪我承擔不起?
  「郁至,我們的服裝生意出事了!因為生意沒有領取商業牌照,貨品又是偷偷進口,沒有報關納稅,就在週末,我到你家來依樣照顧客人時,給當局上門查檢,算是人贓並獲了,一定是在顧客中有什麼人妒忌我們生意好,去告的密!
  我……我沒法子招架,只得向他們報上你的名字,房子是你的,所以……」
  不用聽下去了!人生的所有枝枝葉葉,均屬微不足道,我只要知道關鍵性的問題。
  「他們要如何懲辦了?」
  「要候你回來,到稅務局走一趟!分辯失敗,大概要罰一筆很重的款項!」
  我吁一口氣,錢原來如此重要!
  「郁至,我當時亂了手腳,無法不把你的名字報出來,只說我是你的夥計。我知道這樣做太自私了……」
  知道自己自私的人算是不太自私了。
  誰又不自私呢?
  我不怪球表嫂,通天下的人都是正常而普通的一族,我並沒有例外地能跟頭上有光圈的聖人做親戚朋友。
  「球表嫂,讓我去處理吧,你少擔心!」
  「郁至,你能應付得來?」
  不能應付得來又如何?
  一就是生!
  一就是死!
  不是前者是後者,既是前者,就得咬緊牙關撐下去!
  我站在稅務檢驗官面前,任由他張牙舞爪地把我盡情數落!
  「到我們國家來做移民,當守本地規矩,連這種本分都不盡了,我們國家白白收容了你!」「是的。」我謙卑地應了一句。
  形勢既不比人強,只能吃眼前虧。
  要生存,等於要含辛茹苦,狂吞委屈。
  人家屋簷下,焉能不低頭!
  自己的苦衷與愚昧,一定要好好收藏起來,人前露出來,更見面目無光。
  「你承認疏忽犯法了?」
  我點點頭。
  並無求饒,坦承控罪。
  「我們不能根據你報上來的成衣數量為準則,必須由我們估計你運進口的貨品價錢,依此抽稅,加上罰款,明白嗎?」
  我又點點頭。
  人海江湖,我一招招的領教,一招招的學習。這一役使我明白不打無把握的仗之重要,既是手無寸鐵,後退無門,就只好任由敵人拳拳到肉,直等到對方放肆完畢,自行收手。要招架的話,絕不能平息干戈,對當權者的憤怒作不切實際的回應,只有刺激對方延長戰鬥時間,強加高壓手段,被害已經難受,不能再多討苦吃。
  「那位球女士是你什麼人?她知情不報?」
  「不,是我托她代我在回港期間照顧生意的親戚,她毫不知情。」
  禍延九族,我還是不能倖免,何必!
  罰款是加幣三萬元整。
  正好將我銀行內的存款,一次過掃得精光!
  我給自己說:「這是不幸中之大幸了,舉凡身外之物,去了會來,來了會去,志不在一朝一時,留得青山在,就好了!」
  我終於能安安穩穩地睡在床上,好好地病了兩個禮拜!
  球表嫂來看望我,還給我帶了點水果來。
  我並沒有問她要回三萬罰款的一半,因為她沒有開口問罰了多少,我就知情識趣地不提算了!
  老早應下宏志,不再指望這個世界還有同甘共苦的人!
  連自己的親生骨肉在內!
  沛沛在我返回溫哥華之後,一直表現得很沉默,沒有問我什麼。顯然的,她父親已經給她通過電話,至於從來跟她親近的郁真姨有沒有主動地聯絡沛沛,向她解釋什麼,那就不得而知了。
  女兒知道我病倒,不能說她不聞不問,她只是有點想當然的無奈。也許,一切盡在不言中。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
  我康復的速度,認真差強人意。
  那天,我總算打破了整十日的悶局,撐著孱弱的身軀,跑到向著後園的涼台籐椅上坐著,望任園中新翠,浸溶在微絲細雨當中,益顯青綠!
  沛沛放學回來,在我後頭叫了一聲:「媽!」
  「回來啦!」我應著。
  沛沛站在我身邊,一會,拉了張小凳子,坐著不動,似是有話。
  「你以後打算怎麼樣?」她問。
  「你建議呢?」
  「我的建議不會合你脾胃,我們性格不一樣!」
  我苦笑,不能幫忙,就無謂多問了,是不是?
  我轉話題:「有跟他們通電話嗎?」
  「有。」
  我沒有再做聲。
  「媽,我夏天還是會到法國去住兩個月的。」
  我轉動著身子,抬頭看清楚女兒。
  唉!真差勁!才病了這短短半月,眼力就出問題了,競覺眼前人離我多麼多麼的遠。
  「媽,你不反對嗎?」
  「我反對有效嗎?」
  「你別這樣看我!」沛沛驀然站起來,摔開了凳子,厲聲喝叫:「你以為這樣委委屈屈的算偉大,是必要你的成全,我才能心安理得去巴黎一轉,你們自己闖的禍無須連累到我這無辜的人上頭。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無人在事件中沒有錯,只有我才是清白的。要我怎麼樣?陪在你身邊哭哭啼啼,抑或故作大方,把所有冤枉吞到肚子裡,博人同情?」
  我緩緩地站起來,走回睡房去,關上門,躺到床上去。
  沛沛在外頭摔東西,我聽得見。
  她的委屈,我也能想像。
  剎那間要她選擇站在哪一邊,那重心理矛盾與壓力,不容易承擔!
  也許她下意識地仍同情我,但不能對我一直的荏弱予以認同,更不希望在以後的日子裡,要把我背負在她肩上,以致發揮不了她本性的瀟灑。
  她跟父親和郁真姨姨更合得來,對後者尤其敬佩。可是,公然站在他們的一頭,又多少受著良心的譴責,世俗的眼光始終是一股不容忽視的批判力量,剛成長的,也已感受得到,如何是好呢?
  況且,現實問題擋在眼前。跟我,以後有可能貧無立錐之地。跟他們,別說今年到法國,明年去瑞士,再好的條件,怕錦昌也要答允,一為彌補過錯,二為爭取同情。這天淵之別,教沛沛左右為難。
  心煩意亂,不知如何抉擇之餘,就會使脾氣、發洩。然而,她曉得在心裡頭不斷衡量利害,實在顯示這女兒已很曉得為自己籌算了。
  她決不會像她母親一般,渾渾噩噩,一無所成地過盡半生。
  為人母者,到了孩子可以有能力、有智慧照顧自己的地步,還有什麼值得憂慮?
  我微笑地入睡,由得沛沛的哭鬧聲漸漸隱沒。
  這以後,沛沛給我說,在大學找到宿位了。我完全同意!
  病中,來看望過我的,除了球表嫂,還有間壁的胖太太;她身重,走動殊不容易,即使幾步路程,對她仍如攀山涉水般困難,看著她一步步移動肉顫顫的巨大身軀,跑進我房子裡來,遞給了我一束在她園子內採摘的花,我如見一屋陽光,溫暖無比。
  「有什麼要幫忙的?你只管說。」
  我握住胖太太的手,說:「有。可否介紹一些朋友,租用我樓上這兩層地方,我決意搬到地庫去住。離婚了,一切要省。」
  胖太太拍著我的手,一疊連聲地說好,請我放心養病。
  完全沒有追問過有關我的任何私事。
  人立心要幫別人度過難關,並不一定需要知道引起困難的種種前因後果。
  外國人真的有好有壞,有稅務局官那猙獰陰險、不可一世的嘴臉,也有胖太太這俠骨柔腸、天下大同的品相。
  更難得的是胖太太言出必行。才不過一個星期功夫,她就把一對年青夫婦姓韋迪的介紹給我,分租了房子的樓上兩層。他們是一家三口,一個剛滿週歲的小男孩班治文,白胖可愛,也因為有了他,韋迪夫婦就不能租住公寓了。溫哥華的大廈公寓,多數不容許房客有嬰兒小孩的,以免騷擾鄰舍,外國特別重視獨立和隔離。
  這其實是個好習慣,君子之交談如水,對人付出太多感情,過從太密,早晚失望的是自己。
  韋迪每月付我七百元租金,擁有三房兩廳、前園和車房。我需要向湯敬謙律師繳納一千零五十元月租,換言之,自己只需貼補三百五十元。
  這原本是相當低廉的租金,但對於前途茫茫、手上毫無積蓄的我,已是一項相當的負擔。
  無論如何,未嘗開源,必須想法子盡力節流。
  久病初癒。先行報恩。我細心地給胖太太包了兩打款式不同的中國點心,親自送到隔壁去。
  胖太太笑得一身肥肉亂顫,把我迎進屋子去。這麼巧,她剛有客人!
  「來,來,我給你們介紹,都是左鄰右舍!」
  胖太太在她的房子裡度過了四十個寒暑,加上人緣頂好的關係,差不多是這區的地保了。
  我把點心匣子打開,一桌子幾個女人,都嘗到我的小手藝,個個都不約而同地讚好。
  「比唐人街的點心還精細!」
  「怎麼個做法?能不能教我們?」
  「懶得學了,乾脆請王太太給我弄一盒,省得我這週末宴客時頭痛,我把費用奉上,當然還加人工!」
  她們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語,高帽子橫飛,戴得我應接不暇。
  胖太太一本正經地說:「王太太,說真的,你這手藝好得很,不要白白花掉,就當鐘點生意,各人向你訂購,既可消闊遣興,又賺點外快,天公地道!」
  我無辭以對,唯唯諾諾。
  回家去後的翌日,也不管是賺錢不賺錢了,只見那幾位芳鄰都盛意拳拳,我反正閒著,便又動手弄好了幾盒精美的點心,有蒸有炸,各式鍋餅包糕,分別捧去送貨。
  各家各戶的洋太太,既高興又客氣,硬塞給我的酬勞,多過成本好多倍,還預訂下星期的「貨」。
  我靜下心來想,與其你推我讓,倒不如訂了個公道價錢,有個準繩,更能賓主盡歡了。
  再進一步思考,好不好真的試試以這個方式去增加自己的收入呢?坐食尚且山崩,更何況銀行戶口,只餘不足五千加幣,以後的日子怎麼過了?
  自從韋迪夫婦搬來以後,不單負擔了大部分租金,他們小兒子也托我照管,每個月給我四百加幣,等於可以免費有瓦遮頭了,可是,其餘食用,也得想辦法。趁小男孩午睡時,我把承接的點心做好了,黃昏送到各家去,賺點零用,實在是好。
  主意一定下來,竟然其門如市。芳鄰一傳十,十傳百,訂單如雪片飛來,心頭油然生了一重安慰。
  怎麼一班完全不相干的外國人,竟在我窮途末路之時,向我伸出了合理而大方的同情之手。他們的惠顧不只幫助我營生,更令我稍稍回復對自己的信心,到底證明柳暗花明又一村,能靠雙手還是可以活下去的。
  想著想著,一顆顆豆大的眼淚,滴在雪白白的麵粉之上,被吸納、被融和了。
  如果要為點心取個名字,當叫淚盈點心才對。
  韋迪夫婦下班後,就來把小男孩班治文帶回樓上去,我也叫正式下班了。
  「王太太,要上超級市場嗎?我們有車子,把你載著一道去買菜吧!」
  「勞駕了!」
  我樂得跟著他們去,因為近日訂購點心的單子多起來,三朝兩日就得去買菜買肉,一大堆的抱著走回家,頗吃力。
  「你的點心如此吃香,有沒有想過要拓展業務了?」韋迪問我。
  「你誇獎我了,能多賺幾個子兒,我已心滿意足!」
  「我是認真的,何必浪費你的天分!」
  「本錢哪裡找呢?」
  「用不著什麼本錢呀?我和太大珍妮是從事廣告業的,我給你想幾句推銷口號,珍妮負責給你畫一些宣傳單張,影印一大疊,分發到這區的信箱去,願者上鉤。」
  我的確有點心動了,孤軍作戰的女人,多賺一個錢傍身總是好的。
  珍妮一邊逗著小兒子,一邊興高采烈地說:「對嘛!每個吃著你點心的街坊都讚不絕口,加一點宣傳功夫,就能全區聞名了!我們不收費!」
  「謝謝!可是,把事情擴大了,可能要申請,否則……」
  上次經營服裝店,得不償失的經驗,猶有餘悸。
  「那還不簡單,先代你註冊一間公司,申請牌照有生意才報稅!」
  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
  韋迪夫婦不單熱心,而且坐言起行,說時遲,那時快,一下子就給我辦妥所有應辦手續,當他們把一大疊印好的黑白傳單遞到我手上時,我禁不住驚呼一聲,繼而哈哈大笑!
  「珍妮的設計功夫還可以吧?」韋迪問,一面擁住嬌妻,看我的反應。
  「太好了,太好了,我該怎麼樣說呢?」
  單張上竟是隔壁胖太太的照片,拿著點心,大口大口地吃,她的相貌和藹誠懇而滑稽,很逗人開心。宣傳的句子更惹人矚目,寫道:「創造者含淚製作,享用者帶笑品嚐!」
  珍妮向我扮著鬼臉:「來,這個星期天,我們一家幫你去大派傳單。我們洋鬼子很受這一套!」
  珍妮沒有高估她丈夫的宣傳手腕,傳單發放的翌日,家中的電話響個不停,我實在怕吵得班治文不能好好地睡午覺了。
  幸好這小男孩天性樂觀,吃飽玩累,定必抱頭大睡,行雷閃電都跟他無干。才照顧他那兩三個月功夫,已然肥頭大耳,粉堆玉砌,可愛非凡。
  訂單實在太多,有點應接不暇。我只好留在晚上做。
  日間不願太花精神時間在點心上頭,無論如何,食君之祿」擔君之憂,我是受了韋迪家工銀帶孩子的。
  這夜一直工作至十一點多,有人敲門,來人是珍妮韋迪。
  ------------------
  棋琪書吧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